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愿做花的根

      陈什全然做不到母亲那样决绝,此去生死未卜,人根本逃脱不了死神的追杀。

    对自己而言,无论是母亲还是秀秀,都是这个时空的一抹幽魂。阿来说过,如果死在时空旅行中,现实中是活不过来的。但如果无法完成任务,被淘汰的结局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为了这样的一家人,值得吗?

    很快他在心里肯定了这个决定,如果是在现实中,自己一定会义无反顾的救秀秀,哪怕为了她被抽筋扒皮,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无论是在哪个时空,本质上并没有不同。

    ……

    “咔哒—”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陈什和母亲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同时朝向门边站了起来。

    秀秀走了进来。

    “你们……准备好了啊?”

    不知为何,秀秀的神情有些尴尬,看到哥哥和母亲整整齐齐的在这里等待自己,有些不适应,只能给自己找点话说:“那个……车还没熄火,准备好了就走吧。”

    “好,好,走。”

    母亲不多言语,年过花甲的她原本半白的头发因为这几日的殚精竭虑,全白了。佝偻的身躯走起路来步履蹒跚。陈什很心酸,另一个时空里,很多年前父母就外出务工,从不回家。

    秀秀撇了撇嘴,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尽职尽责的上前搀扶住母亲,为她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坐前面吧,减速玻璃不容易晕车。”

    一直以为秀秀对家庭漠不关心,殊不知她什么都记得。很小的时候,一次母亲带她坐大巴回老家,路途并不遥远,母亲晕了一路。

    陈什听过一种说法,晕车是遗传的。数来也奇怪,明明自己和秀秀都不晕车,怎么就遗传了呢?

    秀秀的车是普通的suv,坐上去挺宽敞,陈什往后仰了仰,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秀秀啊,这次画展……你准备了多久?”

    母亲想和陈秀说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透过后视镜,陈什看到母亲面色忧郁,可能于她而言,这就是于女儿最后的道别了。

    “有半年了吧……”

    秀秀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撩了撩头发,像是在掩饰尴尬:“毕竟这个主题……不是很有灵感。”

    或许是这句话说得不对,秀秀说完后向下翻了个白眼,嘴角发出了“啧”的一声。

    “是什么主题啊?”

    母亲并未看出她的窘状,顺着话接了下去。

    “……家。”

    就算现在不想说,等到了会场大家还是会知道。看到母亲和哥哥都在车上了,陈秀干脆转换了思路,语气也软了下来。

    “那个……妈,哥哥。”

    秀秀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这个画展我准备了挺久的,公司说一定要出这么一期,我也没办法……所以,以前多有得罪,明天有什么说不好的话,不要拆穿我。”

    听到这话,陈什心中想笑。说出口有多别扭只有陈秀自己知道,在母亲面前,她从不会这样讲话,现在有利用价值了,态度就变了。

    且不说画展怎样,能不能活到明天,才是最大的问题。

    ……

    秀秀的车速并不快,陈什一路都在等,等那个搭顺风车的男人,等车子抛锚,等开着皮卡的胖师傅,等吊车过来,可是等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路顺畅,开到了临市,开到了经纪人给陈秀订的酒店前。

    酒店离第二天画展的展厅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距离,秀秀的房间在第三层,房号0319。此时天蒙蒙黑,前台的吊灯很亮,值班的小姑娘趴在桌子上看韩剧,泪眼盈盈,看到有人来,赶忙站了起来。

    “你好,我订的房间是0319,可以换套间吗?”陈秀递上了自己手机上的条形码。

    “噢噢,稍等我查一下。”

    小姑娘没什么工作经验,手忙脚乱的倒腾着面前的电脑,片刻后终于换忙乱为微笑:“有的,0202还空着,请问要换吗?”

    最后,陈什拿着0202的房卡,翻来覆去的查看。0319,0202,这些无论怎么联系都和1217没有关系,并且一路上也没有自己预想的事情发生,一切就这样过去了吗?

    最终,陈什还是决定保持警惕。所有的事情不到最后关头,永远不算完。

    进入房间后,陈什一句话都没有说,先放上阻门器,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对房间进行地毯式的检查。浴霸没问题,燃气没问题,没有壁挂炉,没有煤气灶,卧房都有窗户,排气扇运行正常……

    怀着忐忑的心情趟在铺上,陈什夜不能寐,明明已经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却莫名感觉心很慌。这种心慌并非来自这个宾馆,而是另一个时空。

    不知道那里的秀秀怎么样了。

    ……

    直到天快亮,陈什才隐隐约约进入了梦乡,还没睡踏实,秀秀就来敲门了:“哥,起来吧,我先去展厅布置一下,晚点你带妈过来。”

    “哦,好。”

    头昏昏沉沉,但陈什还是选择套上衣服赶紧起床。

    带着母亲来到画展现场,看见秀秀正在跟一个五十岁上下,妆容精致的女人攀谈,看到自己过来,秀秀笑容可掬的往中间跨了一步开始介绍:“这位是我妈妈,这是我哥哥。这位是我老板。”

    “你们好。”

    女人摆出了职业性的微笑,客气的跟自己和母亲握过手,看向陈秀:“你还说家人不会来,如果不来,就要错过最精彩的东西了。”

    在母亲错愕的眼神中,秀秀笑着走向展台正中间,一块蒙着布的墙面前,用尽力气扯下了裹在外面的布。

    “哗——”

    偌大的帆布应声而落,映入眼帘的是一副3米乘3米的巨大油画,右下方写着画作名称:我愿做花的根,落款陈秀。

    画上是一个身材微胖,穿着朴素的女人,头发半白,身材有些佝偻,脸上的皱纹都很到位。她面朝前方,双脚与肩同宽。一只胳膊靠近耳边举得很高,另一只呈优美的舞蹈姿势,双手皆是托举的样子。

    手被画得很大很大,每只手上都有一个抱着大手的婴儿,一男一女。

    此时,这幅画跟前已经聚集了很多很多的人,老板一个眼神,秀秀便毫不怯场的对这幅画进行介绍。

    “今天的主题,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