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1217(一)

      进到城堡里面,大家发现这里的构造和之前的神秘花园很类似。只不过没有那一长溜的花园,房间直接也没有那么大的间隔,就像是浓缩版的第三会场。

    陈什的空间几何学得还不错,他根据房门之间的位置和外部空间构造,大概可以推断出,每个房间可能不过四平米左右大小。分成两层,上下各五个房间,房门是深棕色的,和酒店的那种很像。上面贴着a4白纸,写着每个人的名字。

    阿来领着大家站到属于自己的门前,陈什的房间在二楼,顺着楼梯上去正对着的那间。

    “各位玩家,等倒计时结束,就可以进入房间了。”

    阿来站在一楼大厅中央,可以看见每个人的位置,他从风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10,9,8……3,2,1。”

    倒计时结束,推门进去,里面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当塌向看不见的地板的那一刻,陈什丧失了意识。

    ……

    很多人都喜欢说一句话:早知道就不……了。但是如果你真的知道了,又怎么能确定事情不会走向更糟糕的结局呢?

    “咔哒-咔哒-咔哒-”

    陈什躺在铺上,明知道自己已经清醒了,却睁不开眼睛,四肢也动弹不得。心中有一种浓浓的悲怆感告诉自己,就这样睡下去吧,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喂,您好。对,我是陈秀的母亲……”

    一墙之隔的另一间房子,传来母亲苍老而带着哭腔的声音。陈什想了想,对啊,在这个时空里,父亲早逝,没有叫陈曦的孩子。是母亲一个人,拉扯着自己和秀秀长大的。

    “只打了一通,那孩子脾气不好,没事从来不会找我……那天我打电话过去,她态度不好,我就挂掉了……呜呜呜……”母亲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陈什终于强迫自己睁开眼,从铺上坐了起来。这是一间很破旧的棚改房,三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照了照镜子,镜中人胡子拉碴,看上去比现实老了十几岁。

    努力回忆着这个时空的一切,陈什终于想起来,在这个时空里,自己是个普通的工人。签了一家装修公司,专门负责给人刮腻子,一个月拿着微薄的工资,勉强能够度日。但是买房想都别想,所以还和母亲妹妹挤在这样一个破房子里。

    而秀秀不一样,她自小到大都很优秀。高考的时候,因为喜欢美术,又有一定的功底。所以提前一年花大价钱报了个油画特训班,梦寐以求的考上了理想学校的油画专业。

    学油画很烧钱,所以自己和母亲在外面打了几份工为她赚学费和生活费。秀秀很争气,大三那年,她的一幅画在省内的新人画家评比中得了冠军,一个知名画家还不吝言辞的予以肯定,说非常有灵气。

    自那以后,秀秀就再也不需要靠家里生活了,只要质量过关,一幅画能卖出几万的好价钱。

    一天以前,一个有钱人为她举办了一个画展。所以在告知家里之后,秀秀便自己驾车去往了那个陌生的城市。这种事情以前也很常见,但就在今天早上,母亲接到了警方的电话。

    警方说,在秀秀准备举办画展的展厅相距三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个大酒店,秀秀死在了这家酒店的1217号房间。

    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陈什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才刚刚恢复过来。

    “妈—”

    陈什撑着走到房门口,对着哭泣的母亲问道:“警官怎么说的?”

    “警官说让我们去认一下尸体,因为可能是他杀,还不能走正常的火化程序……”母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边说话一边哽咽。

    “那……就快去吧,我开车。”陈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按照要求去做。

    车就停在家附近的一条人行道旁,是一辆很破旧的二手桑塔纳。这个车的所有人是陈秀,当初她刚学到驾照,买了这辆车来练手,实习期一过就换了新车,所以这两破车就扔给了陈什。

    “妈,警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问你有没有给秀秀打电话?”

    母亲坐在副驾驶,情绪很不稳定。陈什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就想办法找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天。

    “我也不知道,她们说秀秀走的那天,我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是根本没有,我只在她刚开车走的时候打过一个,什么都没说呢秀秀就很不耐烦的问我又怎么了。当时我很生气,觉得她这样跟长辈说话太不应该,就把电话挂掉了。”

    “早知道……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肯定不会挂电话……”说着说着,母亲又哭了起来。

    陈什有些无奈,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尽快开车往目的地赶。

    目的地就在临市,自己开车快的话三四个小时就到了。一路上,陈什都加足了马力,开到地方。

    秀秀出事的酒店是一个很大的四星级宾馆,同时过来的还有她的经纪人。根据警方对出事前后监控的回顾和经纪人的笔录,大致可以推断出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一天之前,经纪人帮陈秀安排好了画展的事宜,并且帮她在展厅附近定了一个小酒店。秀秀住的地方和展厅中间有一截很长的山路,开车需要费些功夫。

    到了半路,一个人在路边招手,想搭个顺风车。陈秀想,帮个忙吧,就让他上了。

    那条路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或许是太久没有开车,出了故障都不知道,车子抛锚了。此时外面天色已黑,明天一早就要去弄画展的相关事宜,要是再搭不上车就来不及了。

    两人只能在路边拼命招手,希望可以碰到个好心人顺上一程。皇天不负有心人,过了没多久,一辆小型皮卡车停在了两人面前。

    车上坐着一个胖嘟嘟的师傅,人看上去很和善,不长的一段路上三人有说有笑。要说陈秀自己也觉得奇怪,除了和家里人合不来之外,跟任何人关系都能相处得很好。

    但是或许是老天爷捉弄自己吧,车开了没几步,陷入了一个泥沼中。因为是皮卡,上面还拉有货物,陷得很深。三人用尽浑身解数,也没能把车子推出来。

    此时的陈秀一心只想着自己的画展,自己开的车已经叫了拖车拖走了,顺风车又半天推不出来,不知如何是好。

    “不然这样吧,我们找个拖车,先把我们拉到市区里再想办法怎么样?”

    不得不说,这个胖师傅挺机灵,三人一拍即合。

    首¥#发.醋---溜@儿^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