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圆桌(二)

      “请问各位,还有关于我的证据吗?”

    没有人回答,陈什冷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了从向蝶包里翻出来的两张死亡证明:“这个,是我在向蝶的包里找到的。”

    “虽然不能直接当做她杀害h的证据,但是可以说明,她撒谎了。”

    陈什将两张纸摊开:“这两张死亡证明一个是她父亲的,另一个是她母亲的。死亡时间都在同一天,2018年7月4日。”

    “她母亲的死亡原因是术后恢复没有做好,呼吸困难致死。而就在同一天,她的父亲在家中自缢身亡。”

    “请问各位,这样的杀人动机和我的比起来,哪个嫌疑更大?”

    向蝶低着头,没有说话,陈什只能进一步刺激她:“如果你问心无愧的话,自我介绍时为什么要撒谎?”

    “呵,我这也不算撒谎吧,最多是隐瞒。”向蝶轻笑一声,对陈什的话并不认同:“恨的一定的,但也不至于为此毁掉自己的人生吧?”

    “是啊,一样的。”陈什用同样的话来应对其他人:“我可以解决伤害我妹妹的人,但绝不会用这么极端、这么显而易见的方法。我还要养我妹妹,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可是这些证据你怎么说?”

    安婷婷挑了一下眉毛,用眼神示意陈什自己看桌上的证据。陈什知道,自己不会被这种没脑子的人吓住:“你放心,这些东西可以做二次鉴定。你可以用它们来证明凶手是我,我就能用他们自证清白。”

    陈什知道,自己这不是自负,而是一种转变。参加游戏之前思想是独立的,可是来了这里,就越来越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每当有什么特别的想法都不敢问出来,怕别人觉得自己特例独行从而被针对。

    “我的线索,也和向蝶有关。”莫连凯没什么表情,自从经历上一局的九死一生之后,他面对输赢变得淡漠许多。

    他把一个布娃娃摆在桌子上。

    说是布娃娃,其实应该是巫蛊娃娃。颜色是白色,脏的偏灰。上面扎满了长短不一的银针,想刺猬一样:“各位,这个是我从向蝶的背包侧兜里找见的。”

    在大家的注视下,莫连凯跟阿来要了一双很薄的橡胶手套,一根一根的拔掉了外面的针,直到露出娃娃的本来样子。接着,他又翻开了娃娃的肚子,把里面包括棉花在内的一切东西都掏了出来。

    除了棉花,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瓶口被用木头塞住,里面是一些红色的液体,瓶外还用红色的马克笔写下了h的名字。

    “请问一下,这个东西是干嘛用的?”付博康明知故问。

    “你应该懂吧?”向蝶无精打采的看着那个瓶子:“对现代的我们来说,汉朝卫子夫的巫蛊之祸像是一场闹剧,闹剧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不触及法律,就不用受到惩罚。”

    “你们猜的没错,这个是我从一个老苗医那里求来的蛊。里面一滴我的血,一滴她的血。下蛊之人日日待在身边,吸收天地精华和我的怨气,远在千里也能置人于死地。”

    虽然向蝶说话的语气冷漠,但她的态度莫名给人一种炙热的感觉:“我既然选择下蛊的办法,就是不想承担责任。所以用刀杀人,不是我的作风。”

    “准吗?”

    一旁的李媛希突然开口,仿佛也对这个东西产生了兴趣。

    “嗯?”向蝶不明所以。

    “我问下蛊准不准?”

    李媛希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瓶子,仿佛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我是从父母死后的第二天就准备好了的,离现在不过二十天的时间,苗医说的后果还没有,但是已经有我最想要的结果了。”说着说着,向蝶竟轻轻抿嘴笑了起来。

    “好了。”叶玮适时的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望向其他人:“你们还有关于向蝶的线索吗?”

    ……

    洛璇看到没有人说话,自己站了起来:“那就下一个人吧,我的证据是关于陆雅的。”

    她把几张a4大小,被折过的纸放在桌子上:“你们可以看一下,这些东西都是陆雅的诊断证明,针对的是不同的疾病,但是……”

    “重度抑郁症、被迫害妄想症、精神分裂症……陆雅的情况,远远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从上一局游戏她对何柒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这些疾病无一例外都和精神相关,我之所以认为这个可以用来当做证据,主要原因就是,直接用这么血腥的方法来杀害别人,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来。”

    “我……我……”

    陆雅的眼神有些涣散,看着其他人的眼神木讷的奇怪。听到有人控诉自己,连说话都磕巴了:“不是,我……”

    精神病啊?陈什玩味的笑了笑,看着她:“我的刀套和刀一起,都是私人订制的。打开的时候需要按住刀柄扭一下,你居然会用啊?”

    “……没有。”

    陆雅本来说话声音就小,这个没有在其他人眼里很正常。可是陈什注意到,她在回答之前稍微犹豫了,同时眼神飘忽了一下,瞳孔放大,她在回忆。

    如果陆雅没用动自己的匕首,她会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你还真是凶手啊?”

    陈什笑了笑,故意调侃陆雅,看着她涨红了脸,还在不停的为自己争辩说没有。

    “你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啊。”一旁的安婷婷冲陈什翻了个白眼:“欺负别人精神不稳定,故意让她说些不该说的话,好嫁祸掉啊?”

    就在这一刻,陈什决定除掉安婷婷。就算不是现在,下个游戏、下下个游戏,有的是机会。

    他镇定自若的瞪了回去,表现出自己问心无愧的样子:“你放心,如果我真是凶手,嫁祸也是嫁祸给你。”

    “请问各位,还有相关证据吗?”不等安婷婷说话,陈什就主动控了场。

    “我有。”

    温暖举手,把证物放在了桌子上。那是一个用透明的胶质制作的划口密封袋,专门用来装衣服的,里面放了一件白色的衣服,上面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这件衣服属于陆雅,是我从公共卫生间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