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搜证

      陈什强忍住心中的激动,把死亡证明揣进口袋了,准备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可是进到房间,她彻底呆住了。

    付博康、安婷婷、叶玮、屠楠四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不是已经拿到线索了吗?”此时陈什心中最强烈的情感不是害怕,而是气氛。

    “我知道啊,所以我也没找新线索。”安婷婷理直气壮的看着陈什:“我只是告诉他们你这里一定有重要线索,可没有交流确切的线索。”

    呵。

    陈什觉得这个女人恶心透了,从上一把游戏中就可以看出来她这个人不择手段,没想到现在还把矛头往自己身上指。

    突然理解为什么何柒那么讨厌李媛希了,就是那种被狗追着咬的感觉,很恶心。

    “阿来,安婷婷已经找你登记过线索了吗?”

    想了想实在是气不过,陈什找到了阿来。

    “登记过了。”

    “可是她现在还在我房间里,是不是不合规矩啊?”

    “这个我已经建议过了,不过她不听从我的建议。”阿来依旧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态度:“我只说可以回房休息,但没说一定要回房休息。只要她不主动找新的线索,在哪里都是允许的。”

    在阿来这也吃了瘪,陈什只能再回自己房间去。正准备进去,那几个人已经一同出来了,跟自己擦肩而过,互相没有一句话。但从表情上陈什可以看出来,他们应该是找到东西了。

    陈什锁上门,整个房间地毯式的搜索有没有少东西。如果能提前知道他们找到了什么,想想怎么应对,心里还能踏实点。

    首先想到的昨晚闹钟后面的那个刀片,准备去找的时候,却发现连闹钟都不见了。不会吧?陈什有些懵,怎么自己想找个线索全都是没用的东西,自己的别人一找一个准呢?

    此时他又想到马桶水箱里扔的那个刀片,应该不至于这个都找出来吧?当掀开水箱的那一刻,陈什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扔到水箱里时,自己压根没想到会被人找到。如果知道会这样,谁还藏这玩意儿啊?放到刷牙缸子里说是刮胡子用的不就行了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想到这里,陈什再也待不住了。既然安婷婷可以在找到线索之后满世界晃,那自己也可以。他来到陆雅的房间,看见洛璇在这里,忍不住问:“你还没找到线索吗?”

    “没找到我想要的。”洛璇看了看陈什:“我感觉你麻烦了,刚刚在叶玮房间,他们说凶手应该是你。”

    “没事儿,我有办法。”

    陈什确实想到怎么应对了,只不过没有十足的把握而已。

    “……你加油。”洛璇憋了几秒,才冒出了这三个字:“时间快到了,去大厅吧。”

    来到大厅,人基本上已经聚齐了。陈什落座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用想也知道是为啥。

    “各位玩家,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整,请大家稍等,午餐马上就来。”阿来说完话,转身去了厨房。

    午餐一如既往的丰盛,水煮鱼、大盘鸡、糖醋里脊、盐水鸭、东坡肉、薯条爆大虾、卤味拼盘、可乐鸡翅、清炒油麦菜、清炒西蓝花、拔丝土豆,还有一道玉米排骨汤,主食是印度飞饼。

    看到大家开动了,陈什也不客气。一大早起来又是动脑又是动手的,耗费了不少体力,也饿了。

    他先用小碗盛了些排骨汤,正准备喝时,发现大家都在无声的盯着他看。

    “你们有事儿吗?”因为没有杀人,陈什回报了大家一个理直气壮的眼神。

    “你吃得下吗?”安婷婷问:“如果是屠楠那样,只按照要求去做,人自己死了我还能理解。但是你可是亲手把人捅死了的,浑身都是血,怎么还吃得下饭。”

    有了安婷婷的提醒,陈什低头一看,才发现因为之前心神不宁,连衣服都忘记了换。

    “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捅的了?”陈什冷冷的白了她一眼,继续吃自己的饭。

    其他人也不再说话,都自顾自的先填饱肚子。

    ……

    “各位玩家,现在是中午一点整,大家可以进行圆桌会议了。”看到大家吃完,阿来撤走空盘子,把桌子打扫干净,示意可以进行下一环节了。

    “我先来。”

    安婷婷丝毫不客气,直接把陈什的那把刀拍在了桌子上:“搜证一开始,我和洛璇一起去的向蝶房间,因为我觉得向蝶动机会大一些。”

    “当时我们什么也没找到,想再仔细看看的时候,陈什进来了。我看到他口袋鼓鼓囊囊的,就问他那是什么。”

    “其实我真的只是问问,压根没想到他能随身带着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说是手机,在这个游戏里大家应该都清楚,手机里面一定有秘密,我让他拿出来,他不给,我就只能去抢,然后就发现了这把刀子。”

    “如果我记得没错,死者好像就是被刀捅伤的。你们也看见了,着上面有很多血,除了死者,还能是谁的?”

    “对,就是这把刀!”

    本来在一边听线索的叶玮突然关注起来:“当时他威胁h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把刀。”

    是,没错,陈什只能无奈的点头。他感觉这个剧本就是在给自己挖坑,好好的都说了刀丢了,出现在现场也没什么问题,就说是别人拿走好了,为什么还要捡走啊?

    “还有一点。”安婷婷接着叶玮的话说道:“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好像说刀丢掉了,怎么一转眼就在自己口袋里了呢?”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安婷婷的问话转向陈什,陈什只能现场编理由:“主要是……刀子丢了,但是温暖叫起来我冲过去的时候,发现这玩意儿就在门跟前。我怕你们第一个就怀疑上我,就装口袋里了,准备找个机会藏起来。”

    “刀子我已经找阿来鉴定过了。”安婷婷明显不想听陈什这些鬼话:“刀子上的血液就是死者的。”

    “那就麻烦您留着,我下一轮要当线索用。”陈什知道自己没什么好解释的,只能抛下这么一句话:“你们要觉得是我就是我吧,我后面会找机会洗清嫌疑的。”

    陈什觉得自己获得太失败了,从小到大做的最多事情就是立flag,立完了做不到又打脸。就像现在一样,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到证据为自己洗清嫌疑。

    “那这个,你又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