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自我介绍(五)

      李媛希看他这样,自己先做了总结:“也就是说,我、温暖、向蝶、陆雅、叶玮五个人,都是有动机和嫌疑去杀h的,那就重点从我们五个人里面分析吧。”

    “还有陈什。”一旁观战的安婷婷帮她补上了漏洞:“死者应该是被刀捅死的,虽然尸检报告还没有下来。但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的只有陈什有刀,并且也表现出了对死者的恨意,他也有嫌疑。”

    “为了妹妹杀人,不至于吧?”付博康在一旁弱弱的接了一句:“先不说别的,就他妹妹相比其他人嫌疑也小很多啊,死者爬到她门口前,她可连房门都没有出过,是吧?”

    “对,我没出过。”温暖会意似的点了点头:“我早睡晚起惯了,生活作息很规律,h敲门之前,我脸都没洗干净。”

    “等一下,还有一个人也有刀。”

    安婷婷突然看了一眼叶玮:“叶玮,我记得你是不是说过,你早上起得很早,还刮了个胡子?”

    “是啊。”叶玮不明所以,点了点头:“但是我的刮胡刀刀片和刀身是一体的,刀片取不出来,而且你见过拿刀片杀人的吗?”

    “这不好说吧?”安婷婷呵呵一笑:“本来我的想法是,最后一个进公共卫生间的人是凶手。但现在想想,凶手也可以早早去过,伪造一种有时间差的假象,然后趁没有人的时候,把死者约到那里杀掉嫁祸给别人啊。”

    “照你这么说,你觉得凶手是我了?”被人怀疑,叶玮有些不高兴:“死者是我的学生,你见过老师跟学生计较的吗?”

    “那你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大逃杀》吗?”安婷婷不依不饶:“老师在学校里被学生捅了一刀之后恨意大发,灭了全班学生。”

    “还有《告白》,老师因为孩子的死,杀了两个学生。”洛璇也在旁边补了一句。

    “没有吧?我记得那个老师是跟学生打心理战,没有直接杀人。”安婷婷居然就着这个话题跟洛璇聊起来了。

    “你们够了,我们这不是影评节目。”叶玮神情阴郁的看向两人:“聊正事吧。”

    “你们上把把我坑得这么狠,能不能让我来发表一下意见?”一旁的莫连凯像在找存在感一样跳了出来:“我觉得重点可以放在向蝶和陆雅身上,温暖和李媛希是第二顺位的嫌疑人,陈什和叶玮第三顺位,你们觉得怎么样?”

    “先这样吧,马上搜证了。”陈什抬手腕看了一下手表,离搜证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

    “各位玩家,现在早上十点整,开始进入搜证环节。”阿来找准时机张了口:“由于本案件和上一案件难度不同,所以每位玩家只有一次搜证机会,选定证物之后可以自行回房休息,不可以再找。”

    “ok!”

    莫连凯用手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率先冲向了向蝶的房间。

    而此时的陈什从未如此紧张过,虽然被放在了第三顺位,但刀是自己的,现在也在自己的身上。如果被人发现,那真就是百口莫辩了。

    想了很久,觉得向蝶的嫌疑较这几个人要大一些,陈什打算先去她的房间。进去的时候,发现安婷婷和洛璇已经在里面了,只能有些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你身上血也不少啊。”

    不知是随口一说还是成心的,安婷婷的表情让陈什心里有些发毛:“没办法,跑得快过去的时候她动脉还出血着呢。”

    “你裤子口袋里是什么?”安婷婷问。

    “我……”

    陈什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那把匕首虽然不大,但放在口袋里也是很明显的:“手机……”

    陈什感觉要被自己蠢哭了,大家都没有手机,自己来个是手机,还不被当重点怀疑对象吗?

    “让我看一眼。”安婷婷不依不饶,把手伸了出来。

    陈什求助似的看向洛璇,洛璇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啊?拿出来呀?”

    陈什的躲闪更加剧了安婷婷的怀疑,她干脆不要了,上前一步从自己口袋里把东西掏了出来。

    “……”

    看到刀子,安婷婷沉默了。她知道陈什有嫌疑,如果是手机,手机里的东西可能也是有价值的。但她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把沾着死者血的刀子放在身上。

    “我走了。”

    安婷婷拿上刀子,生怕被抢回去一样,赶紧跑出向蝶的房间,直奔阿来而去。

    “……我是不是要凉了?”

    这句话是陈什的真心想法,虽然自己嫌疑不大,但是刀是自己的,上面也有自己的指纹,还有凶手的血。最可怕的是,死者死亡的那段时间,自己根本没有不在场证明。

    “祝你好运吧。”洛璇砸吧了一下嘴,怜悯的看了看陈什:“你不会真是凶手吧?”

    “我不是……我说这刀是捡的,你信吗?”

    洛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陈什紧张的浑身冒冷汗,他知道此时自己要做的不是想办法辩解,而是找一个更有价值的线索,揪出真正的凶手。

    向蝶的房间比较整洁,主要是东西少。陈什和之前一样,先搜包,把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了铺上。

    充电宝、化妆品、泡面、两本杂志、吹风机、水杯、换洗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女孩子常用的东西,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来。

    突然,陈什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把目光放在了充电宝上。既然带了充电宝,一定有手机,可是手机在哪儿呢?

    既然倒出来的东西里没有,那一定是放在更隐秘的地方了。陈什知道,现在跟上一把局势不同,不可能再拿个充电宝这样的东西就去交差了,所以必须找出手机才可以。

    床头柜、卫生间、褥子下面,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可是什么都没有。

    再次回到床边,陈什看见了那个包。想到上一把的时候,那些人连什么侧兜,背后都找了个遍,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用那个充电宝充数了。

    “沙拉—”

    本来只是想把包放在一边,在这里好好找找的,可突然,陈什听见了纸的摩擦声。赶紧把包打开,发现在背包靠背部装文具的小兜里,好像有几张纸。

    算了,先看看是啥吧。

    抽出来的那一刻,陈什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因为这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向蝶父母的死亡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