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第二个死者(三)

      陈什是靠着床头躺着的,白天累了一天,此时身上很是疲乏。或许是懒,又或许是什么冥冥之中的力量,自己没有翻过身放那个闹钟,而是直接撑着胳膊探到床头柜跟前放下。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陈什被吓得一个激灵。探过头,发现闹钟被摔在了地上。

    果然越是想偷懒越偷不了懒啊,自己的手表不能定闹钟,想要按照时间线的要求准时起床就只能靠这个表了。

    陈什趴向床边,伸手把闹钟捡了起来。本来准备确认一下时间就睡了的,却发现表停住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应该是没电了吧。翻向后面装电池的地方,又发现电池好像被摔出来了。

    这下陈什彻底被惹恼了,就定个闹钟,怎么这么多破事。其实如果是日常,早起根本没什么困难,毕竟工作单位上班时间就是八点,坐地铁大概要四五十分钟时间,所以平常起床时间都是六点半左右,根本不需要定闹钟就能起床。

    可是如今,参加幸存者游戏一个多星期了,每天的游戏时间都不一样,生物钟早就被打乱了,加上昨天确实费脑又废体力的,真的很难保证明天按时起床。

    想到这里,陈什索性掀开被子,下床捡电池。

    “嘶……”

    脚刚一踏在地面上,就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陈什几乎像弹簧一样重新坐回到了床上,再去看脚,侧面划了一道三厘米左右的口子。

    天杀的!谁在地上扔刀片啊?

    当看到伤口的来源时,陈什几乎快被气爆炸了,一个小小的单面刀片被丢在地上,上面还残留着陈什的血液。

    谁这么缺德把刀片扔这儿了?想想不对劲,如果这个东西今天才出现在这里,那么肯定会有人当做线索拿走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它本来是被放在闹钟里的。

    陈什先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自己的脚,很疼,走起路来不敢使劲。然后他稍微把刀片清洗了一下,尝试着先给闹钟装上电池,再把刀片铺在上面,最后把壳子盖上。

    一切恰到好处。

    可是到这里又诧异了,如果这个刀片没有任何意义,那它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如果它有特殊的含义,游戏方又是怎么保证自己一定会弄掉它的?

    陈什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再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再晚休息会影响第二天的发挥,只能强迫自己赶紧入睡。

    ……

    “哥,我好想你啊……”

    听到秀秀的声音,陈什睁开了眼睛。可是他就像瞎了一样,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秀秀,你在哪儿?”

    看不见脚下,看不见四周,只有地板冰凉的触感能让他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我在这儿,就在你前面,你往前走……”

    陈什就这么跟着声音,一步一步走着,仿佛永远也看不见光明……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响起,陈什几乎是弹跳式的坐了起来,刚才那个梦算不得噩梦,自己却出了一身的冷汗。算了,还是抓紧时间洗漱吧。

    “嘶……”

    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感让他几乎快要跪倒在地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差一点就忘记了。

    一瘸一拐的挪到厕所,拿起刷牙缸子准备漱口,水都灌进去了却发现缸子底部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外一倒,是一个和昨天闹钟里那个一模一样的刀片。

    这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自己的房间到处都是刀片?

    陈什想到第一天洗漱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的,昨天晚上因为太累了,只洗了把脸就睡了,没有刷牙也没有关注缸子里面有没有东西。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应该是在自己读剧本的时候放进来的吧?

    一瞬间,陈什像恍然大悟了一样,也就是说,主办方为了不让第二起案件影响到第一起案件的判断,很多证物都是在第一起案件结束后才放进去的。这样既可以保证大家的思路正确,又不会对第二起案件的主要嫌疑人造成不好的影响。

    得了,那就这样吧。

    陈什觉得刀片放在这里太容易被发现了,干脆打开马桶的抽水槽扔了进去。看了下时间,还有两分钟就七点半了,陈什守在门口,生怕错过什么。

    “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听见温暖的声音,陈什赶紧打开门冲了下去,已经顾不得脚底的疼痛,一瘸一拐的跑到了温暖的房门口。

    现实果然和剧本里一样,h倒在血泊里,已经没什么意识了。她捂着脖子,眼睛是闭上的,眼皮有轻微的抽动,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休克了。

    此时温暖房间的门开着,地上、墙上、身上,一路走来,到处都是血污。温暖房间门口的地上就是自己昨天丢掉的那把刀,陈什不敢耽搁,微微蹲了一下捡起刀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故事是动静确实很大,住在一楼的玩家一个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满地的血,脸上都是惊悚的表情。

    陈什按照时间线给的要求,确认h死亡过后,顺着血迹来到了公共卫生间。血迹在卫生间最内侧挂衣服的晾衣台消失了,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死者受伤的第一现场。

    再往回走,外面的玩家已经聚齐了,h宣告死亡,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自我介绍环节的开始。

    ……

    “各位玩家,现在早上八点整,早餐已经准备好,请大家稍后。”阿来说话依旧是那样有条不紊。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阿来一趟趟的端着托盘过来,把整整二十二道不重样的广式早茶放在了大家面前。最后,又端来了十一杯不同口味的水果汁。

    “现在,大家可以一边享用早餐,一边进行自我介绍了。”

    饭看上去很诱人没错,但陈什现在完全没有胃口,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套浅蓝偏灰的短袖衬衫,上面斑斑点点都是死者h的血迹。

    “我有个提议。”安婷婷举起了手:“根据上一局的流程,我觉得我、付博康、莫连凯、屠楠、洛璇跟这起案件没有关系,我们是不是可以不做自我介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