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二个死者(二)

      说话的人是阿来,他知道,如果此时自己不走就算违规,不值得,便转身回了房间。

    如果不是h也不是叶玮,那就不知道谁会去动那把刀,还偷偷拿走了。

    陈什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取下手表握在手里,这个时候他一分钟也不敢耽搁,生怕晚一点会错过什么。

    之前的案件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的走来走去,是因为跟自己的关系不大。而这个案件,从头到尾就打定主意往自己头上丢黑锅,所以很多事情不得不注意。

    22:30。

    时间到了,陈什赶紧离开房间下了楼,跑到桌子跟前时发现匕首果然不在了。只能再去到h的房间,敲响了门。

    “你又要干嘛?”

    h对自己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耐烦,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贴上了一块很可爱的创口贴。

    “那把刀你是不是拿走了?”

    “我有病啊,拿你那破刀干什么?”h一边回答,一边又上下扫视了一下陈什,露出了一抹很微妙的笑容:“怎么?有把柄在我手里,想来色诱啊?”

    “……你想多了。”

    陈什有些无语,不想跟她多话,这个spirit公司能把ai做成这个德行也是厉害了。

    “呸,就你这样我也不会喜欢的。”h又是一个白眼,浮夸得扭了一下转身回房。

    “欸,哥—”

    听见温暖的声音,陈什转过头,果真像时间线里给的一样,温暖和几个朋友一起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儿啊?”温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边笑着一边问,全然没有看出陈什尴尬的表情。

    “你哥说他喜欢我。”

    h故意睁着眼睛眼巴巴的望着陈什,上齿轻咬下唇,在昏黄的灯光的映照下,颧骨格外亮:“不过人家还小呢,不敢随便谈恋爱,而且马上就要去留学了,异地多麻烦啊……”

    陈什强忍住恶心,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打她。这个游戏也真是有意思,两个死者的人生居然都如此扭曲。

    “不过,你看上去阳光开朗,就像邻家大哥哥类型的,虽然年纪大些,但确实是我的菜……”

    “我……”

    陈什恶心得快吐了,本想离开,但时间线里的任务还没完成,不敢说走就走,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温暖。

    “啊……”

    温暖很快意会了,从李媛希手里抱过礼物:“明天是叶老师的生日,晚一点老师就睡了,我们先把礼物送过去啊。”

    “什么礼物啊?”

    h慵慵懒懒的看着那个枕头大小的包装盒,用她做过美甲的长指甲戳了进去,打开了一条口子。

    “干什么啊你?”

    温暖往后撤了一步,脸色有些不太高兴:“之前不早就跟你说过了嘛,拼图,你别给弄坏了。”

    “切,不就一破拼图。”h白了一眼,再次展现了名侦探柯南里不怕死的嚣张样子:“我跟你们五个人就送这么个一百来块的小玩意儿,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这是我们的心意。”李媛希上前推了她一把:“前面说的时候你可没有意见的,现在不要在这给大家添堵。”

    h罕见的没有还手,像想到什么了似的笑了一下,转身进了房间:“你们等我一下哈,马上来。”

    几个女生不知所以,只能在原地站着,一分钟后,h从房间出来,手中还拿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礼物。

    “你这是要干嘛?”此时李媛希已经明显不高兴了。

    “你们送你们的,我送我的咯。”

    “每次都这样你有意思吗?”

    说话的依旧是李媛希,她已经不打算搭理h了,跟其余三人使了个眼色,往叶玮的房间走去。

    “哥,你先回去休息吧。”

    陈什点了点头,再一次回到了房间。今天的时间线比昨天复杂很多,时间要卡得非常准确才行。

    想到第二天早上,自己会在听到温暖的尖叫后冲出去,而且得是第一个冲出去。看到死者的尸体后还要把刀藏起来,可是这个刀藏哪儿都是个事儿啊。

    如果自己把刀当线索拿出来,叶玮又是看见自己威胁死者的,这样自己嫌疑会比任何人都大。

    但如果藏起来的话,无论被谁找到,都更加难以辩驳。这个破剧本写的,简直就是在故意针对自己。

    “你有病吧?好好的干嘛给大家找不痛快?!”透过房间门,陈什听见李媛希吼叫的声音。赶紧抬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五十了,得快点下去了。

    来到楼下,温暖和另外两个女生果然已经在劝架了。陈什冲到几人跟前,把温暖从人群中拉了出来。按照时间线给的要求,接下来得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这什么情况啊?”

    “哥,你就不要问了。”温暖轻轻扯了扯陈什的袖子:“快回房间休息吧。”

    “和你没啥关系吧?”这句话时间线里没有,但陈什还是问了,应该无伤大雅。

    “没什么关系。”

    “那你就别跟着闹起来了,回去休息吧。”

    “好,我一会儿就走。”

    看到温暖点头,陈什放心的回去了。

    躺在铺上,细细的回想一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如果不出意外,这几个女孩,加上自己,应该都会成为h死亡的重要嫌疑人。

    到现在为止,李媛希已经很明显的和h发生争执了,自己也算有这个动机。自己动机的来源是温暖,那么温暖也有这个动机。至于向蝶和陆雅,还没有明显看出这两人和h有什么不和,但应该也有隐藏剧情吧。

    其实说到底,这个剧本让陈什最不舒服的地方不在于自己要背锅。而是自己这一段的剧情,讲的就是自己和秀秀的关系。再联想到何柒是医生,她又确切在故事里担任医生的工作,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断出,每个人拿到的故事背景,都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这只是一种可能,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猜想而已。就算是真的,也不知道会怎样。想到这里,陈什觉得还是不要在这种杂事上费脑筋了,拿起床头柜的闹钟,定了一个七点的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