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表决时刻(一)

      “有意思了。”李媛希突然冷笑了一下:“大家都不变了吗?”

    没有人说话。

    接着,她看向阿来:“我能不能问一下,如果两个人平票会怎么样?”

    “增设一个抽签的环节,谁抽到出局就淘汰谁。”阿来的回答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听到这里,陈什看了一眼莫连凯,他的眼睛里依然没有光彩。如果站在他那个位置的是自己,那自己一定会义无反顾的把票投给另一个人。

    “你确定要把票投给自己吗?”陈什再一次问他。

    莫连凯淡淡的笑了一下:“没关系,大不了抽签的时候再看运气。”

    ……

    接下来又是无止境的宁静,所有人都以各种姿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彼此之间没有交流,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各位玩家不说话,阿来也不说话,他就默默的站在一旁等着,直到晚上八点整。

    陈什觉得很奇怪,早上八点到现在,从未见阿来坐下过,也没看见他吃东西,不会阿来也是ai吧?还是不用吃东西的那种?

    “各位玩家,现在是20:00,表决时间。”

    阿来把一叠银行卡大小的卡片逐个发在每个人的面前,一起发的还有最普通的黑色中性笔。卡片是黑色的,上面写着十二个人的名字。

    “想要选谁,就用笔在谁的名字后面画勾即可,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没有做出选择的,算作弃权。”

    陈什拔掉笔盖,几乎没有犹豫,在何柒名字的后面打下了勾。

    五分钟过后,阿来收掉了笔和卡片。拿到手之后,像玩扑克牌一样洗了洗。此时,手里的卡片没有任何顺序可言。

    “各位玩家,现在开始唱票。”

    “莫连凯、何柒、何柒、莫连凯、何柒、何柒、莫连凯、莫连凯、何柒、莫连凯、何柒……”

    阿来抬头看大家,表情平静的放下了最后一张卡片:“莫连凯。”

    “不可能!”

    在阿来读完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莫连凯激动的近乎要跳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平票的,是谁?!”

    他的眼睛因为愤怒变得通红,恶狠狠的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谁改票了?”

    “是我。”

    屠楠的胳膊肘担在桌子上,头支在手背上,平静的看着莫连凯:“就想赌一把,我不信你会投自己。”

    “呵……呵呵……”

    一天的时间里,无数次的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连凯的状态已经近乎癫狂,他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像是在跟自己说:“你……怎么可以改票呢?”

    “算啦!我给你一个更能接受的理由吧。”屠楠笑容灿烂的看着他:“你不是苏美余的追求者吗?把你淘汰了刚好成全你们这一对苦命鸳鸯啊。”

    “为什么?!”听她这么一说,莫连凯更疑惑了。

    “因为她恶心到我了。”

    屠楠一字一顿,但是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她惬意的微笑让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很开心。

    “何柒,莫连凯。”阿来不知何时已经准备好了抽签用的卡片,并排放在了桌子上,右手以很优雅的手势摊开指向卡片:“两位可以开始了。”

    还没等莫连凯反应过来,何柒就已经飞速的拿起了一张打开,看到上面的字后,表情凝固住了,看不出悲喜。

    莫连凯只能忐忑的拿起被留下的那张卡片,翻过来后他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整个人激动狠狠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闷响。

    “看!天不亡我!哈哈哈哈哈!!”

    陈什探了探头,看到卡片上写着两个楷体小字:晋级。

    “屠楠,我记住你了,还有你们这些投我的人,我一个一个都记住了!”

    莫连凯咧开了嘴,笑容夸张到脸几乎要僵掉,他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仿佛要将大家生吞活剥。

    不知何时,城堡里走进来了两个着装和阿来一模一样的男人。看见他们,何柒知道是来接自己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往那两人跟前走去。

    大家都这样安静的看着,只有莫连凯还在一个人狂欢着。陈什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他的所有认命好像都是装出来的。

    “各位玩家,在何柒走之前,我要邀请真凶来做一下案情陈述。”阿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没有指向某一个人,但所有人都看向了莫连凯。

    “看我干什么?真的不是我!”莫连凯笑着摆了摆手:“难道也不是何柒吗?”

    “是我。”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屠楠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陈什也惊呆了,这个在第一轮搜证和圆桌会议时就被排除掉的女生,居然是真凶?!

    “现在,由我来说一下作案的动机和全过程。”

    “首先,我和死者amy在同一家酒店工作,任职岗位都是厨师,在明面上,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

    “虽然死者对厨师这份工作很热爱,但她不过是一个有着大小姐脾气,身体不好的富二代而已,在努力程度上远远比不过我。我比她爱研究菜样,比她懂得顾客的心思,比她会处理人际关系。”

    “我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安婷婷安主管走了,以为下一任的主管就是我了,却有人突然告诉我,要接替安婷婷的人是amy。”

    “我在这个岗位上待了足足四年,我比任何人都能胜任主管的位置,到头来却被告知这家酒店都是死者amy的,这就是我的杀人动机。”

    陈什心里不禁想笑,玩猜房子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女生和其他人不一样,果然不同凡响。提前给好的剧本让她一表达,好像这真就是她的人生。

    “至于杀人手法,其实我忘记是谁在我那里找到头孢了,但那个就是重点。”屠楠说着说着就是微笑起来:“我真没想到运气会那么好,何柒做贼心虚,不敢说死者的死亡原因,我就这样跟着混到了现在。”

    “如果在第二轮搜证前就能知道死者死于双硫化反应,那我肯定是躲不掉了,没想到吧各位?聪明反被聪明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