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二次圆桌会议(一)

      “我想起一件事。”陈什举手,看向莫连凯:“在车上的时候,死者晕车,然后莫连凯给他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液。”

    “没错。”洛璇也想了起来:“当时陈什还把那个瓶子收起来了,现在想想,八点多的时候死者喝下那瓶藿香正气液。之后来到饭厅,只隔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何柒就给她打了头孢,所以这两样东西很可能就是她致死的原因。”

    “不可能!”何柒反驳:“如果死者转氨酶真的很低,她一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产生双硫仑反应,不会到晚上十一点才在睡梦中死去!”

    “有一种可能,莫连凯给她喝的水。”叶玮很认真的盯着何柒。

    “我发誓,水里没有任何酒精!”

    莫连凯虽然已经放弃了抵抗,但也不允许别人把啥都算在自己头上。

    “听我说完。”叶玮道:“你给她喝的水稀释了头孢和藿香正气液里的酒精成分,延缓了死亡时间。”

    “那这不就是意外导致的死亡了吗?”安婷婷对此表示怀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场十二人里没有一个是凶手,结果却要从中表决出一个凶手,这赛制是有问题的!”

    ……

    大家再次陷入了沉思。

    陈什觉得这种气氛很诡异,高涨起来的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辩驳,却总突然因为一句话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那我们继续举证吧?”叶玮看向了大家。

    “我先来。”李媛希抬手把一个烟灰缸推到了大家面前。

    “我找到这个烟灰缸是在何柒房间的床头柜上,里面没有烟头,也没有一眼就能看到的垃圾。但是放置的位置让我觉得奇怪,所以就随手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东西。”

    李媛希用手捏住烟灰缸的一边,抬了起来:“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是有一层快要凝固的液体,当时我拿起来闻了一下,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

    “第一轮搜证的时候我们就出示过,何柒那里有几瓶乙醚,当时以为是要先迷倒死者在下杀手。现在我们可以猜到,是她故意给死者打头孢,然后又用酒精把人害死了。”

    “我没有!”

    何柒疯狂的摇头,看见李媛希得意洋洋的笑,她知道自己百口莫辩,只能用恳切的眼神望向其他人:“你们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那你就解释呀?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借口?”李媛希撇嘴微笑望着何柒。

    “那个是我用来调配化妆品的。”这个理由看起来很假,但何柒还是说出了口:“这里有些干燥,我带的乳液是针对混油性皮肤的,所以就想兑一下,弄个补水保湿的乳液。”

    “你当我们傻呀?”

    洛璇很爱美,关于化妆品的问题很有发言权:“正常化妆品对成分的要求很精确,通常酒精的使用都有严格的指标。你是医生,能调配化妆品我不奇怪,但是用烟灰缸来当容器,对自己的脸就这么不在意吗?”

    “我忘记带容器了,就洗干净凑合一下。”

    看到其他人对她依旧怀疑不减,何柒终于绷不住了:“行了我说实话吧,朋友开了一家网店,专门仿大牌化妆品的,让我帮她做一下,反正又不是自己用,卫不卫生也无所谓,能挣钱就行。”

    “真是职业便利啊。”李媛希冷冷一笑。

    “阿来,我能不能申请一下,重新调查之前证物的成分?”何柒看向阿来:“酒精必定来源饮用水、小麻花和冰糖雪梨里面,只要查到哪儿有,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对不起,不可以。”

    阿来拒绝了,这就是在告诉大家,现在只能透过猜测来断定凶手是谁了。

    “这是我的线索。”陈什把手中的先锋霉素放在了桌子上:“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是我从何柒的医药箱里拿来的。”

    “ok,还有的证据呢。”

    此时的叶玮已经掌控了局势,扮演者一个领导者的角色。

    “我这儿……”

    陆雅默默的举起了手,两个用透明密封袋装起来的棉签放在桌上:“碘酒也是酒,这个我是在死者房间的垃圾桶里看见的,我觉得应该只有医生才有吧?”

    “这个是给她打完针之后止血用的,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碘酒不能喝,喝了会碘中毒的。”

    陈什感觉何柒已经要疯掉了,从知道死者是双硫仑反应致死之后,所有人都把矛头对向了她。不管有没有道理,先质疑就对了。

    “那你的线索是什么?”陆雅反问何柒。

    “这个。”何柒把一张插着飞镖的死者生活照摆在桌子上:“在莫连凯房间找到的。”

    莫连凯没有要对此表达什么的意思,估计其他人也觉得无趣,便开始等待下一条线索。

    “我没找到线索。”付博康一边说话,一边偷偷看了一眼何柒。

    “我也没找到。”向蝶说。

    “我也是。”温暖跟着说。

    “那就我来吧。”

    洛璇把一个用透明密封袋装起来的白色粉状物放在桌上:“这个是从莫连凯房间找到的,经过成分检验,里面就是他所说的安眠药安泰乐,但除此以外,还有以十比一的比例混合的兴奋剂。”

    “所以莫连凯,你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象。”洛璇看着他:“可能就连死者的神经衰弱都是你长时间喂给她这种东西导致的。”

    “而且像死者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在精神不稳定,且多病的情况下要孩子的。”

    叶玮突然像想到什么了一样,看着莫连凯:“我知道为什么死者不吃那个打胎药了,是因为她想要这个孩子。而你,不仅不想要孩子,你想顺便把她一起弄死,所以才搭配这么多药物想着办法让她服用。”

    莫连凯听到这话,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无奈的微笑,点了点头:“确实。”

    “我觉得我们的方向不对。”

    李媛希站出来打断了大家的谈话:“尸检报告很明确的告诉大家,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双硫仑反应导致的,所以我们的调查重点应该在头孢和酒精的来源上。至于莫连凯,他可能只是个背锅侠而已。”

    “呵呵。”

    何柒冷冷的笑了笑:“你这个意思,就差告诉大家凶手是我了。不过虽然头孢是我打的,酒精我这也有,但我真的不是凶手。”

    “那么就请你告诉我,除了你还有谁呢?”李媛希不依不饶的揪住了何柒:“头孢的来源是你,那么不管酒精是哪来的,你都逃不了关系。如果没有更确切的证据证明你不是凶手,我就认定你了。”

    “我的证据也指向何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