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二次搜证

      “先锋霉素的抗菌谱比青霉素广,更适用于绝大多数的抗菌。”何柒很耐心的在解释:“而且我和a认识很多年了,她得病也不只是这一天两天。”

    “只要不过敏,大多数的医生首选都是青霉素,因为它便宜。a打了那么多年的青霉素,身体肯定都产生抗药性了,所以我选择先锋霉素没有任何问题。”

    “懂了!”

    陈什故意很油腻的笑了一下,翘着兰花指做了一个娘炮的手势:“那我可以把它带走吗?”

    之所以这么做作,是怕接下来的对话让何柒生气。

    何柒皱了皱眉,想拒绝,但还是选择了反问:“为什么?”

    “直觉告诉我,这个药不简单。”

    “那你轻便吧。”何柒不愿意理他,自己动手把里面装先锋的药瓶放到了旁边,合上了医药箱,塞进包里。

    这个时候陈什本可以离开的,但就是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她,这个女人有问题,这个女人有问题。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呢?找到线索了吗?”陈什再一次发问。

    “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何柒以冷漠的态度下了逐客令。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离搜证结束还有将近一个班小时的时间,能干什么呢?

    陈什先出门找阿来登记完线索,准备再去其他房间转转,但是被拦下了:“我建议你不要去了。”

    “为什么?”陈什很诧异。

    “你的线索已经登记好了,如果去其他房间看到更有价值的线索是不能换的。假如新的线索没有被发现,而你在圆桌会议上提出来,是会被判犯规的。”

    阿来说的话总是让人无法拒绝。

    “那还有这么长的时间,我要干嘛呀?”陈什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可以回房间休息。”

    切,好吧。

    陈什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拿起床头柜上的那个小闹钟,订了一个四点五十的闹钟。然后捞开被子,躺了进去。

    参加游戏这么久,只有刚刚圆桌会议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人性的恶。每个人身边都会有朋友,朋友或多或少都会和自己有厉害关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像a这样,同事、男朋友、前男友、闺蜜、上司全部都和她有仇,每个人都有动机置她于死地,想想就觉得可怕。

    陈什想到了温暖,在自己眼里,她就是那种最常规的绿茶,还是一个有秘密的绿茶。陈什猜不到她和陈秀究竟是什么关系,但她那种时刻想要越界的态度真的很让人不舒服。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听到闹钟,陈什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看表,四点五十。

    来到卫生间先上了个厕所,感觉不太清醒,便放开水龙头里的水,往脸上扑了几把。冰凉的刺痛感仿佛让血液凝固了,陈什抬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参加游戏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却像是老了十岁。

    擦干脸离开了房间下楼,大家已经在桌前等着了。虽然人已经到齐,阿来就站在一旁,但他并没有要提前开始进行下一步的意思。

    阿来不说话,大家也不说话。

    “各位玩家,现在下午五点整,晚餐时间开始。”

    早餐和午餐没什么,晚饭安排在五点,是不是有些太早了?陈什大概梳理了一下时间,早餐和午餐间隔四个小时,午餐和晚餐间隔四个小时。剧本的时间安排,要求大家的睡眠时间至少在晚上十点以后,那晚上岂不是会很饿?

    待阿来把饭端来,大家发现相比午餐,晚餐实在是太简陋了。

    按份数摆放在每个人桌前的,是一份鸡肉蔬菜沙拉和一杯绿色的饮品,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我相信各位已经没有闲心关注吃喝,况且吃太多油腻的东西不方便用脑。”

    每个人都身处在游戏情境中,心思多虑加上食物简陋,更是让大家无心享用,草草吃过饭之后就等待着下一步安排了。

    ……

    “各位玩家,现在是下午六点整,第二次圆桌会议开始。”

    即使阿来宣布了开始,大家还是一副被铁打了的样子,面面相觑,没有人想先说话。

    陈什心中偷笑了一下,第一次圆桌会议时,第一个发言的莫连凯都快被打成筛子了。

    “莫连凯,要不还是你先来?”安婷婷说话的语气有些唯恐天下不乱,带着浓浓的挑事的意味。

    “我没有搜证。”莫连凯毫不避讳的说:“靠一个两个证据根本没办法扭转局势,所以我就坐在楼梯上,抽了半包烟。”

    这一点陈什可以肯定,搜证开始时莫连凯就坐在了那里。自己从何柒的房间离开他还在那里,等到自己睡了一觉出来,他依旧在那里。

    当时陈什还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他告诉自己,几乎所有人都在他的房间里。

    “行了,那我来吧。”

    叶玮把一份报告放在了桌子上:“因为只能找一条线索,我不知道什么有价值,于是要来了肯定有价值,可以确定我们怀疑对象的东西:死者的实践报告。”

    “果然,这个东西和我们想的有很大出入,我直接把结论给大家读一下吧。”

    估计是觉得大家轮流看不太方便,叶玮从桌子上拿起报告:“死者在使用头孢菌素类药物后服用酒精,产生双硫仑反应,过敏性休克致其死亡。死亡时间:2018年7月21日23时许。”

    ……

    猜测过死者被扼死、吓死,却没人知道这个双硫仑反应致死是个什么东西。

    “你给a吃头孢了?”安婷婷问莫连凯:“你到底给她吃了多少东西?”

    “我没有……”莫连凯只是摇头。

    “屠楠,难道是你吗?”安婷婷又把矛头指向了屠楠。

    “不是我。”屠楠也摇头:“我只帮她带了两盒,还没有给呢,都在我这儿了。”

    “是我。”

    所有人都没有关注到的何柒开了口:“先锋霉素,就是头孢的一种。”

    “那你为什么不说?”有人产生了质疑。

    “有什么好说的?”何柒理直气壮的反问道:“我是医生,对症下药,没什么好解释的。”

    “何柒,你是急诊科医生。”叶玮不解的看着她:“双硫仑反应在临床应该很常见,死亡现场你去过,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我……我看出来了”

    何柒低下了头:“就是因为我看出来了,才不敢说。”

    “头孢是我打的,无论她后面接触的酒精是从哪儿来的我都脱不了干系,所以只能选择闭嘴。”

    “头孢是处方药啊。”很久没有说话的陆雅漫不经心的开了口:“开处方药的时候医生都会给医嘱,把副作用讲清楚,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你跟死者说了吗?”

    “我没有。”何柒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她接触到的酒精是哪儿来的吗?”陆雅继续问。

    “我不知道。”何柒依然摇头:“她打完针后吃过什么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莫连凯一边否认,一边回忆:“她昨天吃得东西不多,但是种类很杂。烧烤、水、小麻花、冰糖雪梨……我在的时候可能就吃了这些。”

    “烧烤可以排除。”

    何柒确实很让人佩服,自身都难保了,还在帮别人洗脱罪名:“通常来说,头孢加酒导致的双硫仑反应会在半小时内就出现明显症状,具体还要看死者对于酒精的耐受程度。”

    “她以前挺能喝酒的,但是半年前有一次出去玩,喝了半瓶啤酒就说醉得不行了。检查了一下转氨酶,说因为长期服药的缘故,转氨酶偏低,也就是一喝酒就醉。”

    “我给她喝的水里面没有任何酒精,只有安泰乐,安泰乐里面也不可能存在酒精。”莫连凯一边回忆一边说:“除此以外她就只吃过小麻花和冰糖雪梨了,冰糖雪梨我也吃了,应该不含酒精吧?”

    “至于小麻花,就那么一点,怎么可能就致死了呢?”

    “一般人确实不太可能。”何柒突然看向了安婷婷:“但是如果死者转氨酶很低,可能一支藿香正气液的量都会导致死亡。”

    藿香正气液?

    陈什突然想起,在车上,莫连凯给a喝了一支藿香正气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