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圆桌会议(五)

      莫连凯表情平淡,靠着椅子坐定,以一种很嘲讽的眼神看着所有人:“就算被警告我也要说,我们只是拿着剧本玩游戏的人而已,何必把人往死里逼呢?”

    “如果我是凶手,都这样了大可以出来认了,但是我不是。很多东西剧本上都没有,我却要编出合理的理由,这样有意思吗?”

    “警告。”

    一边的阿来才不会听他的控诉,拿出了一张黄色手牌。

    “行了,我就说说,你们继续吧。”莫连凯不服气的摆了摆手,陷入沉默。

    “好的,那我说我的第二条线索。”向蝶把一张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放在桌子上:“这条线索也是在死者房间发现的,我没办法拿过来,只能拜托阿来拍好拿过来。”

    照片上是amy房间的双层吊灯,吊灯的内侧是一坨红红的东西,仔细看还能发现其中有液体要流出来的迹象。

    “我去现场的时候,发现死者的床上有一滴血,但是死者身上没有伤口。当时窗帘没有拉开,我嫌房间暗,就打开了灯。虽然是两层,但我房间上面就是死者的房间,不出意外灯光应该是一致的。”

    “但当时我感觉不太对劲,因为死者房间的灯光照下来暗沉沉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东西。”

    “我爬上去一看,发现这个是加厚的糯米纸包起来的血浆。灯开久了电能会转化为热能,糯米纸在液体血浆和热力的作用下会融化,融化之后就会滴下来。”

    “本来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出现在这里不合理,但是现在你告诉大家死者有重度抑郁症。只要这个东西不是酒店自己放上去的,那我完全有理由怀疑是你,莫连凯,用这个东西装神弄鬼来害她的,因为也只有你有这样的作案时间。”

    “等一下,我知道死者的死因了。”

    叶玮突然站起身,看向大家:“莫连凯知道死者患有重度抑郁症,但还是放任她丢掉了药,或者根本就是他把药藏起来了,因为很多治疗抑郁症的药里都可以防止病人产生幻觉。”

    “带死者回房间休息的时候,他趁死者上厕所或者干什么的功夫,把用糯米纸包着的血浆放在灯上,死者死亡时是躺着的,刚好可以看到头顶上有东西,那是一滩血。”

    “如果死者胆子大一点,去检查那个灯,就会发现有血滴下来。当然,依照死亡现场,她很可能没有这么做。”

    “大家想象一下,假如自己有抑郁症,随时可能产生幻觉,突然从天花板上滴下几滴血,会不会被吓个半死?”

    看到大家纷纷点头,叶玮突然拿起了第一条线索:死亡现场的照片。

    “大家再来看照片,我们都被蒙蔽了。”叶玮指着尸体的脸:“眼睛睁大、眼睑充血、嘴巴张大,死者很可能不是被扼死,而是因为恐惧窒息缺氧而死。”

    “是心肌梗塞导致的窒息。”一旁的何柒悠悠的说:“枕头有淡淡的一圈汗渍,她的死亡应该是急性心衰引起的。”

    “不是……你是咋看出来有汗渍的?”一旁的付博康不敢相信的看着何柒,又看了看照片:“我是瞎了吗?”

    “你没瞎,照片也确实看不清。”何柒信誓旦旦的说:“我去过现场。”

    “等一下,何柒。”叶玮打断了她的话:“我前面的猜想和你认为的死者死因,有很大的出入吗?”

    何柒犹豫了一会儿,认真的摇了摇头:“问题不大,到现在为止你的推理是可以成立的。”

    “那我继续说。”

    叶玮咬了咬嘴唇,像给自己打气一样的点了点头:“死者之所以没有挣扎,应该是你给他下了安眠药的缘故。”

    “没错。”何柒指出:“据我所知,安泰乐这个安眠药本身就有极大的副作用,其中之一就是患者服用后会导致心悸和无力。”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莫连凯在内,所有的人都被这一通毫无破绽的推理惊到了,大家齐刷刷的看向莫连凯。

    “……”

    莫连凯在座位上已经坐不住了:“我的时间线……你说的很对,但是……”

    他的脸涨得通红,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说:“是我把治抑郁症的药藏起来的,是我故意让她喝带安眠药的水,也是我把血浆放在灯里的。我的目的就是想让她死,但是……”

    莫连凯看了看阿来,犹豫了一下,突然又表现出了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剧本里说了,死者致死的原因与我无关,我的任务是隐藏想要杀死她的手法并找出真凶!”

    “第二次警告。”

    阿来再一次拿出黄色手牌:“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你们信我……”莫连凯用几乎恳求的语气看向大家:“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不用管他,你继续吧。”叶玮对向蝶说。

    “那个……我就找到了这两条线索。”

    向蝶低下了头:“你们说吧,我的已经没了。”

    “果然浓缩的就是精华啊。”洛璇笑着调侃了一下:“那我来说我的线索吧。”

    “我的三个线索都是在死者房间的垃圾桶里找到的,大家可以一起看看。”

    洛璇把一个透明密封袋放到了桌子上,里面有一大把头发,是跟死者发色一样的黄褐色,还有些潮湿。

    “这个是在浴霸旁边放沐浴露的架子上看见的,刚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在猜想,死者是不是有什么病,导致掉头发。”

    “不过现在你们说了,死者又是失眠又是嗓子发炎又是感冒又是抑郁症的,掉多少头发都不奇怪,这个线索就算了吧。”

    “大家再看一下这个。”

    洛璇把另一个透明密封袋放在了桌子上,里面放了一个验孕棒,再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两道杠代表了怀孕。

    紧接着,洛璇又把一盒避孕药放在了桌子上:“大家先看一下验孕棒,我们可以知道死者怀孕了,以死者现在的状态,且不说着孩子要不要,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洛璇没有要故弄玄虚的意思,把第三个线索也放在了桌上,那是一盒粉色的药:米非司酮片。

    “这个药我看了一下说明书,是打胎用的。它和验孕棒一样,都被丢在垃圾桶里,但奇怪的是,这个药一颗都没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