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个死者(四)

      “我是大四在校生,学习专业是酒店管理。叶老师是我、向蝶、李媛希、陆雅、h五个人共同的导师,刚好放假,大家就一起报了个旅游团来旅游。”

    “哥哥刚好放年假,我就叫上了他一起,他又带了洛璇。除此以外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时间线很简单,坐车,然后等饭,吃饭,从头到尾和死者没有交流,也没有进她的房间。”

    其他人没有问题,温暖的下一个是h,所有人默认她是下一个死者,所以直接跳到了向蝶。

    “我是向蝶,我跟温暖她们几个是一个班的,大家一起来旅游。”

    “我的时间线和温暖一样,从头至尾和死者没有任何接触和交流。”

    接着是李媛希。

    “我是李媛希,大家一起报的这个旅游团是我提议的。因为付博康是我发小,他们导游也是有指标的,就让我照顾照顾他的工作,还可以给内部价,所以就来了。”

    “我和死者不认识,时间线和前两位一样。”

    到这里,陈什觉得有些怪了,整个旅行团的十二个人虽然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冥冥之中被分成了两拨,一拨和a的案件相关,另一拨就是温暖她们那帮学生。

    而温暖她们几个,无论从人物关系还是时间线都占足了优势,不管怎么怀疑都不会怀疑到她们头上去。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第二个死者h之死,应该主要会围绕着她们来。

    现在该付博康发言了。

    “我是付博康,是整个旅程的导游。”他的语气很轻松:“何柒是我女朋友,她是个医生,死者a是我前女友。我们旅游公司用的是排班制,这个团该我带了,那么在这之前报这个团的所有人都归我。”

    “所以我是在开团前才知道a也在这个旅游团里,不然我肯定不会带的。”

    “我们当初分手是因为毕业了,两个人职业规划不一样,和平分的手,没有什么感情上的矛盾。我女朋友何柒是知道的,所以她特别怕我们两个旧情复燃。”

    “时间线的话,上车我是导游,就做了所有导游该做的事情。看到a很难受,我就想着刚好何柒是医生,给对症开点药就好了。”

    “何柒虽然不喜欢她,但还是答应了。下车之后,就像陈什说的,我们在大厅给a看病。就是比较严重的扁桃体炎,再严重就到肺了。”

    “所以何柒给她打了消炎的针,打针前还做了皮试,她绝对不过敏的。”

    “后来吃饭就正常吃饭,吃完饭何柒在呢,我肯定不敢去找a的呀。就把何柒送回房间,自己回去了。”

    “我有一个猜想。”陈什故意笑了一下,举起了自己的手。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猜想虽然完美,但更像是天方夜谭。说到底就是想给付博康添堵,以报刚才的仇罢了。

    “有没有可能你在撒谎呢?你和a根本不是和平分手,带着浓浓的恨意。或者说,你们分手和何柒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于是,你故意把死者安排在你的旅游团里,联合何柒,一起害死了她?”

    “你胡说八道!”付博康看出了陈什的意图,气得站起来要骂人,不过忍住了:“没事儿,随便猜,反正有搜证环节,有本事拿证据来说话。”

    切,这不是陈什想要的回答。

    “好了,该我了。”此时,另外一个女孩打断两人的谈话:“我是陆雅,和李媛希她们一起来的,但是我还有一个身份,何柒的病人。”

    “那个……”陆雅说话怯生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和案情有没有关系,反正我很讨厌何柒。因为之前找她看病,她说她看不了,让我去看心理医生。”

    “但是……但是我和死者不认识的,时间线也和她没有交集。”

    陆雅的样子让其他人都愣住了,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傻,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的人。

    “到我了,我是何柒。”

    最后一个发言者何柒说话了:“我是一名急诊科医生,每天接诊要应对的疾病种类很多,死者的那种病算是最常规的了。”

    “还是先说人物关系吧,死者和我是情敌,是我男朋友的前女友。他们两个确实是和平分手,我知情,也不喜欢死者,但是从没想过杀了她,因为我是医生,是救人的,这也是我的原则。”

    “在车上的时候我和死者没有交流,但是付博康提出来要我给她看病。我和付博康感情很好,也不会让他面子上过不去,就答应了。”

    “等屠楠做饭的空当我给死者做了检查,晕车缓一缓就好了,我能治的主要是她发炎的症状,扁桃体和支气管都感染了,还挺严重的。在车上的时候还好一些,可能是晕车加重了她的反应。”

    “所以我准备给她打先锋霉素,提前也问了她有没有过敏史,她说打过不过敏。但是先锋和青霉素一样,打之前都要做皮试的,我也给他做了皮试,付博康、莫连凯和陈什都可以证明。”

    “后来就是正常的吃饭,吃完饭回房休息,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我问个问题。”安婷婷举起了手:“你确定你打的是先锋,而不是其他什么会致死的药吗?”

    “你在质疑我的医德?”何柒一脸不爽的看着她:“我再说一遍,在做希波格拉底誓言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一位医生,只能治病救人。”

    “哦。”安婷婷表示知道,但还是继续问:“你打针用的药剂瓶还在吗?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在我这,等会搜证的时候给你。”陈什回答。

    “会不会,你做皮试用的和打针用的不是同一种药品呢?”安婷婷继续问。

    “我用到的所有东西都给陈什了,你们随便查。”何柒突然觉得当初大方把那些垃圾都给陈什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行为了,只要检查出没有问题,自己就可以解除怀疑了。

    陈什抬手看了一眼表,9:57,离搜证还有三分钟。

    ……

    “各位玩家,现在是十点整,大家可以进入搜证环节了。”

    “大家记得遵守规则,一人只有三次机会。搜寻到的证物必须向我公开,搜证过程中不得公开。”

    “还有,我也充当鉴识科的作用,如果有需要鉴定的证物,可以直接交给我。”

    阿来交待完,示意大家可以行动了,大多数的人都往a的房间去了。

    尸体已经看过了,初步推算应该是被人扼死。陈什突然想起一点,莫连凯说a神经衰弱,就算吃了安眠药也会很早起来。

    那么,有没有可能他在死者房间里多逗留的那几分钟,就是在让死者吃安眠药呢?

    因为有药劲加持,死者在睡梦中被他用枕头捂死,所以挣扎的迹象不是很明显。

    没错,到现在为止,莫连凯就是最大的嫌疑人!陈什直奔他的房间,打算先从这里下手。

    因为是酒店,里面属于他的东西很少,环顾了一周,决定先从背包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