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的人命(三)

      “老公,谁啊?”

    还没等叶玮回答,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到了叶玮的耳中,是张莉。

    “问你话呢?你是谁?”那个男人很不耐烦的样子,仿佛把自己当成了要饭的。

    “哦哦,我是来修电视的。”叶玮勉强的笑了笑。

    “我家电视没坏啊。”男人狐疑的看了看叶玮:“你这也没穿工作服,没有工牌的,谁叫你来的?”

    “是个女的,您要不问一下?”

    叶玮一边敷衍的回答,一边往房里望,他想再确认一下,好让自己死心。

    “你叫的人?”

    男人身子拦在门口,敞开门让张莉看。

    “没有啊。”张莉坐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侧过脸往这边看过来,和叶玮四目相对的一刻,突然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哦对,是我。”张莉笑着走了过来:“不过不是修家里的电视,是修我们单位的。是不是你们公司给错信息了呀?等我换个衣服带你过去啊……”

    叶玮稀里糊涂的站在门口,大致过了三五分钟的时间,张莉换好衣服出来了。

    两人谈话的地方在一间咖啡馆里,小小的包间,两个方形拼接在一起的小桌子,面对面坐着,每人面前放着一杯热美式和一块牛排。

    “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张莉带着墨镜,语气很冷漠。

    “派出所给的地址。”

    不知为何,明明更加生气的是自己,张莉却表现出了一副全世界都欠她的样子。

    “我现在过得很好,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什么叫我打扰你的生活?你是我老婆啊?”叶玮火了:“就算你这么绝情,那我们的孩子呢?你不能不让我见孩子吧?”

    “你还想见孩子?”

    张莉冷笑了一声:“我生孩子的时候你在哪儿呢?我难产在产房和老天爷搏斗,你因为做的哪些破事儿被抓走,你想过我们吗?”

    “我当初做的是什么买卖你又不是不知道,几百万都在你的账户里了,能说我没想过你们吗?”

    叶玮肺都快被气炸了,他一直以为妻子是个好女人,却没想到会如此厚颜无耻。

    “几百万?你给我过吗?”

    张莉突然露出了一抹很诡异的笑容:“你没有给过我一分钱,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如果觉得我骗你,请去法院告我。”

    叶玮呆住了,当初这钱存进她账户时是两人一起去的,而现在这个嘴脸是在告诉叶玮,这个账,她不认了,自己一分钱都不要想拿到。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难道不是吗?”张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叶玮咬紧牙关,狠狠的攒紧了拳头,整个人都在颤抖。但是片刻之后,他平静了下来。

    是啊,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自己失去过很多很多东西,相较于以前的哪些事,一个女人算什么呢?在监狱里时就已经接到了母亲的死讯,所以自己和张莉的孩子,就是叶玮唯一的血亲了。

    “那孩子呢?他叫什么名字?”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儿,叫夏爱莉。”张莉露出了标准的微笑。

    “姓夏?”叶玮再一次愣住了。

    “对啊,我老公姓夏。”

    “你老公是我!”

    叶玮几乎气得要伸手去掐她,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你是我前夫。”张莉依旧微笑:“就在你入狱的第二年,我们就协议离婚了。”

    “协议离婚?”叶玮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根本不知情!哪儿来的协议?!”

    “这就要看我老公是做什么的了呀,他在检察院工作,伪造个协议还不容易?”

    张莉微笑着端起桌前的美式抿了一口,还戴着墨镜,叶玮看不见她的眼睛。出狱到现在,短短几天时间,这个女人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也不可能让你认回爱莉。”张莉一边慢悠悠的说话,一边用做了美甲的手轻轻的摩挲咖啡杯边上的口红印:“如果你是爱莉,你也宁可自己的爸爸是个检察院副院长,而不是个刚刚刑满出狱的犯人吧?”

    “你说得对。”

    叶玮突然笑了,他伸出手拿起一旁的刀叉,轻轻的割着牛排。

    “你拿错了,应该左叉右刀。”张莉提醒他。

    “张莉,你知道吗?”叶玮没有调整,一边说话一边把牛排用叉子送进嘴里:“这是我第一次吃牛排。”

    “以后还有机会的。”

    张莉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说的话,你都懂了吗?”

    “我还有机会,但是你没有了。”

    “什么?唔……”

    就在张莉问什么的那一刻,叶玮猛地站起身,将左手的刀子狠狠的插入了张莉的颈部动脉又拔了出来。张莉发不出声,只能猛烈的抽搐,短短几分钟过后,便摊在了椅子上。

    叶玮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入狱前的那件,黑色的,血喷溅在上面看得不是很明显。他拿走了张莉手包里的所有钱和能证明身份的相关证件,把包间的门关好后告诉旁边的服务员,这里面的女士正在打一通很重要的工作电话,十分钟内不要进去。

    接着他来到前台买单,为的是怕咖啡厅的人怕两人逃单而提前进入包间。

    叶玮从未如此冲动过,杀过那么多人,这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准备便动了手的。当然,他也明白,自己逃不了多久了。

    就这样,叶玮买了张火车票回到东隅,他想坐牢也能回到熟悉的地方。如果有机会,最好能去上个坟。

    本以为下车后就会等来警方的抓捕,但是没有。可能还没有查到自己,或是查到了还没有布好网吧。叶玮往父母墓的方向走去,他已经无所谓了,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你好,这位先生,我是阿来,我代表spirit公司邀请你参加一个游戏。”

    叶玮站在一条街的街口,身边的男人三十岁上下,身着一件黑色风衣,三七分头。

    “我不想玩游戏。”

    叶玮摇头。

    “参加游戏,你可以逃脱警方的追捕。”

    这句话让叶玮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他再一次的转过头看这个叫阿来的男人,他微微一笑:“我们的车在马路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