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复仇(六)

      市委书记?

    叶玮呆住了,那个女人不是柏澍的妻子,而且东隅的市委书记?

    柏澍说过,和刘歌锦案件相关的人已经处理掉了七个,还剩下一个股东和制药的人。

    那么这个梁秀,就是他所说的股东?

    柏澍并没有放过他们,而是选择了一种不用出狱就能出手的方法解决了一切。

    也就是说,柏澍在四年前自首入狱的时候就已经策划好了一切,决心送这个叫梁秀的女人下地狱了。

    心机之深,不得不让人咋舌。

    到此时叶玮才明白,从入狱开始,自己就是他维护正义之道的一枚棋子。

    二十万的存折,那封信,还有那个应该放着炸药的纸箱子,都是他一早就准备好了的。

    想到这里,叶玮非但不恨柏澍利用了自己,反而更加佩服他了。倘若有一天自己也能这么处心积虑,那还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咚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通过猫眼看了一下,是三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叶玮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整了整衣冠,把门打开了。

    “警,察。”带头的警,察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是叶玮吗?”

    “对。”叶玮点了点头。

    “我们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我姓王。”

    “噢噢,那请坐。”

    出租屋里没有沙发,只有两张床,王警官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下了。

    “这个人,你认识吗?”

    王警官拿出了一张照片,叶玮认识,是梁秀。

    “认识,梁秀。”

    其实叶玮根本不在乎这些,活到现在,珍惜的东西都没了,没用的钱倒一大堆。

    他不怕梁秀事件的真相被发现,就算是替柏澍顶罪,也心甘情愿。出事了就都推给柏澍,聪明如他,一定会想到脱罪的方法。

    “怎么认识的?”

    “说实话,不认识。”思考了一会儿,叶玮还是决定照实说:“一个朋友让我帮忙送个箱子给她,我就送去了。”

    “什么朋友?”王警官接着问。

    “嗯……等一下。”叶玮起身走到外面客厅,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两张纸,放到警官跟前:“你们自己看吧。”

    那两张纸就是柏澍留下的信纸,王警官拿到手里看完内容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被密封袋装起来的信纸,信纸上印着红色宋体的题头:东隅市监狱。

    虽然从小打游戏,但叶玮视力很好,相距近一米的距离,几乎可以看清上面的字迹,是柏澍的字。

    “你跟柏澍,算什么交情?”

    王警官的态度不算特别恶劣,给人一种很平淡的感觉,叶玮看不透他的立场,只能边想边回答。

    “之前莫名其妙被人抓,因为传销判了一年多,刚好和他在一个房间。去的时候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四个人。”

    “他觉得另外两个都不可信,我比较憨厚老实,就经常一起聊天,就这么回事。”

    事实如此,叶玮不算说谎,他不想说柏澍是因为自己刑期短才选中了自己,这无疑是往他头上扣屎盆子。更何况叶玮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压根没有查到柏澍身上。

    “那你知不知道,就在我们来找你之前,柏澍提出认所有罪,前提是把这封信交到你手里。”

    看着王警官递过来的信,叶玮有些懵,但还是接了。

    信只有一张,和前面那张四年前的信一样,都出自柏澍的手笔,只不过字体小了一些,紧凑了一点。

    “叶玮:对不起我利用了你,欺骗了你。”

    “梁女士不是我的妻子,而且刘歌锦案件里那个投资最多的制造厂股东。她利用职务之便,做不该做的事情,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快递里的东西不是什么宝物,而且我提前准备好的炸药。炸药加了多组火药电源线,封口的胶带上缠了所有的线,用502粘好的,只要拆开快递,必然爆炸。”

    “我相信你的人品,让你不要打开,你不会开。”

    “之所以写信告诉你这一切,是因为我不想你一辈子被蒙在鼓里,怕查到你身上你没办法脱罪,更不想你认为我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还有…”

    信写到这里就断了,最后留下的“还有”二字上被划了三道,意思是到这里就结束了。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叶玮觉得信里给到的动机不足以让他自首,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信,隐隐发现有些不对劲。

    在监狱里时,经常有要写读后感的机会,写信的纸统一都是硬着东隅市监狱题头的纸,颜色应该是纯白纯白的,但这张纸略微有一点点暗沉。

    “接个电话吧。”

    王警官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通话开了免提,并且还有录音,那边好像是他们内部的号码:“喂,你好。”

    “是叶玮吗?”

    虽然通过手机,说话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但叶玮还是很轻易的听出来这就是柏澍的声音:“是我。”

    “信你收到了吗?”柏澍的声音有些低沉:“对不起。”

    “不不不,不用客气,信收到了。”

    叶玮听不得柏澍道歉,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追了好久的明星,不仅走到了自己跟前,还要跟自己道歉一样。

    “收到了就好,咳。”柏澍在那边清了清嗓子,停了一秒:“信你收好,我想说的话都在里面。”

    “好。”除了好,叶玮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王警官很自然的把手机抽了回去:“我们现在要回去审柏澍了,你抽空来局里做一下笔录。”

    “哦,好的。”不知为何,叶玮有些慌乱,赶紧点了点头。看到警官们起身,跟着站了起来准备送客。

    几个人从卧室出来,走到玄幻处时,靠后的警官已经把门打开了,王警官跟着走了出去。关门的前一刻,他转过身看叶玮:“你看你方不方便把那封信给我们用一下?”

    “我先再看看,回头你们需要了再给可以吗?”叶玮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因为写封信里,可能真的存在秘密。

    “哦好,那就请做笔录时一起带来吧?”

    又客气了两句,警官三人一起离开了。

    刚关上门,叶玮赶紧坐到了桌子跟前,把那封信从密封袋里取了出来。

    到底哪儿有问题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信纸颜色确实暗了一些。

    这件事想想叶玮都觉得脊背发凉,倘若当时自己再贪心一点点,打开了那个纸箱子,可能整栋楼的人都要给自己陪葬了。

    难道柏澍不怕信错了人,这么多年的计策付之东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