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复仇(五)

      银行柜台人员从1205号保险柜里拿出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天蓝色收纳盒,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东西。犹豫了一会儿,叶玮抱着那个收纳箱回到了出租屋。

    记得当时柏澍让自己帮忙的时候,说拿到东西就知道该干什么了,所以叶玮也没多想,把收纳盒打开了。

    收纳盒里有一个纸箱子和一个信封,纸箱子是密封好的,上面贴了一张快递单,快递单上所有信息都是空白的。

    又看了一眼那个信封,正面写着“开箱者亲启”,叶玮没有多想,拿剪刀剪开信封,取出了信件。

    里面是两张普通的信签纸,纸张有些泛黄。那种大气又有棱角的字体,很好看。叶玮认识,这就是柏澍的字。

    “尊敬的x,你好!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在写下这封信时,我可能还不知道你是谁,也许还未见过你。但是开信的是你,你一定是我最信任的人。

    纸箱子里是我毕生所有,都是干干净净、最珍贵的东西,我打算把它们留给我最爱的家人。

    在第二张信纸里写有住址和联系方式,为了不暴露他们的行踪,送件人的信息也写在了第二张纸里,是杜撰的。请您充当一个帮忙投递的人,把东西送到他们手里,尽快离开就好。

    ps:物品虽然贵重但特殊,请务必让我的家人亲启,但不要告诉他们送东西的是谁,谢谢。

    柏澍”

    信很短,大概占了纸张的三分之二。叶玮明白,柏澍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监狱,为了报恩,他必须把东西送达。

    就这么小小一个纸箱子,小到和牛奶箱差不多大。捧在手里有一点重量。叶玮晃了晃箱子,里面的东西跟着动了一下。

    光就手感而言,应该不是钱。就算是钱,也不足二十万。叶玮不信柏澍会给一个陌生人和家人一样多的钱。

    更何况,柏澍在信里说了,这是他毕生所有,干干净净,无论如何要送到妻儿手中,那肯定是很珍贵的东西。

    石头?

    钻石?

    金块?

    一瞬间叶玮脑中闪过无数念头,但都被他一一排除了,要么手感不对,要么声音不对,要么就是不至于这么值钱。

    到底是什么呢?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留下的地址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近,现在过去回来就是晚上了,所以叶玮打算第二天白天去。

    可是这一晚好漫长啊,他几乎都没怎么睡着,一闭上眼睛那个盒子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就像变戏法一样,一会儿跳出来一坨金子,一会儿跳出来一个古董玉器。叶玮无数次想把箱子打开,但就冲那一句家人亲启,还是忍住了。

    天还没亮透叶玮就起床洗漱了,透过镜子,发现自己的精神并不好。人都是贪婪又有好奇心的,就像自己,得到了那二十万,就在想什么会比二十万更贵重。

    大概八点多,外面天已经大亮,叶玮出了门。其实这时他还是挺忐忑的,害怕没有办法完成柏澍交给自己的使命。

    四年多的时间,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倘若柏澍的妻儿搬家离开了这里,那岂不是还要费好大的劲去找到她们?

    按照写好的地址找了过去,叶玮发现那里是一个小二楼。东隅市作为呈州省下面的地级市,是交通枢纽,物价不低,特别是房价,全国范围内都是排得上号的。

    在叶玮的观念里,当老师的都是穷光蛋。有一个词怎么说,穷教书的,说的就是教师这个职业。一个月千八百,怎么动辄拿出来二十万?怎么留毕生所有给妻儿?怎么能在入狱前买这么贵的房子留给妻儿?

    想了半天,叶玮心中有了两个答案。要么是柏澍被什么幕后黑手雇佣才杀的人,要么一切都是祖产。

    也不是不可能啊!

    突然明白自己想太多也是徒劳,进去之后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大概等了有一分钟,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打开了房门。

    “你是?”

    在叶玮的视角里,这个女人有些强势。这天是双休,她应该不上班,但即使在家里,她也穿了一身工装,仿佛随时等待着要谈论生意。

    原来柏澍的妻子是个工作狂啊。

    叶玮只当自己是个帮忙的,又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也没有特意买快递员的衣服。所以看见他这样,女人不明所以。

    “请问您是梁女士吗?”

    女人疑惑的点了点头:“请问有什么事?”

    “这个是庞先生让我送过来的。”其实叶玮本来想直接说柏澍的,但想起信里特意说了不要告诉家人是他,于是就用了快递上留下的名字。

    “谢谢!”

    女人一听说庞先生,眼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那一刻,叶玮觉得怪怪的,这个情绪不对,但具体应该怎么他又说不清楚。

    “还有事吗?”

    看到送快递的还站在原地,女人有点不耐烦,下了逐客令。

    “没,没事了。”

    回答完这句,叶玮仓皇离开,在叶玮的眼里,柏澍就是一种信仰,就连他的妻子自己也不可以多看。

    转身走的时候,叶玮还犹豫了一下。这个小二楼是独栋的,院子废弃,只要女人在一楼,叶玮就能看着她拆开快递。

    唉,何必呢?

    女人开心,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开心,也不该让柏澍知道。

    走到大马路上搭车,不一会儿,一辆车停在了面前,叶玮上了车。

    “砰!”

    “咚!”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叶玮觉得大脑嗡的一声,顿时天旋地转,克制了很久才缓过来。看向不远处自己刚刚离开的小二楼,此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真它娘的倒霉!”

    身边的司机狠狠的顿了两下方向盘,发出了刺耳的嘟嘟声。后座的窗户就在刚刚,被一个不大的石块以极大的冲击力砸穿了。

    “走!走!快走!”

    缓过劲来的叶玮,第一反应就是赶快逃离这里,他已经猜到制造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必定是柏澍。

    因为刚刚的突发状况,车子已经熄火了,司机打了打火,依旧没发动着。

    “算了,叫个拖车吧。”

    看到司机拿出电话拨号,叶玮有些坐不住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千块钱块钱放在了车挡风玻璃上:“您拿着修车,我先走了。”

    那司机也是见钱眼开,虽然觉得叶玮这种做法不够意思,但看在钱的份上,也就放他走了。

    太久没有走路,叶玮一边拦车一边跑,只希望快点离开。

    回到出租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视,附近的信号塔信号接收不怎么样,不管换到哪儿都有雪花。叶玮一个台接一个台的换,终于换到了市电视台。

    “今晨九时许,东隅市中心莨安区13号别墅发生重大爆炸事件,整个楼被摧毁,事故造成了三死一伤。”

    “死者分别是东隅市市委书记梁秀、其丈夫窦鹏程和保姆。在二楼睡觉的儿子重伤送入医院抢救。”

    “真相尚未查明,事情经过请待后续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