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正义(三)

      “柏老师,我有的时候觉得这个社会特别不公平……我每次疼到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大声喊,我说放我走……我要你们死……我要报警让你们判死刑……”

    “但是他们根本懒得理我,嫌我幼稚……他们说我要是敢报警全家都得给我陪葬……还说别说判刑了,就连拘留都不需要……”

    “柏老师……我十六岁,我今年才十六岁……”

    刘歌锦眼睛红彤彤的,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血丝遍布眼白。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像极了快要发狂的丧尸。

    “我们拿命来换钱,他们有钱人却可以拿钱换命!我没有违法,得到的是比坐牢还残忍的折磨……他们草菅人命,靠钱却能换来自由和更加肆无忌惮的知法犯法……”

    “明明我也有机会得到这样的人生……但是我才十六岁,我要死在十六岁了……他们剥夺了我的生命,也剥夺了我未来可能得到的一切机会……”

    刘歌锦说话很费劲,但还是一直说一直说,说到没有力气了就喘会气继续说,像是生怕过了今天,心中的一切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一样。

    “柏老师……你不是想当一个了解学生的好老师吗但是你发现没有……你连学生的命都保不住……你准备拿什么来教育他们?”

    “政治书里讲了,生存权和发展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但是我连这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了,是不是我连人都不配当了呢?”

    “数学课,您讲的是数列,是函数……但是这些在我们的生活中根本用不到……我纠结的是一周三次一次三千一个月就是九千块,哥哥看上的车十四万,我要四个月才能挣来……”

    “钱凑凑差不多就够了……但是我的命呢?现在我连十四万都不想了,我每天在想,两块一袋的止疼药对我来说没有用……我想用十几块一支的吗啡,想用几十一针的杜冷丁……”

    “妈妈跟我说,打了也没有用,浪费钱……她说我去试药是挣钱的,就不要想着再往外出了……”

    从小到大柏澍都没有哭过,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人间疾苦,以为一个人过得再苦也就是去街边讨饭,吃几毛钱的花卷。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人穷到要用自己的健康去换钱。

    每当学生找他谈心,告诉他有什么坎儿过不去的时候,他都会想当然的回答:你是个学生,学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一类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但是今后这些话他再也说不出口了,人世有太多的艰难。

    “老师,你哭了……”

    听到这话,柏澍连忙去擦自己的脸,他第一次在学生面前表现得如此手足无措。

    “刚来这所学校,我以为以后的人生会像很多人一样……高中毕业不念书了,就去找个厂子打工……一个月拿几百块过一辈子……”

    “可是我遇见你,你是个好老师……你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学,无论他多么自暴自弃……你对每一个人都很好,所以我也想好好学习,念师范学校,当老师……”

    刘歌锦伸出手,想去抓什么,最终还是无力的垂在床上。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我只想好好活着……我不想当老师了,老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职业……”

    看到刘歌锦再一次伸手要拉自己,柏澍往前把她撑着坐了起来,准备撒手的时候,刘歌锦狠狠的拽住了自己。

    “老师……有句悄悄话,我想跟你说……”

    没等柏澍反应过来,刘歌锦胳膊突然使劲,脸凑到了柏澍脸边,照着他的腮帮处,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在感受到痛楚的一刹那,柏澍条件反射般的推开了刘歌锦,那一刻他并不觉得痛,只觉得难以置信。

    “这就很痛了吗?”

    刘歌锦被柏澍重重的推开,整个人瘫在床上,明明已经没什么生气的她,嘴角却扬起了一抹笑意。

    “这就让你受不了啦!果然,你谁都不了解,你只了解你自己……”

    柏澍突然觉得脖子上有些痒,手摸了上去,摸到了正往下流的血,白色的衬衫领口处也被血渍污染了。

    “你疯了吗?”柏澍看着她,半天才憋出了这四个字。

    “我不是疯了,我是要死了……”

    刘歌锦依然笑着,只不过笑容充满了嘲讽:“你说当老师有什么用,口口声声教着别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说的全是自己的人生……”

    “一旦易地而处,你的那一套根本没用………你以为你改变了很多,其实只是他们愿意装给你看而已……你改变不了社会的本质,你甚至连改变某一个人的能力都没有……”

    “所以柏老师,你要改变的,要教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世道,只有到那个时候,你才有资格当你理想中教书育人的老师……”

    回家的路上,柏澍脖子上戴着刘歌锦这学期开学来天天戴着的丝巾,伤口已经没有再继续流血了,但两排牙印还清晰可见。

    丝巾是墨绿色的,只能遮住大概,星星点点的血污印在他的衣服衬衫上,结成了黑褐色。

    刘歌锦说的没错,作为老师想要改变学生的观念和思想,首先要改变的应该是这个世道。

    就像发生在刘歌锦身上的这件事一样,总得有人为此负责。法律无法伸张的正义,总得有人来执行。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是柏澍自己。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只把很小的一部分精力放在班里学生身上,只要他们不出什么大事就不管。

    果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私自研制药物的厂子虽然把产业链做得很隐匿,但通过天馥的建厂和近几年的施工情况,基本就能掌握药物研制的情况。

    整个制药产业链由八部分组成,其中专门负责药物研发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医师,名叫郎纪平,博士学历,最早是一个神经科的医生。

    由于职务便利,他一边当医生,一边研制药物。申请过几个专利后,他突然想在医学界有所建树。于是利用天馥的地下厂区,建立起了这么一个违反人道主义的实验室。

    虽然资金不够,但通过他这些年的威望,集结了七大股东,形成了这么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这七个大股东有天馥的老总、市政部门的领导、建筑公司的总工程师、企业总经理、商场老板等等,他们利用职务之便,提供资金和审批手续,郎纪平负责着手研究。

    药物研制出来后,会通过正规产品检验进行洗白,申请、获得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后、进行药品生产,上市再监测。

    只要检测成功就立刻申请专利,到了这一步就算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卖专利或直接高价卖药,最后以分成的形式把盈利发放到每一个股东的手里,到此结束。

    “所以,那七起案件真的都是你所为吗?”

    叶玮听柏澍讲自己的故事,跟在听悬疑小说一样难以置信。

    柏澍微微的点了点头:“准确来说,是六起。”

    “其中有一对夫妻,共同参与了药物的研制。但女方长期出差,我没办法一起动手,只能分开解决了。”

    叶玮若有所思,他佩服柏澍的决绝和算计,虽然没有全身而退,但是杀了那么多人还好端端的待在监狱,这是他的本事。

    “也就是说,还有一个股东和研制药物的那个人,你没能处理掉是吗?”

    叶玮看向了柏澍的脸,左脸腮部有两排牙印,三年过去了,牙印依旧还在。

    “是啊,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出狱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