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柏澍(三)

      “什么叫多管闲事?刘歌锦妈妈,麻烦您解释一下。”

    柏澍平静的看着她,但是说话态度能让人感到不容置疑。

    “您女儿满脖子的针眼,多热的天都戴着丝巾,说不定在被衣服遮住的地方还有更多的伤,难道这些你都不知情吗?”

    刘歌锦妈妈心虚的不敢看柏澍眼睛,柏澍也就顺势继续说下去了:“你女儿一直很努力,她希望你能够注意到她。即使她明白,你的心里只有哥哥,也心甘情愿努力学习挣钱,哪怕这些钱是花给你,花给你儿子她也愿意。”

    柏澍抬手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外面接近黄昏的天,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现在离放学时间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我也来了一阵子了,刘歌锦没有出现,说明她还没有回家。可是从学校步行到这里最多也就半个小时路程,你说她去哪儿了呢?”

    或许是柏澍还没有说到痛点,刘歌锦妈妈摆出了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就是俗话说的非暴力不合作。你爱说啥说啥去,说完了就请离开。

    她索性坐在了一旁的老式沙发上,用抖腿来隐瞒心中的焦虑:“我们家刘歌锦习惯了,放学爱去外面玩,到天黑才…”

    “你够了!”

    柏澍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他甚至觉得留着脸面跟这种家长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她到底去哪了你不会不知道,我现在报案确实没用,失踪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不予立案。但她满脖子的针眼,如果你再有所隐瞒,从这里走出去,我立马打电话给妇联告你虐童!”

    “不行!”

    听到报案和妇联这样的字眼,刘歌锦妈妈猛然抬起了头,表现出了害怕,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她跪下用膝盖艰难的挪向柏澍,扑通扑通的磕头。

    “柏老师,求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柏澍没想过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奇怪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为了学生好,家长却觉得自己在把她们往绝路上逼。

    “我可以不管,但你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柏澍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有用,但是他明白,理解是有效沟通的第一步。

    刘歌锦妈妈再次垂下了头,就那么跪着,思考了很久很久,最后长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柏老师,沙发上坐吧。”

    柏澍也不客气,走了两步坐在了她家像古董一样的棕黑色沙发上。

    “……柏老师,我们家不容易啊!”

    刘歌锦妈妈半天憋出这一句话,眼泪已经啪嗒啪嗒往下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为那几个钱把孩子命搭进去啊!”

    “歌锦有个哥哥,今年二十八了……你也知道,我们家穷,错过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下一个了……”

    “那个女娃说,要求不高,有房有车就领证……最晚宽限到十一前……房子嘛,这个卖掉差不多够首付了,但是车子,我们贷不了款了……”

    “我们就想着,卖血卖肾啥的,能弄来钱的都可以……后来就上网想看看,联系上的人让面谈……”

    刘歌锦妈妈一边说一边抽泣,柏澍得听得很仔细才能大概明白她在说什么。

    “那个人说,其实不卖肾也可以……找个人去试药,一周三次,一次三千块钱……”

    “三千块钱啊,谁能拒绝得了……我也想去的,但是人家说是小孩子的药,要未成年去……”

    “后来我们和歌锦就商量好了,她去……可是谁知道,别人是先给她注射了病毒,再在病体基础上做的实验……”

    “然后我们就发现,几个月的时间歌锦的身体越来越差,一病就病得起不来床,本来钱凑够了想不干这个了……但是他们说,不给钱也得去,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那个时候才知道……那个病是绝症啊,天杀的东西,是一个有钱人有这个病,人家为了能治好,专门找了我们家孩子,想研究出药卖好价钱呀!”

    听到这,柏澍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他早听说过这种组织的存在。由小型医疗机构牵头,有钱人花钱投资,专门研究一些无药可医的病症,药物研究出来了就申请专利上市卖钱,虽然本质违法,但是一本万利。

    “一般研究药物找病原体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找健康的孩子呢?”柏澍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他们说这个病很罕见而且致命周期短,短短三四个月就能要人命,所以只能用健康人去试……这个死了,就换下一个……”

    “几个月?!”

    柏澍惊了,从开学到现在接近一个半月,加上放假的一到两个月,几乎已经到了刘歌锦妈妈说能致命的三四个月了。

    “那为什么刚发现的时候你们不报警呢?”

    “报警了,我的孩子怎么办……”刘歌锦妈妈弱弱的开了口:“我们没钱治,也治不好,他们如果研究出来,说不定还有救……”

    “最重要的是,他们黑白两道通吃的,最早我们去闹时他们就说了……敢报警,让我们全家死无全尸……”

    “他们还说,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花钱就能摆平的事情……我们只会人财两空……”

    “……”

    柏澍无言以对,这个家庭最大的问题是贫穷,也是他解决不了的。

    那种医疗机构在他小的时候就存在,可那个时候在改革开放前期,有些事情政策法规还不够严谨,身边常听说有些人为了钱去试药。但他没想过这种事情现在还存在,并且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存在。

    “叮铃铃玲玲~”

    这时,刘歌锦妈妈的电话响了,她打了个寒颤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显示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嘴唇不由自主的在发抖,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柏澍。

    “开免提。”不用看能猜到打电话的人是谁。

    “喂?”

    刘歌锦妈妈按下免提,小心翼翼的打了个招呼。

    “来把你女儿接走吧,她一个人回不去。”

    那边的声音很冷漠。柏澍觉得不对劲,刘歌锦虽然身体弱,但直到今天见到她时,她还能跑能跳。

    “好……我现在去接。”刘歌锦妈妈叹了口气,准备挂电话,站起身顺手拿起了挂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

    “以后就不用来了。”那边停顿了一下:“她已经到发病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