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斩首(一)

      每一个参加猜房子的人,对这里的机制都很难了解,屠楠也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是会莫名晕厥过去进到一个不相干的环境,还是在这里默默等着,就能等来死去的鬼魂。

    从第一个房间出来之后她还有一点窃喜,说不定有一个房间属于姐姐,可是并没有。

    屠楠静静的在第三个房间里盘腿席地而坐,等待着祝龙的出现。

    ……

    其实屠楠对祝龙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貌似是一个不太著名的艺术收藏家。不著名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藏品很多,最好的永远轮不到他,最次的又看不上,所以藏品室放着的都是一些尚可的残品。

    解决完陆品、恩兮、顾漫三人后,屠楠花了近几个月的时间寻找祝龙,最后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他。工地是一个学校,刚刚处于破土动工的阶段,它的前生是一个坟场,祝龙来这里打工的目的就是想从坟场里淘到点宝。

    他有没有淘到宝屠楠不知道,屠楠只知道过不了多久就是他的忌日了。

    “您好,祝老师,请问您还记得我吗?”

    正蹲在地上借着手机电筒的亮光看着一截指骨的祝龙听见声音,不由得一个激灵,慢慢转过头,看见了屠楠。

    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屠楠和那时在拍卖场时一样,扎着一个零散的马尾,穿着一身不成套的运动服。

    “你……你是那个,琥珀的妹妹?”

    祝龙将手机翻了个面朝向屠楠,屠楠被刺眼的灯光照着,不闪不避:“是我。”

    确认了眼前的人大概是来寻仇的,加之之前陆品、恩兮和戚漫三人的失踪,屠楠已经被列为了主要嫌疑人,祝龙站了起来。虽然屠芷的事情温氏藏着掖着不想人知道,但当时参与拍卖的人有好几百个,风声早已走漏的差不多了。

    或许是蹲得太久了,祝龙猛地站起来时大脑有些缺氧,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细长的铁棍,举向屠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祝老师,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即使给被晃着眼睛,屠楠依旧摆出了一副恳切的样子:“我是有事求你。”

    屠楠看不见祝龙的视线,但不出意外眼神应该是疑惑的:“姐姐的事情我很难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本来我想就这样的,但是没办法,父亲因为一些意外去世,母亲精神状况也不太好,所以我必须得想点办法,不然我就连唯一的亲人也没有了。”

    “或许是因为愧疚吧,阿来前段时间阿来找到了我,他想办法把姐姐的尸体重新接上了,还原了‘荼蘼’,但是因为有点瑕疵,所以我愿意低价卖掉,好好给父亲办身后事。”

    祝龙没有吭声,手里朝向屠楠的铁棍也没有要放下的意思,他一面有些动心,一面又对这个女人充满了疑心。

    “其实我也知道您的经济状况不太好,所以本来打算联系戚漫小姐的,但是不知为何,在她家公司下面门都没进,就有警察冲过来把我带走了。莫名其妙被问了好多问题,在里面呆了将近一天半才被放出来。后来我又……”、

    “等,等一下。”祝龙突然有反应了,他依旧用强烈的手机灯光照着屠楠,一边问道:“你去找过戚漫?”

    “对啊。”屠楠无辜的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报案一见到我,连话都不说一声就直接报警,警察问我的话也奇怪,我以为还是姐姐的事情就如实说了,但是后来他们就没兴趣,把我放走了。”

    “所以你不知道戚漫已经失踪了是吗?”祝龙盯着屠楠,屠楠的眼睛不太舒服,虽然眯着但还是很尽力的想要睁开。

    “我……算知道吧,警察问问题的时候隐隐约约就有这样的暗示,我大概能想到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所以你说失踪,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屠楠闭了闭眼睛,伸出手想把祝龙的手机按下去:“祝老师,您别一直晃我眼睛啊,我是真的急事儿,您再不松口我真的就走投无路了。”

    祝龙这才想起他找自己是什么事儿,松了口气将手机放下,手机的余光刚好能让彼此看间对方脸的轮廓:“是什么样的瑕疵?”

    “就是……”屠楠撇了撇嘴,眼角向左下角看去:“颈部这一块儿因为断裂前还是活体,所以出血有点多,有一些浸入了树脂里面,形成了几个小拇指甲盖大小的红点。还有颈部树脂连接的地方是二次加工,虽然已经是最好的工艺了,但还是能看出来接缝处透明度不是很高,有一层雾蒙蒙的干净,再就没有了。”

    “你出价多少?”祝龙听了个大概,事实上他对小的瑕疵并不在意,只要是自己想要的,价钱又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就是好东西。

    “一百万。”屠楠说出这个数是表现得并不自信,祝龙看着屠楠,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你说‘荼蘼’,一百万?”

    “五十万也行。”屠楠的表情有些难看了:“我知道已经毁了,但是不能再少了,我要给我父亲下葬,还要给母亲看病,再少就真的没办法了……”

    “我知道,行,一百万就一百万。”

    祝龙质疑时并不是嫌价钱高,他只觉得这个小女孩儿真好骗。当时的三件藏品,前两件都是死物,价格也在八千万之上了,而这个荼蘼即使再有瑕疵,也没想到她只会小心翼翼的给个一百万的价钱。

    “这样吧,我先去看看,合适就交钱。”祝龙将手里的铁棍随手甩在了一边,关掉了手机电筒:“我叫辆车,现在就去吧。”

    此时虽然已经的半夜了,但祝龙怕夜长梦多,别转身有人用更高的价格买走,这样就是空欢喜一场了。

    “不用叫车,我们去旁边路上,我车在那儿。”屠楠忙说道。

    “你还有车呢?”祝龙听出了一些端倪。

    “对呀。”屠楠点了点头:“阿来知道我要卖,他又不打算自己出面,所以借了辆车给我,您是不是担心我没驾照呀,放心,上学的时候考过,虽然是c照,但货车能开的,现在黑灯瞎火也没人,不怕出事儿。”

    屠楠从运动裤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货车钥匙,在祝龙面前晃了晃,祝龙放下心来跟她并排往公路上走去。

    上了车后,屠楠通过前倒车镜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祝龙,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