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诛心(三)

      “你呢?你想要什么?”

    再来到戚漫那里,屠楠的表情越来越轻松,动作也越来越娴熟。

    被砍掉两根手指的戚漫冷冷的看着被缠上纱布的手,若有所思的呆滞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对屠楠说:“我要她的两只手。”

    此时仅仅是第二天。

    更令屠楠感到奇怪的是,戚漫和恩兮仿佛并没有对自己表现出多大的敌意,仿佛在她们的世界里,最怨恨的人只有对方。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真实事件,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绑架了一对双胞胎姐妹,把她们囚禁在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每天给她们吃快要坏掉的食物,喝自来水。

    两个姐妹在一开始的日子里只想着要逃跑,几次尝试之后发现不仅逃不掉,还会受到惨无人道的虐待,最终放弃了逃跑。

    非但如此,两人心里还萌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她们每天都会在心里暗暗比较,男人进来先给将食物递给谁?他对谁笑得更多一些?他跟谁说的话更多?……

    事实上,因为两姐妹长得很像很像,大多数的时候男人根本分不清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有一天,男人再次来到地下室,给两姐妹带来了鸡腿。妹妹是真的饿了,加上这里本就没有别人,吃的时候很不注意形象,弄得满手满脸都是油。男人看着妹妹吃东西的样子,笑了一下。

    就是这笑,让姐姐醋意大发,在男人离开后不久,姐姐就捂死了妹妹。

    屠楠每次一想到这个故事就很想笑,不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变态。但是没曾想,自己在冥冥之中也无意构建了这样的一个世界。

    但凡恩兮和戚漫有点脑子,她们一定会把自己当做是共同的敌人,偏偏两人结怨已久,对彼此没有半点信任。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放弃了挣扎,转而把战火投向对面。

    从姐姐失踪到现在,屠楠明白至深的一个道理就是,一切都可以试探,唯有人性不可以。

    她猜到两人都不愿意用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方式换自己离开这个房间,所以只能给这个游戏加点料了。

    事实上,恩兮和戚漫并没有提出要用自己的一道疤换对方的两道疤。在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两人没有办法交流,只要各自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所有建立起的一切都会骤然崩塌。

    只要用纱布把脸蒙住,两人便不会有任何怀疑。

    第三天,恩兮用自己的一只脚换了戚漫的两只脚。

    第四天,戚漫用一只眼睛换了恩兮的两只眼睛。

    第五天,恩兮用自己的一条腿换了戚漫的两条腿。

    第六天,戚漫用自己的一条胳膊换了恩兮的两条胳膊。

    第七天,恩兮用自己的四条肋骨换了戚漫的八根肋骨。

    第八天,戚漫用自己的一半头皮换下了恩兮的整张头皮。

    第九天,恩兮用自己的半个肺换下了戚漫的一个肺。

    第十天,戚漫用自己的一个肾脏换下了恩兮的两个肾脏。

    恩兮死了。

    其实屠楠还想慢慢折磨她们,本以为她们会从指甲、牙齿等方面循序渐进,只可惜,两人一开始就玩得太大。

    屠楠故意晾了戚漫一天,把恩兮的死状投在屏幕上让戚漫看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屠楠睡醒了才进到这间房里来。

    于戚漫而言,最难接受的并非恩兮的死,而是自己为了耗死她所付出的代价。房间的四周都是镜子,戚漫在这里待了十天,十天的时间,她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变成了现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没有双腿,没有了头皮,瞎了一只眼睛,少了一个胳膊,失去了八根肋骨、一个肺以及一个肾脏。

    但是还活着。

    戚漫心想,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可能连爸爸都不敢认自己了吧,看到这种鬼样子,或许爸爸会因为接受不了走在自己前面。

    “你可以走了。”屠楠推着一个轮椅进来了,将戚漫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抬到了轮椅上。

    戚漫没有挣扎,任由她拿起了一根松紧带将自己固定在轮椅上。

    “别说,你比进来的时候轻太多了,现在可能连三十公斤都没有了。”屠楠没有放慢手里的动作,有条不紊的系好了松紧带之后,起身将她往外推去。

    “等下可能还得委屈你,现在天挺热,我不能把你放在人太多的地方,这个楼直通向五星广场停车场,就是我姐姐死去的地方,你在那里等着吧。”

    戚漫无动于衷的低眉垂目,屠楠把轮椅推到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间的门。当戚漫被推出那个房间的一刻,她看见了陆品。

    此时的陆品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毫无声息垂着头,脸贴在玻璃上,口中涌出的鲜血浸了一身,从衣服流到裤子,最后又流到脚下。最后鲜血混合着头顶依然滴滴哒哒流着的水,形成涓涓细流,流向了房间的某个角落。

    屠楠皱了皱眉,走到陆品跟前,用手抬起了他的下巴掰开了他的嘴,看了几秒后又放了回去:“真没意思,我以为他至少能再撑一个月,谁知道这么早就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这六个字是从屠楠进来之后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戚漫唯一说的话。

    “他咬舌了,应该是失血过多死的吧。”屠楠云淡风轻的说道:“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我先带你走。”

    屠楠转过身继续推轮椅,将轮椅推到了门口,松开手准备开门。

    “你杀了我吧。”

    这是戚漫说的第二句话。

    屠楠转过身,看向戚漫的眼睛,戚漫毫不躲闪的看了回去,眼神坚定而绝望。

    “你真聪明。”

    两人对视了近半分钟后,屠楠突然将嘴角扬起了一个绝妙的弧度,转过头伸手拉开了门。

    门外又是一间房,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在戚漫的注视下,屠楠伸手按下了墙壁上的一块砖。接着,靠近里侧的一面,地上的砖头向四周分开,下面是一个至少两三米高的池子。池子四平米左右,里面的液体大概一米高。

    “看到了吗?这是我特制的硫酸池,是我毁尸灭迹的地方。”

    屠楠笑着看向戚漫,悠哉悠哉的走到了她的身后。在戚漫的面部已经极度恐慌到发抖的状态下,将手伸向了轮椅扶手。

    “永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