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诛心(二)

      而另一边恩兮这里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她早已把戚漫当做了眼中钉肉中刺。

    在别人眼里,自己从小被当做公主一样养大,但是只有恩兮自己知道,戚漫的存在没有让她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因为年纪相仿,家族企业水平相差不大,又都是独生女,所以两人总是会被拿来比较。比较来比较去,最后的结果竟然是戚漫哪哪儿都比自己强。

    戚漫做事风格雷厉风行,有经商头脑,而自己只是一个有公主病的大小姐。戚漫情绪稳定,喜怒不形于色,而自己却动不动就会因为发脾气上商业头条。戚漫从小学习就好,小小年纪就考上工商管理硕士,而自己从高中开始就是靠父母的关系才上的名校。

    其实光这些她都无所谓的,直到有一天在一个酒会上,自己碰见了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恩兮知道很久了,他叫杨安,和自己同校,两家是世交。父亲曾经和自己提到过,有时间找机会让两人见一面,如果感觉还不错,毕业以后就会结婚。

    本来政治联姻这种事情恩兮是嗤之以鼻的,但碰巧那个男生长得瘦瘦高高,骨相很好,多才多艺,在学校还是风云人物。想到毕业之后嫁给他,还算是个不错的归宿。

    在那天的酒会上,恩兮和爸爸一起出席,杨安出现时,她绽放出了平生最美的笑容,而他只是客气的看了眼恩兮爸爸,简单的说了两句便分开了,全程没有看自己一眼。

    此时的恩兮已经很难受了,而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就在几分钟之后,戚漫一个人从正门进场,那个男生在一旁的角落里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最后将手中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走向了戚漫。

    “全寿集团杨安,久仰戚小姐大名。”

    面对杨安伸出的手,戚漫落落大方的握了握,简短的几句寒暄之后,两人便闪到一个角落聊了起来,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两人仿佛认识了一个世纪。

    目睹全程的恩兮整个人都在颤抖,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已经饿了好几天,跟前放了一碗你最爱吃的饭,就当你要吃掉它的时候走来一个人,不仅从你手中把饭抢走,还当着你的面把饭吃掉,一口不剩。

    恩兮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之前被人说自己哪哪儿都不如戚漫时自己都没有这么生气过,但是凭什么,当大家起点一致时,她的资源会好那么多?

    此时的恩兮对于酒会已经全无兴趣,只是全程盯着戚漫看,在这一天,她定下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目标,只要能让戚漫不痛快,自己就痛快了。

    那之后不久,杨安和戚漫在一起了。又过了不久,恩兮用尽手段,把杨安抢了过来。

    短短的两年时间,恩兮过得格外漫长,她每天都会在网上跟踪关于戚漫的报导,视奸她的微博、人人网、ins等,甚至还找了私家侦探跟踪她,就为了拍下她日常的不检点,所有戚漫要去的地方恩兮都会提前赶到,所有戚漫要见的人恩兮也会想尽办法提前认识。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失败了,但也有几次能让恩兮一想到就高兴好久的成功案例。唯独让她不理解的是,如果被人这样整的人是自己,恩兮应该早就疯了,但是反观戚漫,好像自己做的一切于她的生活毫无影响。

    就像不久前的那场拍卖会,一尊香腮雪,两个亿的价钱,这几乎花掉了自己在短期内所有可以转圜的资金,只为了看到戚漫那种吃了苍蝇的表情。但是戚漫呢,依然云淡风气,那种无所谓,好像对香腮雪没有任何兴趣似的。

    倒像是自己吃了亏。

    恩兮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抓来这个地方的,只依稀记得最后的记忆是在公司里,闲来无事去看了看人事部面试,待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意思,就从面试厅里出来了。走到门口时,有一个化着很浓的装的女人看了她一眼。

    她没有多想,去了趟洗手间后准备坐电梯下楼,当时大概是下午四点多,电梯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恩兮按下了负一层。

    电梯下行到一楼时停了下来,恩兮看见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再次走了进来,莫名有些熟悉,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再之后,恩兮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一开始的恩兮和戚漫一眼,只当是自己被人绑架了而已,但是当面前的屏幕里出现了屠楠的脸,她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来。

    屏幕里的屠楠是素颜,但是她的身形和五官,不就是在公司里碰到的那个女人吗?

    听屠楠讲完游戏规则,恩兮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呢,恩兮不知道此时该不该是思考私人恩怨的时候,只要两人愿意等,应该不出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能等到家里人的救援。但此时,不就是自己可以好好折磨她的时候了吗?

    最后还是理性占据了上风,恩兮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几乎是被固定在一定的范围里的,想走出去当然不可能。虽然和戚漫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喊了几声,那边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做了隔音处理的,这可怎么是好呢?

    最后恩兮下定了决心,如果屠楠先来找的是自己,自己只会提出取下戚漫的类似两根头发、几根汗毛之类的要求,那么戚漫也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大家就相安无事在这里等几天。

    可是……

    恩兮突然有些犹豫,如果她戚漫不这么想呢?刚好抓住自己不想两败俱伤这个弱点,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那么都要不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自己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了。

    她应该不会这么蠢吧……

    “咔啦—”清脆的开门声响起,恩兮转过头,看见屠楠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握着一把蝴蝶刀。

    “戚漫说,她要用她脸上的一道疤换你两道。”

    恩兮瞬间懵了,她没有想到一向被人夸赞聪明的戚漫会选择认真玩这样一个送命的游戏。

    鲜血啪嗒啪嗒滴在了恩兮的蓝色裙子上,她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也没有喊叫,任由屠楠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恩兮最在乎的就是自己这张脸了,她万没有想到戚漫第一步就要从这里下手。

    屠楠举起了dv,恩兮两眼无神的看向了镜头,从她眼里看不出半点杀意,但是她所说的话却又那样残忍:“我要戚漫的两根食指。”

    听到这话戚漫应该很明白了,这是恩兮的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