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花开荼蘼(四)

      2017年7月31日,东隅市五星广场负三层。

    明明外面天气热得像蒸桑拿一样,但是当屠楠下了负三层的电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那种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当屠楠刚走出电梯间,门还每关时,一个压低了帽檐看不见脸,穿着黑色风衣的消瘦男子狠狠的撞了她一下。屠楠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有些恼怒,正要回头说那个男人时他已经进到了电梯里,电梯门即将关上的一瞬间,屠楠看见了那个男人尖锐的眼神直勾勾的与自己四目相对。

    “神经病。”

    屠楠懊恼的背过了身,往301走去。

    301号是一个双开门的房间,房门是关上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礼仪旗袍的女孩,看到屠楠走过去,主动迎了过来。

    “您好小姐,请出示一下邀请函。”

    “邀请函?”

    屠楠微微挑了挑眉,那个人在微信上给她只发了时间和地点,也没提到邀请函什么的呀?

    “是的,我们拍卖会场必须凭邀请函入场。”

    看着后面来的人一个一个拿着邀请函进了会场,里面没有屠楠认识的人,想要通过门缝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无奈进门之后有一块帘子,拦住了门里的一切。

    屠楠掏出手机,给那个微信号发了条消息:“请问怎么样能得到邀请函?”

    但是等了很久很久,那个人都没有回消息。

    “我再想想办法吧。”屠楠有些懊恼的转过身,准备离开。

    “小姐,请等一下。”

    听到那个礼仪小姐叫住自己,屠楠皱着眉转过了头。

    礼仪小姐微微一笑,略躬了下身,从屠楠的后背和双肩背包之间抽出了一张玫红色的卡片,屠楠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张邀请函。

    “请进。”

    看到有邀请函,那个礼仪小姐脸上绽放出了最完美的笑容,向后退了几步侧身打开了301的房门,微微鞠躬邀请屠楠进来。

    屠楠脸上变得凝重起来,想到刚刚那个撞到自己的男人,是他专门把那张邀请函放在自己这里的,还有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屠楠永远不会忘记他那张消瘦的脸。

    三七分的头发,身形修长,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上下。若是这时屠楠就能预料到日后会发生的事情,一定宁可此生都再见不到姐姐屠芷。

    撩开帘子,屠楠走进了301会场,当她定睛看到会场的全貌时,心中的不安愈加浓烈了。

    整个会场大概有一个大学礼堂那么大,大厅富丽堂皇,容纳了不下三十桌的人,光一桌就能坐下十人左右。但就是这么大的一个会场,所有位置几乎都已经坐满了。

    屠楠无心找位置,因为她发现,在会场的正北方是一个舞台,正是微信图片里放着被囚禁在玻璃匣子里的姐姐的那个舞台,舞台上放了三个棺材大小的东西,分别被黑色的布盖住,遮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东西。

    “女士,请跟我来。”正当屠楠准备上台去看黑布下的东西时,一个端着酒杯的服务员不露声色的拦住了她,将她带到了角落处的一个位置上。

    “不好意思,女士,您来的太晚了,只剩下这一个位置了。不过您别着急,还有半个小时拍卖会就开始了。”看到屠楠落座,那个服务员颔首表示歉意。

    “没关系。”因为没能上去看到黑布下的东西,所以屠楠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拍卖会?

    屠楠想到在门口被礼仪小姐要邀请函时她就提到了这里是拍卖会场,可是拍卖的东西是什么呢?难道就是台上黑布下的东西吗?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其中一个就是姐姐了。

    如果是拍卖的话,以自己的经济能力或许什么也买不到,看到舞台的四周站着好几个五大三粗拿着电棍的保安,如果想要明抢,就自己一个人,显然是不现实的。

    与其想这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倒不如先看看,毕竟买卖人口是犯法的,等到看到黑布下的东西时,只要有姐姐,就直接报警叫警察来,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

    “女士,给。”正坐在桌边发呆的屠楠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转过头,发现是之前门口的那个礼仪小姐,她手中拿着一个号牌,递给了自己。

    号牌就是普通的用来拍卖的那种号牌,屠楠的这张用黑体大大的写着285,如果猜的没错,这应该是参与拍卖的人对应的号码吧。

    屠楠接过号码,点头谢过了那个礼仪小姐,心咕咚咕咚跳个不停,看着其他的人都一脸淡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多三三两两结伴而来,互相聊着天。而且这些人着装都很正式,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着礼服,只有屠楠一个人,穿着一身运动服还背着双肩背包,看起来比这里的服务生还要穷酸。

    突然,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北方的舞台,准确的说是主席台。

    在众人的注目下,一个消瘦的男子推着一个坐在轮椅里头发花白的老人从旁边上了台,而那个男子,正是之前在电梯外撞了自己一下,穿风衣体型修长的男子。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晚上好,欢迎参加我们温友公司举办的拍卖会,我是拍卖师阿来,很荣幸为大家主持今天的拍卖。本次拍卖会本着公开、公平、公正、诚实守信的原则,我期望大家踊跃竞买并预祝大家好运!”

    “本次拍卖的产品皆为温友公司董事长温延青先生的独家藏品,因不少好友想要珍藏,求而不得。温先生决定忍痛割爱,将几件藏品拿出来拍卖给有缘人。并且,温先生已将此次的拍卖权全权委托给了我。”

    屠楠面色不善的看着台上的阿来和温延青。阿来是怎样的人先不去多想,但说这个温延青,台上的东西都是他的独家藏品,难道说他的藏品之一就是姐姐?

    可是看他年纪大概在六七十岁上下,刚过花甲之年就满头银发,行动都得靠轮椅,像是生过什么大病一样。况且他一脸慈爱,笑起来皱纹一道一道,初次见面的人应该会觉得他是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下面,我将为大家宣读一下拍卖规则和注意事项……”

    屠楠根本无心听阿来读的这些条条框框,她只想知道姐姐是否就在台上。还有这个阿来,他明明是本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明知自己什么也买不起,却要以这种委婉的方式来告知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阿来读完了规则和注意事项,侧过身走向了主席台最左边的那件展品跟前,手轻轻的拎起了黑布的一角。

    “现在,我来为大家出示今天的第一件藏品:紫玉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