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荼靡花开(一)

      一丛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糜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春暮游小园》

    光洁的地面上停了一只一寸多长的蚂蚱,纹丝不动。一只纤细的手指悄无声息的按住了蚂蚱的半边腿和翅膀,蚂蚱想飞便飞不起来,甚至能看见从它受伤的躯体旁流出的并非红色的血液。

    蚂蚱扑棱着,忍受着疼痛也要奋力挣扎,无奈对手太过强大,挣扎只会受更重的伤。

    此时,那枚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抬了起来,蚂蚱挣脱了束缚,一瞬间蹦起老高,如果按照它曾今的能力,或许能稳稳的攀附在不远处的玻璃墙上。如今却因为受伤,在接触到光滑墙体的一刻,笨拙的从墙上滑落下来。

    “噗呲——”

    一只雪白的帆布鞋底扎在了蚂蚱的身上,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就已成了一滩烂泥,脏了光洁的地面。

    在旁人看来,屠楠不过一个二十来岁,吃穿靠兼职和助学金,家境贫苦,朴素得有些土气的女大学生。但是没有人知道,她这双看起来粗糙得不像二十岁孩子的手,究竟沾染过多少人的鲜血。

    ……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是小竹鞭子打在手上的声音,屠芷正在弹钢琴的手猛地抖了一下,琴音也随之断了半拍,又以极快的速度接上了。

    “左手第二个音错了,是升f不是f,你已经是第二次犯这个错了。”

    “知道了,老师。”

    钢琴老师虽然下手不虚,但教起屠芷来态度还是很好的,毕竟是十年的恩师,屠芷并不怨恨她,连感谢都来不及。

    十岁的屠楠躲在书房外的窗户跟前,静静的听着姐姐弹出的音乐,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亡灵序曲。屠楠不玩魔兽世界,却觉得这首歌无比好听,闭上眼能让人有种置身神秘幻境的画面感。

    姐姐的皮肤很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眼尾有些微微上扬,小巧的鼻子配上恰到好处的唇形,美得不可方物。

    除了长的漂亮,姐姐的身材也很好。她身着一袭白色长裙,一字肩的版型露出了她天鹅一般的颈部和性感的锁骨,穿着银白色高跟鞋的两只脚,一只脚随着音乐的节奏律动,另一只脚与地面呈九十度角。

    从屠楠的角度看来,姐姐的长相姿态,一举一动都是最完美的,美好的就像天上的仙女,看她弹琴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场视听盛宴。

    那一年姐姐十五岁,只比屠楠大了五岁。

    屠楠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天天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却因为在谈恋爱时去城里看了一场音乐会,于是有了关于艺术的梦想。

    当然,着梦想不针对他们自己,而是他们的孩子。

    屠芷是屠楠的姐姐,也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生下这个女儿的时候,村里刚好赶上拆迁,换了一个单独的小二层,家里的生活算是宽裕了一点。

    屠芷越长越漂亮,只要是见过她的人都会说这孩子是个美人胚子,所以在屠芷四岁多的时候开始,父母就开始培养她学钢琴和刺绣。

    而屠芷在艺术方面确实很有天赋,所以即使到后面家境贫寒,父母也没有让她半途而废。

    家里的房子是个小二层,光卧室就有四五间,但是除了姐姐的书房和卧室是精装修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毛坯。就连客厅卫生间一类的房间,家里也没闲钱好好装修,所以也就一只将就用着。

    在外人看来,这家的教养方式就是姐姐被偏爱,妹妹被忽视,但只有屠楠知道,并不完全如此。

    父母小时候也送屠楠去学习钢琴,但是无奈她确实没这方面的天赋,无论是音乐还是舞蹈都一塌糊涂,所以只能当个普通孩子散养着。

    在屠楠眼里,姐姐就像是完美的维纳斯,一颦一笑都自带风情,性格温婉不张扬,追求她的男孩可以从村里排进城,但即使这样,父母也没有把她当作摇钱树来养,而是由得她开心。

    就像如今的追星一般,屠楠有着对姐姐近乎狂热的喜爱。姐姐就是她的偶像,就像她人生中的灯塔,给她照亮了方向,伤心难过的时候,只要姐姐好声好气的跟她说说话,屠楠就能忘记生活中的一切不愉快。

    同样,就像不允许别人让自己的偶像受委屈一样,只要有人伤害到姐姐,屠楠敢去直接拼命。

    为了接受更良好的教育,姐姐从高中开始就去邻市上学,市里的男孩子不像农村的朴实还知根知底,所以追起姐姐来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大概是姐姐高二的时候,屠楠只有十二岁,还是和同班的男孩用树叶包泥巴当饺子玩过家家的年纪,某一个双休,姐姐一回家就哭了。

    屠楠不知道怎么安慰姐姐,只能静静的呆在她身边守着她,直到姐姐平静了下来,才将事情始末告知屠楠。

    原来同班一个男孩子追求屠芷不得,于是纠集了几个哥们儿把她赌在了校门口,逼着她答应当自己的女朋友,屠芷急于摆脱他于是答应了。但是男孩以男朋友就要护送女朋友回家为由,一路跟在屠芷后面到了村子里。

    虽然姐姐请求屠楠不要把这些告诉父母,但是屠楠怎么能容忍姐姐受到这样的委屈,直接拿着把铁锹冲出了房门就去找那个男生去了,那个男生没有半点眼色,好死不死的就在门口站着,看到个头不足一米五的屠楠,男生一把就抢过了她手里的铁锹,还扬言要见未来的岳父岳母。

    此时父母都在地里干活,家里就只有屠楠和姐姐两个人在,眼看着那个男生就要冲进家门找姐姐的麻烦,屠楠直接冲向院子里的狗笼子,放出了笼子里的三条柴犬,那个男生被狗追了一路,腿着翻了三座山,差点连家都找不到。

    不过从此以后,姐姐学校再也没敢有男生找姐姐的麻烦。

    屠楠以为生活就会这样毫无波澜的度过,姐姐依旧是完美的姐姐,像所有的白富美一样,家人结婚生孩子,过上丈夫疼爱,孩子喜欢的生活。但是没曾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如同地震海啸一样不期而至,将屠楠一家推入了地狱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