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失乐园(一)

      2017年7月20日。

    失乐园真人cs体验基地。

    陈秀身着迷彩服,手里拎着一把彩弹枪,躲在沙袋山后,对着不远处一个油桶旁的女孩瞄准起来,距离只有不足十米,风力也不大,更何况女孩是不是就要把头探出来看看情况。

    “咚!”一声巨响,是子弹打在油桶上的声音。

    “该死,居然躲开了。”陈秀懊恼的躲回到沙袋后面。

    “谁在那儿?”说话的是唐欣然。

    “砰!砰砰砰!”见没有人回应,唐欣然以及她的队友们果断举枪回击,子弹接连打在沙袋上,震得陈秀头皮发麻。

    “没事儿,我来。”郝哲从另一面跑了过来,一把讲陈秀拉到自己身后,一边观察一边对着对面开枪,场面一度混乱起来。陈秀也不甘示弱,几下爬到接近沙袋顶端的地方,有沙袋挡着,刚刚好又是对面的视野盲区,陈秀找了个固定点稳住,也毫不留情的对对面扫射起来。

    “他们人多,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走为上策。”郝哲看着上方还在战斗的陈秀,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没子弹了。”

    “我也没子弹了。”

    陈秀有些懊恼,踩在支点上的脚松开,背朝沙袋跳了下来,刚一站定就愣住了,此时的唐欣然正举着枪一脸阴冷的看着她,身边还站着两个同样举枪的小跟班。

    “陈秀,你去死吧!!!”

    “砰!”

    清脆的枪声响起,子弹朝着陈秀的方位射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对着心脏的位置。说时迟那时快,郝哲在看见唐欣然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动作,几乎是在子弹发射的同一时间,挡在了陈秀前面。

    “唔……”

    巨大的冲击力让毫无防备的郝哲向后倒去,眼看着就要倒在陈秀怀里,陈秀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换好了弹夹,坏笑着从郝哲身后闪了出来,举枪扫射敌方的人。

    “砰砰砰!!”

    看着敌人一个个倒下,陈秀笑着环顾了一下四周,再没什么人了,才回过头来看还倒在地上的郝哲。

    郝哲捂着胸口中弹的位置,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后脑勺部位靠在沙带上,头和身子几乎呈直角。

    “好啦,人我都解决了,你戏也太足了吧,不难受么?”陈秀用脚尖怼了怼郝哲,郝哲却就势侧身倒了下去,手也随着惯性搭在了地上,当看清楚一切时,陈秀才吓得叫起来。

    “啊——”

    “有病。”

    听到陈秀的尖叫声,唐欣然不耐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又从迷彩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镜子,用湿巾对着镜子擦刚才溅到脸上的红色颜料。

    陈秀哆哆嗦嗦的蹲了下来,用食指探到郝哲鼻子跟前,停了几秒后,才转过头看向唐欣然:“郝哲死了。”

    “开什么玩笑?”唐欣然冷笑了一声,几步走到跟前,看着郝哲:“我又不是故意让你没有游戏体验的,谁让你那么喜欢英雄救美还不跟我一队?”

    然而郝哲没有半点反应,陈秀急了,对着旁边围观的同学们喊起来:“你们快点报警叫救护车啊,郝哲真的不行了!”

    郝哲侧躺在地上,左腿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搭在右腿上,刚刚捂住枪眼的右手搭在地上,手心处是一滩还未凝固的血渍,胸口处绿色的迷彩服也被染成了一片暗色。

    “郝哲?郝哲?你不要开玩笑啊?”

    唐欣然这才意识到真的出事了,连忙跪在地上去摸郝哲的伤口处,确确实实不是颜料,而是未凝固的血液。

    “怎么会这样?”

    唐欣然提起枪,枪口斜向地面,砰砰砰的几声枪响后,她躬身爬了过去,拾起地上的弹壳。

    这是真真正正的弹壳,没有颜料,枪也是真枪。

    而郝哲,也是真真正正的停止了呼吸。

    ……

    “不可能,我们运送进来的所有仿真枪、彩弹和防弹衣都是经过层层审验和测评的,这绝不可能是我们失乐园内部提供的。”

    警察局里,失乐园真人cs体验基地的老板吓得直哆嗦,基地开业至今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生意一直也还不错,却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

    通过警方的检查得出结果,唐欣然所持的机关枪是真枪,并非仿真枪,每个人穿在迷彩服里的防弹衣,只有郝哲的是没有防弹功能的普通夹克,就这一点而言必然有问题。

    “其实当时有一点挺奇怪的。”一个女生斜眼看了陈秀和唐欣然一眼,跟警察说道:“我们和唐欣然是一队的,从各自的基地出来之后她就说先把陈秀解决了,不然游戏没得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见有人把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在这里说出来,唐欣然有些莫名其妙,大家都是同学,开开心心出来玩,出了事把自己推出来又是几个意思?

    “你让她说完。”警察礼貌的看了一眼唐欣然,示意讲话的女生继续说下去。

    “大家都知道,唐欣然喜欢郝哲,郝哲一直在追陈秀,所以事事和陈秀过不去,况且当时打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听见了,我们都在正面应战,她突然就跑到陈秀她们后面,硬要淘汰陈秀……”

    “而且大家都看见了,要不是郝哲在前面挡着这一枪就打在陈秀身上了,就算陈秀的防弹衣没问题,多多少少也会受些伤的。除了这个,唐欣然开枪前还笑得特别诡异,还说陈秀,你去死吧!这种话。”

    “真人cs这种玩法很正常啊,我是不喜欢陈秀,我就是要淘汰陈秀有问题吗?”唐欣然怒气冲冲的瞪着那个女生:“更何况我要真想弄死陈秀,为什么穿假防弹衣的是郝哲不是陈秀啊?”

    “换装备的时候我和郝哲一直在一起,或许那个假防弹衣真的该我穿的,是他拿错了。”陈秀垂下眼,表情很哀伤,她不愿去看唐欣然,也不肯接受郝哲的死因:“所以该死的人是我,他穿错了衣服,还替我挡了子弹,我这一辈子都欠他的。”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把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吗?”看见大家都一边倒的站在陈秀这边,好像她是受害者而自己是杀人凶手,唐欣然气急了:“我真的事先不知情的,我不知道我枪里子弹是真的,也不知道他们防弹衣谁真的假的,我杀谁也不可能杀郝哲的,大家都是同学……”

    “你还知道大家都是同学?你确实不可能杀郝哲,你真的想谁死大家心里都清楚。”陈秀苦笑了一下:“有些事情或许太过巧合了,这里是你介绍的,活动是你组织的,枪里有子弹的,只有郝哲的防弹衣有问题,而你又一直追着我打,所以事实究竟是什么,还是交给警察来调查吧。”

    “情况我们都知道了,你们先不要走,事情我们会进一步查实的,你们不要担心。”警察叔叔站起来,客气的把大家带到了休息室。

    “全天下都觉得我是杀人凶手,你现在满意了。”休息室里坐了很多人却鸦雀无声,大家都在自己想自己的事情,只有唐欣然一脸怨毒的看向陈秀说道。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都没有理由下结论,但如果不是郝哲挡在我前面,或许现在成为一具尸体的人已经是我了。”陈秀冷冷的回应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来对付我。”

    “我没有……”

    “唐欣然是哪个?”

    唐欣然正要分辨,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了两个年龄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女,以很不冷静的姿态扫视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我就是……”

    “啪!”

    唐欣然的话还没说完,中年女人一个健步冲上前朝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打完之后双手死死的卡住了唐欣然的脖子,恨不得将她掐死:“你个贱人,你还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