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夏之歌(一)

      2018年7月20日10:00

    第二回合游戏会场。

    陈什看了眼手表,此时已经是十点整了,又大概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与预计的24人相比人数远远不够。大家都在那个魔方楼门口三三两两的分拨站着,就在这个时候,阿来走了过来。

    “各位玩家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陈什低头看了眼手表,阿来也就迟到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不过用这个作为一个开场白也不算太奇怪。

    “在游戏开始之前,我还是有些事情要交待给大家。”阿来从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黑色本子,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轻咳了一声,照着本子念道:“第三回合游戏预计参加人数24人,实际参加人数十七人。现在,我来宣读被淘汰的玩家名字,以被淘汰的先后顺序为准。”

    “2018年7月17日,许姜珂、贾智杰、何安琪、白楚四人被淘汰;2018年7月18日,苏美余被淘汰;2018年7月19日,郑锋、李菁被淘汰,共计7人。”

    阿来将本子捏在手里,双手交叠放在腹部。

    “幸存者游戏举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得不说在场的各位玩家着实是这么多届玩家里最优秀的了。”阿来说着,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不知是欣慰还是什么,他又将本子举在面前,继续说道:“现在,我开始宣读各个会场参加第二回合游戏的玩家名字。”

    “第一会场:郑蓉、顾义、叶玮、陈什、温暖、洛璇。

    第二会场:陆雅、张哲、李媛希、文质、向蝶、汤佳玉。

    第三会场:莫连凯、安婷婷、何柒、付康博、屠楠。”

    “游戏规则我已经在复活赛结束当晚告知各位玩家了,现在请各位玩家按照编号的先后顺序有秩序进入各自的游戏区域,以从下至上,从左至右为准,进错房间的一律以淘汰处理。”

    说完这句话,阿来就侧过身走到了玻璃门的旁边,看着玩家们一个个进来。

    ……

    陈什的游戏场地在一楼左数第四列的五间房,一走到这里,心中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很别扭。三天前自己和洛璇、温暖一起观摩别人玩游戏,却无意进入到了别人的幻境,现如今又有了属于自己的幻境,不知道在自己已知是幻觉的情况下,是不是还会失态呢?

    陈什走到了第一个房间跟前,由于是一楼的关系,虽然墙和房顶都是玻璃的,但是地板是白色瓷砖。玻璃门上挂了一块蓝底黑字a4大小的牌子,上面写了两个字:夏歌。

    夏歌,夏歌……

    陈什想了很久很久,才对这个仿佛很遥远的名字有了一点点的印象。

    时间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年秀秀13岁,刚上初一。

    在自己的印象里,秀秀一般都很乐观开朗,和同学朋友的关系也不错,学习啊艺术方面更别提了,但是有一阵子,她的情绪总是很低落。

    那段时间大概是在四月中旬,初一快要结束的时候,因为学校组织运动会,部分集体的活动需要拉拉队,于是从小学舞蹈的秀秀报了名,和她一起报名的还有同班的文艺委员夏歌。

    那个夏歌陈什见过,一米六几的个子,在一帮十几岁的小女孩里面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她长得挺好看,性格看起来也很开朗,跟大姐大一样,跳舞也不错,和秀秀一样都是童子功,学校拉拉队最后的领操就要在她和秀秀两个人里面选。

    然而两人一起练习没几天,秀秀就突然哭着跑回了家,但无论陈什怎么问,她都不肯说原因,从这以后一直都郁郁寡欢。

    陈什没有办法,只能趁休息的时间跑到学校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现大家练舞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到了休息的时间,秀秀总会一个人躲到一个小角落里,离夏歌远远的。

    而夏歌的表现也很奇怪,明明看到秀秀不太想理她的样子,却总是要跟她凑到一起,还搂着她的肩膀,陈什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决定回来之后问个清楚。

    那天,当秀秀回来之后,陈什把她拉到了沙发上,想和她把话说清楚。

    通过秀秀的解释,陈什大概知道,这个叫夏歌的女孩性取向不太正常,在之前两人没有一起合作的时候就骚扰过秀秀几回,现在两人有机会经常呆在一起了,夏歌也丝毫不避讳,反而总要跟自己有些肢体接触,搞得大家以为她们两个人都是同性恋似的。

    “其实,如果你不想跟她一起练舞,你可以选择退出的呀,这是你的权利。”毕竟秀秀年龄还小,陈什不想她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自己一样锋芒毕露,这样很容易激化矛盾。

    “可是这个舞我准备了很久,从编舞到排舞再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我带着大家做的,我不想退出。”秀秀撅起了嘴,可怜巴巴的样子让陈什觉得这件事还是得好好处理一下不要伤害到大家的好。

    “那,要么哥哥找老师去谈一下,把情况说明了,让她退出可以吗?”陈什试探性的问道。

    “不行不行……”秀秀想要解释,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陈什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秀秀,你跟哥哥说实话,你到底在怕什么?”

    陈什抓住秀秀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任何人都有可能害你,但是你要相信哥哥是永远都会帮助你的。”

    “呜呜呜——”听到陈什这么说,秀秀终于绷不住了,痛哭起来,说起话来也哽咽着:“那天我在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她在沙发下面放了摄像头……她说如果我敢说出去,就把照片发给所有人都看看……”

    “什么?!”

    陈什这回彻底怒了,从小秀秀都是那么天真善良,从来不会去伤害别人,她一直相信只要自己足够优秀就能够做成自己想要做的所有事情,但为什么那么小就会有这样可恶的人来告诉她,想赢也可以通过毁掉自己的竞争对手来取得胜利?

    发生这样的事,既不能通过学校来处理,父母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也不能让他们担心。面对这种可恶的人,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对。

    ……

    “你不用管我是谁,如果你不退学,除了曝光这些照片,我还会让你遭受到更绝望的事情。”

    夏歌看着眼前这个手中拿着手机,戴着纯白色面具,不知道长相,用变声器模拟出很低沉而诡异的声音的人,惊恐得连把衣服穿好的勇气都没有了,看着他渐渐走远的样子,吓得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