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时间旅程(二)

      短促的也就三五秒不到,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正当李菁的话说到一半时,郑锋从叶玮身后的门里冲了出来扑向了叶玮,或许是在监狱服刑时间太久,叶玮的很多习惯都没有改变,当感到危险迫近的时候习惯性的蹲了下来。

    待反应过来打自己的那个人是郑锋,他没有手软,从自己身上的夹克里抽出了一把还没出鞘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用嘴咬开刀鞘,举起匕首向郑锋刺去。

    郑锋也没有手软,扭打还没有一两秒的时间就双双从扶手处摔到了一楼。

    “咚!”

    一声沉重的撞击声。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

    叶玮被郑锋压在身下动弹不得,郑锋却没有再攻击自己,从二楼摔下来,两米多的距离,叶玮感觉自己都快散架了,一切死一般的寂静。

    突然郑锋一口鲜血吐了叶玮一脸,瞬间没了气息,只剩下瞪大的双眼还在直勾勾的看着叶玮。

    “啊——”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两个女孩子的尖叫声,等到反应过来后叶玮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匕首在两人摔下来的过程中已经深深的插入了郑锋的心脏处,郑锋当场毙命。

    叶玮推开郑锋,起来后用胳膊抹了一下脸,满脸腥臭又渐渐凝固的血液让他很不舒服,而马甲胸口处也浸满了刚刚郑锋躺在自己身上时流下来的血,浑身都充满了嗜血的杀气。

    当他再看向郑锋时一瞬间恍惚了一下,郑锋的手呈爪状,仿佛想要抓住什么,死不瞑目,嘴巴张着,和小郑队长死去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叶玮不知郑锋在进行时间旅程时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对自己如此怨恨,以至于一出门看到自己就要置自己于死地。

    当然,他再也不会知道了。

    ……

    “两个急诊号,谢谢。”当郑锋从护士手中接过两张挂号单时,整个人突然晕眩了一秒。

    不好!

    郑锋手里攒着挂号单,听到外面突然喧闹起来,拼了命的往院子外面的路上跑去,当看到儿子尸体的那一刻,他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果然,过去的事情就算回去了,也是无法改变的。

    有些事情的真相他很多年前就知道,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当年儿子去世,尸检报告他也看到了,左面颅骨遭到重创三下,致命伤两个,右面颅骨遭到重创四下,致命伤两个。

    他觉得这是他的报应,最早当实习警员的时候,他为了顺利通过试用期,在另一个与自己同期竞争的警察的烟里掺了药,导致那人在执行一个小任务时因为疲劳驾驶,被另一辆车别到了沟里,造成三个同事受不同程度的轻伤,任务以失败告终,那个实习警察也没能通过试用期。

    于是郑锋正式进了警察队伍,最开始他做的是刑警,其实论刑侦能力,他绝不属于下乘,但是三年后因为妻子的死一蹶不振之后,又犯了不少小错误,所以被调到监狱做了狱警。

    其实做狱警也没什么的,但是自从妻子死后他就有点偏激,特别是他所在的监狱关的都是一些重刑犯,在他眼里,这些重刑犯的所作所为多多少少都扯上了不少人命,这样的人,不过是社会的渣滓。

    就这样社会的渣滓,他们还有一堆的家人和亲朋好友,总是对定时定点的来探监,会给狱警塞很多很多的钱,还有人从上往下的施压,就为了让这些犯人能在监狱里过得好些。

    可是他们配吗?

    因为他们伤害了别人,有的人甚至还断送了别人的性命,却天天有人跟他们说,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出狱之后你还不是很大年龄,你还有光明的未来。

    不仅他们的家人这么说,连给他们做思想工作的警察都这么说,凭什么?

    被他们杀死的人、致残的人,被他们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本也该有光明的未来,那些人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被毁掉了,犯人们因为犯了错所以进了监狱,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鼓励他们?

    在那些人的眼里,这些犯人犯了错,被判了刑,已经很可怜了,在监狱里吃穿用度一律从简,还总被人管着,还要劳动,还要被训斥,出狱了他们的罪责就赎完了,因为坐牢,他们会处处受排挤,明明已经改过自新了,却还要饱受这种不公,他们太可怜了。

    对于这种想法郑锋不敢苟同,这些人不值得被怜悯,那些被断送了生命的人还没来得及规划就已经丧失了未来,凭什么这些犯人改过自新就该被原谅?

    很多事情,无论是被忘记还是被原谅,都是不可能的。

    既然这个社会不管,那就让自己来做上帝吧。

    从此以后郑锋性格大变,他不知道很多犯人甚至其他狱警都爱在私底下叫他希特勒,他喜欢老老实实、心怀愧疚,时刻怀抱感恩之心的犯人,而那些在监狱里还想着怎么疏通关系、勒索钱财的人,就算出狱了也不会走正道。

    他要对付的,就是这种人。

    其实在郑锋从警的这三十多年时间里,叶玮这样冷酷又目无法纪,一心向利的人并不占少数,而自己打压他们的方法也很统一,不过是先让他们有希望,再折断他们一切经济和人脉资源,最后以劳动和做思想工作来磨炼他们的心性,这样这些人都会变得听话懂事,再不敢有歪心思。

    但是知道自己处理叶玮的时候才知道,那种人即使看起来服从了,心里却是不服的。

    郑锋不相信儿子是被荣武杀死的,荣武这个人很老实,看当年卷宗的时候发现,他杀了那个骗婚的女人和她的母亲后,没有离开,而是直接报了警,等到警察来把他抓走。

    案件在公审的时候,他没有请律师,也拒绝家人给他请律师,他说他杀了人,两条命,不配活着,愿意以死谢罪,让家里人就当从来没有自己的存在。

    他的认罪态度非常好,即使判他死刑也没有一句怨言,曾经聊起来的时候问他想不想减成无期,他说那还得忏悔一辈子,不如死了,下辈子投胎给人家当牛做马。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执行死刑的几个月前选择了越狱,还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死了一名关系还不错的警察,郑锋不相信他会这么做,就算他这么做了,也一定是因为后面有人挑唆。

    而挑唆他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叶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