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原来是爱情啊(二)

      后面发生了什么?洛璇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断层,很多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半个月前自己生日的当天。

    洛璇的生日在五月,金牛座,听人说这是最重利益的星座,但是真正在意的是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

    “你为什么要来带我蹦极啊?”辛伽问道。

    “从这里跳下去,如果绳子断了,我们的一切就结束了;如果我们平安归来,就开始各自的新生活吧。”这里是在沿海的一家极限挑战俱乐部,高台离海面大概有八十米的距离,但是绳子的长度只有六十米。

    洛璇追求刺激,这个地方两人之前就来过,但通常只有洛璇一个人敢玩,辛伽只在旁边负责观看,他在这里唯一陪她玩过的游戏只有海盗船,为此洛璇还经常形容他是个娘们儿。

    “可是你知道,我不敢的。”

    洛璇确实知道,辛伽从小就恐高,此时站在八十米的高台上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胆量,更别提从这里跳下去了。

    “你不敢?呵!”洛璇冷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敢跟我提分手啊?”

    即使到现在,洛璇也绝不相信辛伽敢跟自己说分手,因为在洛璇眼里,她们十年的感情,辛伽可以抛弃任何人,包括养父母和苏莫,除了她。

    “是不是我从这里跳下去,你就不会再纠缠我?”辛伽没有直接回答洛璇的问题,他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急于摆脱一切。

    纠缠?

    洛璇心里有些难过,原来两人十年的感情,在辛伽眼里只是一种纠缠?

    “是的。”洛璇点头:“如果你不……”

    “咚——”

    还没等洛璇把话说完,辛伽就已经毫不犹豫的从高台上跳了下去,旁边的工作人员被吓得目瞪口呆,还好刚刚已经绑好了绳子,就在这个时候,洛璇也紧跟着跳了下去。

    后来的事情洛璇就不记得了,再有意识时自己已经在这里了。

    “我想起来了。”洛璇微笑着看向苏莫,表情有些耐人寻味:“多谢你这些天的照顾,需要多少钱我会照付给你。”

    “你这是什么话?”苏莫怒极反笑:“你以为我在这里照顾你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跟你要钱的吗?”

    “我们不是闺蜜么,我该谢谢你的。”虽然在印象里,苏莫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自己最爱的人的妹妹,但是洛璇并不觉得自己跟她有很深的感情,或许是金牛座特有的冷酷,又或许是因为辛伽的缘故。

    “你以为我需要你的谢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苏莫激动得放下手中的照片,毫不手软的将洛璇从床上拽了下来,丝毫不顾她的虚弱,一路把她拉扯到了同一楼层的icu病房门前。

    “你给我看看,哥哥已经被你害成什么样了!”这句话苏莫几乎是咆哮着说出口的,透过icu的玻璃窗,洛璇可以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男子,他的头被纱布包着,戴着呼吸机,全身插满了管子,一动不动。

    那次蹦极之后,洛璇和辛伽,一个躺在病床上刚刚苏醒,另一个在icu里生不如死,不知道的以为只是一场事故,但是知道的人都明白,罪魁祸首就是洛璇。

    洛璇之所以喜欢来这家俱乐部玩,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确实喜欢极限运动,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是自己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开的。

    那个朋友是谁没必要详说,但能让洛璇随时想进进想出出还是可以的。在这里洛璇有两条专用蹦极绳,一条红色,一条黑色,一条是为自己准备的,一条是为辛伽准备的。

    自己的那根红色绳子已经磨得可以看出痕迹了,但蓝色的那条还崭新如初。

    如以往一样,洛璇的绳子是自己绑好的,这次,连辛伽的绳子也是洛璇绑好的,整个过程中,工作人员很放心,也自然没有去接触绳子。

    但是殊不知,就在两人蹦极的三天前,洛璇来过这里,并且给绳子做了些手脚。

    当然,她不会愚蠢到只单纯的切断绳子,她只是在切断绳子之后,又将它们接回去了而已,接回去用的是无色透明的热熔胶棒,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小小的瑕疵。

    从这里跳下去,如果绳子断了,我们的一切就结束了;如果我们平安归来,就开始各自的新生活吧。

    既然放出了这句话,洛璇就不会自私到只切辛伽的绳子,两人的绳子她都做了手脚。

    那句话说得那么感性,但是辛伽心里只有对高度的恐惧和急于摆脱的纠缠,他根本没有细想洛璇说的话的含义。

    但是洛璇不明白,自己明明截断了两人绳子同样的位置,为什么自己半个月就能醒来,而辛伽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却躺在了icu里。

    “或许是老天爷在帮我吧,始乱终弃的人迟早会遭报应的。”洛璇的语气云淡风轻,她没有直视苏莫,而是用只用欣赏的眼神看着病房里的辛伽,一边摘下了缠在头上的纱布。

    “始乱终弃的是你,该遭报应的也是你才对。”苏莫咬牙切齿的看着洛璇:“你一点都不关心他,所以才会在他提出分手后一心置他于死地,你从来没有问过他为什么要分手,也没有在乎过这背后的原因!”

    “跟你当了十年的朋友,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苏莫从包里翻出来了一本病例,甩在了洛璇的手里:“我不明白为什么辛伽会那么喜欢你,你冷酷无情,自私自利,除了漂亮一无是处,我真不知道你是哪点配得上他了?”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洛璇自嘲的笑了,在她的印象里,苏莫是自己很好很好的朋友,好到无论有什么话都会直说,却没想到,苏莫对自己的一切好都是装出来的。

    “这种话我哪敢说?”苏莫的语气突然软了很多,嘴角强抿出一抹笑意,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哭腔:“如果不跟你做朋友,我哪有那么多接触他的机会?我不想每天跟他只有一顿饭的相处时间,我不喜欢每天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跟他说不上几句话的感觉。”

    苏莫的眼神里充满了落寞,她盯着病房里的辛伽看了很久,最终把视线移到了洛璇手里的病历本上:“他跟你分手是因为淋巴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晚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