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儿童劫(六)

      没有想象中人砸在水泥地上的声音,洛璇趴到窗户跟前去看时,发现多多被一截铁丝吊在了三楼的窗户跟前,隔着一层厚厚的地板,洛璇听见了楼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迟疑了片刻,洛璇还是跑到了楼下,推开三楼教室的门,看见了正对着自己的多多。

    他被自己从三楼扔下来时挂在了铁丝上,整个颈部被割开了一大半,动脉被拉开,鲜血像喷泉一样嗞在了窗户上,整个窗户红红的一片。

    当洛璇打开窗户时,多多的身首已经分离,像两块石头一样,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砸进了洛璇的心里,也就是那一瞬间,洛璇关于恩诗的所有记忆被划归到了另一个空间。

    后面发生的事情洛璇还记忆犹新,多多死去的那一刻,或许是太刺激,洛璇忘记了字恩诗发生的所有事,从那时起到现在,洛璇的记忆一直不是很稳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每一天都像是新的开始。

    在这里两天遇见的所有人,除了苏莫以外,都是孩子的家长。

    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所有孩子的家长天天站在恩诗早教中心的门口,拉着横幅要求声讨自己,自己也因此被拘留。

    但是由于对发生的一切都失去了记忆,连测谎仪都没办法奈何得了,法院没办法定罪,加上恩诗早教中心教学楼里面没有摄像头,没有人知道多多是怎样摔成了那样又怎样掉下了楼的,天使一班的孩子们还小,话都说不清楚,也没有民事行为能力,自然也做不了人证。

    就这样,一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却没办法将自己这样一个罪大恶极的人绳之以法。

    这两天以来一见血腥就头痛欲裂的痛苦消弭殆尽,身体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负担,但是找回了自己记忆的感觉却并不快乐,真相是一种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痛苦。

    苏莫是一直反对自己用体罚的方式教育孩子的人,这些年来,她眼睁睁的看着洛璇摧残了一个又一个的孩子却无能为力,她恨洛璇。

    来面试时见到的刘老师,她是多多的姨姨,是多多的所有亲人里唯一喜欢多多的人,她也恨洛璇。

    就连刚来时碰到的和自己交班的年轻女老师,也是这里一个孩子的家长,在洛璇的过往里,她虐待的远不止多多一个孩子,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将自己挫骨扬灰。

    这里所有孩子的家长每天都送孩子入园离园,就是为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们每天见到自己都打招呼,她们通过真的假的各种方式种种细节来重演当日多多的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自己的记忆恢复过后将自己绳之以法。

    她们对自己的态度有多好,内心里就有多恨自己,洛璇每天在恩诗早教中心来来去去,看见的都是笑脸,所有的人对自己都很热情,其实,她们都盼着洛璇死无葬身之地。

    原来时间最恶毒的报复不是简单的索命,而是要让恨的人感受到那种进退维谷的痛苦。

    洛璇已经不想再去纠结什么逻辑,什么过去,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边只有仇人,而自己该做的,要么继续装下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记起来,要么就只能以命抵命。

    “洛老师,洛老师你怎么了?”

    洛璇一个激灵,转过身看见了站在自己身边的苏莫。

    “窗户,窗户外面……”

    洛璇已经不知道内心的恐惧究竟源自对自己所做错事的罪恶感,还是害怕大家对自己实施最残忍的报复,又或者只是因为吊在自己卧室窗外的孩子恐怖的死相。

    “这个孩子是自己跑到楼顶玩时不小心掉下来又被绳子挂住了脖子吊死在这里的,你不要害怕,这不是你的错。”苏莫伸出手,搭在了洛璇的肩膀上:“这个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今晚就睡在客厅可以吗?”

    “你不要碰我!”苏莫的手搭在洛璇肩上,这种恐惧的感觉让洛璇突然激动起来,连滚带爬的往后退去,一直退到卧室的门口,伸出手来指向苏莫:“是你,是你……”

    就在这一刻,苏莫一直皱着眉的表情突然鲜活起来,她笑得很狰狞,压低了声音看向洛璇:“没错,是我,是我,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我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洛璇没敢再看苏莫的眼睛,因为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我该想起什么……”与其说是在问苏莫,倒不如说洛璇是在自言自语,她挣扎着站起身,往窗户的方向走去。

    ……

    “砰—”

    一声闷闷的、沉重的响声,洛璇从四楼一跃而下,重重的摔在了结实的水泥地上,面朝上,眼睛的角度正正的看向吊在窗前的男孩。

    洛璇动弹不得,意识还有些残存。肉体上的痛苦已经不足为惧,她能够体会到骨头断裂的感觉,能体会到血液从自己的体内流向四面八方的感觉,能体会到自己的“尸首”寸寸变凉的感觉。

    在肉体的痛苦慢慢麻木,内心的煎熬慢慢消弭的同时,洛璇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切终于该结束了吧?

    ……

    “喂,醒醒……”

    模糊得仿佛从天边传来的声音响起,自己已经在地狱了吗?洛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蹲在自己身边的人。

    “阿来?”看到阿来脸的这一刻,洛璇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如果自己死了,绝不可能在这里看见阿来,如果自己没死,看见阿来,自己应该回到了幸存者游戏中。

    “是我。”阿来伸出了手,将躺在地上的洛璇拉了起来。

    当洛璇站直之后才发现,此时的自己正站在魔法森林外,而透过这片森林,可以看见贾智杰还在森林之中。

    “你一个女孩子,放到一边吧,这种事我来处理。”贾智杰还在自己的幻觉之中,二话不说爬上了树,努力的解开了什么东西似的。

    他的幻觉应该跟自己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是,自己选择了赎罪,而他,选择了继续伪装下去。

    洛璇不知道,倘若这一切并不只是个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继续假装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自己会不会有一天被自己逼疯。

    不知是恻隐之心作祟还是什么,洛璇抬脚踏进了魔法森林里,想要将贾智杰从幻觉里拉出来,却在进入森林的一瞬间从里面出来了。

    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办法进去,更别说救他出来了。

    “他,什么时候能出来?”看着身边的阿来,洛璇问道。

    “因为你赢了,所以他靠自己,永远都不能出来。”阿来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看向洛璇:“不过你不用担心,晚上十点一过,魔法森林系统关闭,他会从幻觉里出来。但是同时,他也会被淘汰。”

    “所以,他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对吗?”这是洛璇想知道答案的唯一一个问题。

    “是的。”阿来点头。

    洛璇抬手看了眼自己的手表,16:30:01,16:30:02,16:30:03……

    仿佛当自己看向它时,它才开始了走动。洛璇没有犹豫,将表从手腕摘下来,丢进了森林里,也是在同一角度,它又出现在了森林之外,自己的面前。

    看来除了人,任何物件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洛璇从地上捡起了表,或许是刚刚摔了一下的缘故,表的时间停留在了下午的四点半,既然如此,那留下它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还是走吧。

    洛璇发现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从小,自己都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在母亲的鞭策下被迫成了一个结果主义者,虽然不认同,但是不得不照做。

    从认识陈什开始,发现自己还是那样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直到被他拒绝,自己才开始慢慢认可母亲说的话。

    母亲虽然让人讨厌,但作为一个大学教授,该有的人生阅历和所说的道理是不会错的。

    然后就是长久的与母亲融合并对抗着,练就成了后来的性格,就连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

    是的,其实在洛璇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眼里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大家喜欢什么样的人,洛璇就变成什么样的人,自己会毫不犹豫的讨好所有认可或不认可自己的人,形成了一种习惯。

    洛璇知道,自己的性格改变了很多,恨着很多人,也爱着很多人。但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即使自己被一遍又一遍的伤害,却仍不忍心看到他们被伤害。

    对陈什,对贾智杰都是如此。

    “发什么呆呢?走啊!”

    苏美余尖锐又不客气的声音将洛璇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两人已经到了魔法森林跟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