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儿童劫(二)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洛璇一脸懵逼,说实在的,这样的条件搁谁都难以拒绝,底薪甚至高于自己在温友的工资,不过也可以理解,作为一个私立早教机构,经济必须是保障。

    “您觉得可以吗?”女人又试探性的问道。

    “可以可以。”洛璇连忙点头:“请问我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呢?”

    “现在就可以啊。”看到洛璇答应,女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洛璇面前,边握手边说道:“欢迎您的加入。”

    虽然洛璇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鬼迷心窍的就答应来上班了,既来之则安之,按理说此时的自己应该还在幸存者游戏中举步维艰的奋斗着,但从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在这里面试,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而已吗?

    倘若如此,那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面试呢?难道自己真的忘记了什么东西?不过也正常,自从工作以后总是很忙,有些健忘也是正常的,大不了哪天去医院看看呗。

    再不济,难道说现在还是在幸存者游戏中,一切都只是幻觉吗?

    不不不,那更不可能了,记得最后一个游戏是要有一个场景让自己忏悔,而自己来面试又能发生什么呢,洛璇更加确定了自己参加幸存者游戏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只不过这个梦境太过现实。

    洛璇跟着领路的人从面试的房间离开,下楼后绕过一条小道,走进了一个充满童趣的院子。

    这个院子大门口有一个石碑,石碑上用行楷刻着:恩诗早教中心。进入院子过后有三栋楼房,其中两个是四层,还有一个只有两层。

    三栋楼的外层都涂着黑漆,黑漆上有上了色的儿童简笔画。机构虽然看起来处处充满了儿童的气息,但让洛璇觉得难受的是,这里的气氛非常压抑。

    这种压抑不是单纯的压抑,而是建立在强烈反差上的压抑。

    虽然说是院子,但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全封闭的环境,卡通画虽然天真可爱,但是草地是假的,背景是黑色的,就连网上看整个院子也有一个背景棚罩着,仿佛进入了一个真空的状态。

    “洛老师,这个就是您要带的班了。”

    跟随着引路人手指的方向,洛璇来到了一个班门口,门框处镶了一个金属牌子,上面写着:天使一班。再回过头时,那个带自己来的人已经不见了。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洛璇有点无语,就这么缺老师吗?先是给出这么高的工资,也不在乎是否专业,一听能来上班立马就让来带班,送到地方就走,这里的人都在忙些什么呢?

    不过来都来了,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洛璇推开天使一班的门,接着就看到了二十个恶魔一般的孩子。班里没有老师,到处一片狼藉。附近的地上放着画画用的染料,通通被打开了,整个教师满地满桌满凳子到处都是结成痂的染料,七彩斑斓,就连孩子的衣服裤子脸上手上也未能幸免。

    我去,这可怎么办才好。

    正当洛璇一筹莫展的时候,从教师的另一个单间走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女老师背着个包包,戴着墨镜,看到洛璇过来,一脸的冷漠。

    “我从今天开始就不干了,剩下的你处理一下吧。”女老师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张工作证,递给洛璇:“呐,这是你的工作证,上面让我跟你交接一下。”

    “谢谢。”

    洛璇觉得这个女老师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仿佛这个机构让她深恶痛绝一般,恨不能马上离开。

    女老师抬手看了眼表,又环顾了一眼那些乱成一团的孩子们,伸出手来拍了拍洛璇的肩膀:“现在已经四点半了,还有一个小时家长就来接了,你最好收拾一下。”

    不等洛璇回答,那个女老师就转身离开了。

    洛璇有些无力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感觉大腿处有些冰凉凉的,起身看了一眼凉意来自凳子上的一滩水,准备擦干了事儿,才知道根本不是水,根本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孩子撒的尿。

    洛璇这回彻底无语了,感觉这才像是一场梦,旁边孩子的吵闹声还萦绕在耳边,吵得人头痛,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但想要强制自己醒来又醒不来。

    洛璇掐了自己一下,明显可以感觉到痛楚,看来真的不是在做梦。洛璇抬眼看了眼表,时间是中午四点半整,想到刚刚那个女老师说的话,再过一个小时就是家长接送时间了,看到这样的一片狼藉肯定不行,还是打扫一下吧。

    洛璇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孩子们安顿下来,他们的衣服是没办法洗了,就只能将就着把他们皮肤裸露出来的地方清洗了一下,虽然依旧是看不过眼,但希望家长们不要太难缠。

    其实洛璇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小孩子,如果不是最近新闻里经常有老师虐童被爆出来会受千夫所指,还会被人肉,自己可能真的会气到打这些孩子。

    “老师,妈妈在外面,我去找她可以吗?”

    正当洛璇忙得跟陀螺一样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傻傻的小男孩拽住了她的衣角,向窗外指了指。

    洛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下面有一个成年女人,朝自己这边看着。洛璇没有再看,而是往洗手池那边走过去,打算继续给孩子们洗洗,一边应付着那个小孩:“你不要着急,接园的时候老师带你们一起过去。”

    “妈妈在跟我招手呢!”男孩不依不饶。

    洛璇有点烦闷的甩了甩手上的水,走到门口把门锁上,转过头来看着男孩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要是能出去就去吧。”

    本来想的是男孩会被自己的严肃劲儿吓到,而且又出不去,应该不会胡闹了。但是洛璇重新走回到洗手池时,发现男孩正在往窗边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洛璇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当自己反应过来时,男孩已经翻窗而下。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