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机关重重

      “所以我离开了,我想一切重新开始。”贾智杰将手插入头发从前额捋到颈部,这是他曾经的招牌动作,时过境迁,只留着平头的他还保留着这个习惯,给人一种苍凉的喜感。

    “但是因为之前留有案底,找工作的事情一直不顺利,还好刘婕没有抛弃我,她也不敢抛弃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她。之后我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的债,刘婕也替我还了一次又一次。就在不久前,她忍不了了走了,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阿来找到了我。”

    洛璇突然笑了,她知道自己对不起贾智杰,却没想到贾智杰会如此大度。在自己心里明明幻想了无数次两人重逢的场景,但没有一次是以这样的平静而开场的。对他的那种愧疚,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洛璇,你还记得吗?我们当初计划过要买一套房子。”贾智杰一手搭在洛璇的肩上,另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面前的一棵树,树是普通的柏树,手摸的位置用小刀刻着“xxx爱xxx”,许是过去太久太久了,两个人名已经模糊不清,横在两人名字中间的爱心还很清楚。

    洛璇不由得想起以前自己看过的一个段子,经常有人在树上刻着某某某爱某某某,但是相爱并且出来约会的两个人,跑到小树林里为什么要带刀子呢?

    “是你说的,房子要买在郊区,要独栋的小别墅,旁边最好都是大片大片的森林,你不怕虫子也不怕野兽。平常我们在市区生活,双休和节假日住到郊区,去体验最亲近自然的生活。”

    贾智杰的手从树上抽离,轻轻的抚摸着洛璇的脸,洛璇没有拒绝:“你要的房子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建好了,等到我们赢得奖金离开这里,还清负债,我们就去那里生活,好不好?”

    “好。”洛璇抓住了贾智杰的手,十指相扣,不由自主的动作里体现出了两人深爱过的证据。

    洛璇不知不觉的随着贾智杰走进了魔法森林,却被眼前所见吓到了。刚才的入口已经消失,所处之地让人感觉已经在里面呆了很久很久。

    “你知道这里的规则吗?需不需要我跟你讲解一下?”贾智杰看着洛璇,露出了一抹目的达成的冷笑:“我不想赢你赢的太卑鄙。”

    “所以你来过这儿?”洛璇吃惊了,难道说贾智杰前面铺垫了那么多,设身处地说了那么多真心话,就是为了把自己引进来而已?

    “当然,我早上就来过。”贾智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并且和我一起来的那个蠢货,已经被我解决在这里了。”

    这一刻洛璇实在是哭笑不得,那么多年了,吃过那么多次的亏,上过那么多次的当,每一次都告诉自己以后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每一次都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自己更重要,但是那种重感情又恋旧的性格,终归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自己不喜欢的人可以一次有一次的利用,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原谅,这种矛盾又让人恶心的性格,活该总被人耍。

    但是洛璇还是有一个优点的,就是无论在多危机的关头自己都能快速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然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既然你那么有经验,就讲讲吧。”洛璇控制住了内心的痛苦,向贾智杰抱以最官方的微笑。

    “这里有个很梦幻的名字,叫做魔法森林,也是幸存者游戏决赛的场地。但是,它的打开方式有两种,我们边走边说。”贾智杰一边说,一边想拉着洛璇四处走走,洛璇已经上过一次当,自然不会再信他,而是四两拨千斤的推开了他的手,道:“我还是站在这儿听你说完吧。”

    “呢呵”贾智杰有些尴尬的笑笑,也不过多的强求,继续说道:“它的两种打开方式分别针对于决赛和日常,决赛的我还没感受过就先不说了,我来说下日常的打开方式吧。”

    贾智杰丝毫不在意对面的人对自己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因为在他眼里,只要一起进来的人再出去时就已经被淘汰了。

    “它有识别人数的功能,当一个人要进入时机关不会开启,人进入时无论怎么走都是出口。而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进入森林时,它的机关会自动开启。”

    “机关这个东西是一系列的,没有特指,碰上哪个就是哪个。这里的花草树木虫鱼鸟兽都有可能是机关的组成部分,它们的触发机能也不固定,要么是你走过、要么是你碰到,总之只要让它们感受到了你的存在,就有可能触发机关。”

    “进入森林之后,你与和你一起进来的人是无法分开的,想要分开行走是不可能的,因为会有一层无形的屏障让你无法分开。”

    “当一行人中的任意一个人触动机关时,机关会采取群体攻击模式,即把一行人都控制起来,这个时候,就是决胜负的关键时刻了。”

    “至于它是如何判定胜负的呢?很容易,就是在几人同时被控制时会各自产生幻觉。每个人都是自己幻觉里的主人公,主人公在自己的幻觉里会做出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忏悔。”

    “事实上,一行人里每个人感受到的幻觉都是一模一样的,做的事情也是一模一样的。判定输赢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真诚。森林系统会自动识别每个人的忏悔内容,选择出最真诚的那个作为赢家,其他人则被困在森林里,直到机关关闭才会被放出,但那时会因为没有按照规定时间回房被淘汰。”

    “所以这个游戏最核心的内容就是,无论进来几个人,只有最人性未泯的那个人能够顺利离开。”

    贾智杰说完游戏规则,似笑非笑的看着洛璇:“我之所以把这些都告诉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这样铁石心肠至人命与不顾的人,赢不了。”

    “比起你做事的程度而言,我觉得我道行还太浅。”洛璇回以最官方的微笑,耸了耸肩:“现在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