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消失的何安琪

      陈什脱下外套,是一件轻薄的运动服,找到了一个拐角,拔下了墙上的爬山虎,在墙上摩擦着自己的衣服,最后将外套撕扯成了一把布条,分了一半递给何安琪:“等会只要是我们走过的路,不管是进口还是出口都栓上一块。”

    “那要不我们分开走吧?如果有人先出去就叫阿来进来找找。”何安琪提议。

    “也行。”陈什点了点头,和何安琪往不同的方向走了。

    陈什有些后悔,当时在主楼往下看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迷宫,从外面看也不是很复杂,想着一天时间也看不了这么多地方,所以没有刻意记路,却没想到走进来之后才发现有多难出去。

    陈什就按照跟何安琪交待的那样,在路口处绑上布条,这样对自己辨认路和方向要方便许多。

    然而就在不知走了多久,正准备再次系带子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陈什碰到的东西靠近墙边不远,好像是什么机关,先是响起了“嘎吱——”的一声,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墙体中探了出来,陈什定睛一看,是一台类似于ipad的东西,和它一起探出来的墙体大概突出了三十公分作用,呈三十度角的方向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并且在放置ipad的地方有四个固定的点。

    难道说这是专门用来指路的吗?

    虽然想着不可能,玩游戏绝不会这样大材小用,这样的东西放在这里必然有特别的用处,但是陈什从头到位摆弄了个便也没能将它打开。

    无奈,陈什只能将它放回原位。但当它被刚好放回到固定点的时候,又是“嘎吱——”的一声,探出墙体摆平,又缩回到了整堵墙里面,融为了一体,仿佛从来都没有出来过。

    陈什大概明白了,这个迷宫不仅仅是个迷宫,里面还有机关,所以很可能是之后游戏的场地,此时只是像“神秘花园”的场地一样,还没有开启而已。

    这一刻,陈什突然愣住了,自己终于明白了在踏足这里开始心中的那些莫名的疑虑从何而来。

    第一回合的狼人杀和复活赛的真心话大冒险耗时两天,猜房子这个游戏是在七月二十号。从来到第三个游戏结束至少耗时七天,然而还有第三回合游戏、第四回合游戏,后面的虽然没来得及看,但肯定还有游戏。

    除此以外还有迷宫和森林,这两个场地应该也会是两个游戏场地,也就是说至少还有四个游戏需要完成,一个星期时间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从秀秀失踪到自己找到这里,只用了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自己之前的思考方式一直陷入了一种错觉,就是从来到决出最终赢家需要两个星期时间,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之前一直以为参加游戏的玩家是一拨完全结束一拨才会开始,但从观摩“猜房子”这个游戏时就能发现,只要场地不冲突,可以好几拨的玩家在同时进行不同的游戏。

    所以有没有可能秀秀还没有输,她只是在参加别的游戏而已?

    一定是这样!

    虽然此时陈什又热又渴几近脱水,但突然涌出了一种干劲。不必等到最后,说不定就在这两天的时间里,自己就有机会见到秀秀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当陈什走到迷宫出口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真相,这个迷宫的所谓入口,就是唯一的出口,而此时的天已经黑透。看了眼表,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了。

    陈什精疲力尽的往缆车的方向走去,早上从主楼下来到现在九个多小时,在烈日的烘烤下自己滴水未进,能撑下来已经不错了,如果再在里面耽搁一下,超过了十二点,被判定为自动淘汰就真的完蛋了。

    对了,何安琪!

    陈什还没跑到缆车跟前,就发现那跟前站了好几个人。除了阿来、顾义还有叶玮和温暖。看见自己从迷宫出来,几人也一起迎了过来。

    “那个……安琪呢?”顾义看见只有陈什一个人出来,跑到迷宫出口看了一圈,没见何安琪,只能折返回来。

    “我们找不到路,分开的时候说好了谁先出来就找阿来帮忙。”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陈什抓了一下阿来的胳膊稳住自己随时要倒的身体:“麻烦你进去看看吧。”

    “对不起,现在不可以,迷宫关闭时间是晚上十点,现在进去半个小时根本不可能找到她。”

    阿来接过温暖递过来的水,打开盖子递了过来,就在陈什准备喝的时候,顾义几步上前,一把掀翻了陈什手中的水,水浇了陈什一身,透凉的感觉让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明明是一起进去的,现在你出来了,她还困在里面,你还有脸喝水?”

    “我能怎么办?进迷宫是她提出来的,分开找路也是她提的,就因为我先出来,所以错都在我吗?”陈什往后退了两步,虽然长时间来透支的体力和恐惧让自己愤怒,但他并不想和其他人发生冲突,毕竟错不在任何人。

    “是啊,人还在里面生死未卜,被淘汰已经板上钉钉了,所以什么锅都往何安琪身上甩,你也算是个男人?”

    叶玮冷笑一声,不知将什么东西塞在了裤子口袋里,说的话虽然声音很轻但足够在场所有人听见。

    “哥,我们先回去吧。”温暖怕陈什和叶玮发生冲突,连忙拉住他:“反正阿来在这里,他要是没办法,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实在对不起,我先走了。”

    陈什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自己逞英雄的时候,微微向顾义鞠了个躬,在温暖的搀扶下上了缆车。

    “我顾义最tm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玩真心话大冒险没有同意你出局!去死吧陈什你个懦夫!”

    缆车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陈什听见了顾义歇斯底里的大吼。

    当缆车停在了来时的地方时,陈什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除了身体上的劳累,那种感觉更多的来源于心里。

    再往下看那个迷宫,是那么的错综复杂,或许是距离太远的缘故,陈什站在这里想要知道何安琪在哪里,却什么也看不见。

    回去后喝了水吃了点东西才感觉体力有一点点的恢复,又草草洗了个澡,再看表时已经十点半了,也不知道何安琪还在不在迷宫里。其实陈什最怕的不是她找不到出口,而是怕她早在之前就因为体力不佳晕倒在了里面,如果是这样,再经过一晚上,就算明天找到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哥,我刚刚出去看了一下,她还没有回来。”温暖的声音很小,仿佛说出这样的噩耗是害怕陈什心里受不了:“不过哥哥你不要这么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只是她运气不好而已。”

    “真的只是运气不好吗?”陈什目视着前方,想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顾义他们还在外边吗?”

    “我回来的时候还在呢。”

    看到温暖点头,陈什也不等头发晾干就出了门,很多事情,现在再不说清就真的晚了!

    顾义,你不过一个伪君子而已,又何德何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谴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