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神秘花园

      绕过玻璃房子,陈什和温暖绕到了它背后不远处的一个灰褐色英式城堡跟前,这个城堡不大,比前两回合游戏的古堡看起来小了不少,只有两层,正中间就是它的大门。与其说是个游戏场地,倒不如说是个英式田园风格的小别墅。

    其实之前在上面的时候往下看可以发现,只有正对着主楼的一列是各式各样的建筑。在建筑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一个大型迷宫和一片森林。

    在这里也观察了有几天了,按照spirit的习惯,这一列的建筑应该是以第三四五等等回合的游戏顺序建造的,所以自己面前的这个英式城堡应该就是第四回合的游戏场地了吧。

    陈什推开门进去,首先映入眼帘是一个花园,准确的说是个室内花园。

    整栋房子的构造比较简单,正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大厅,被做成了一片花园,面积大概有一百平米左右。花园的外围是一个一个的房间,到了内部则是环形的楼梯,楼梯通往二楼。

    花园并不露天,再网上就是房顶,陈什有些疑惑的摸了跟前的一朵花,果然是假的。

    或许是因为内部构造太封闭,没有电灯,只有周围寥寥几盏壁灯,散发出微弱的灯光,照得整个大厅昏黄阴冷,若不是还算干净,看起来真像是放置了几百年的废弃城堡。

    “现在不是游戏时间,机关也还没有开启,你们可以到处看看。”

    陈什还在思考,阿来又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身后还跟着白楚、郑蓉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子。

    “这两位是一号会场的陈什和温暖,这位是三号会场的付康博,还有这两位郑蓉和白楚,大家应该都认识了。”阿来互相介绍着:“这里是第四回合游戏场地,你们需要我稍作介绍吗?”

    “当然。”付康博轻快的回答。

    陈什这才注意到这个叫付康博的男子,他梳着油亮三七分头,小眼睛,单眼皮,戴着一副镶金边的半框眼镜。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五岁,身材瘦高,穿着很正式的衬衫和西裤。

    虽说他的打扮跟像职场人士,但从他的言谈举止和长相来看,更像是个活力四射、喜欢运动的人。

    “游戏的名字叫做‘神秘花园’。”

    “游戏花费时间一共两天,所有环节皆在这个古堡完成。游戏开始时间为晚上十点,玩家人数12人,其中有十个侦探和两个凶手,凶手也会伪装成侦探的样子。

    当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神秘花园会发生一件凶杀案,有很完整的剧情推进,死者可能是现场玩家,也可能是我们安排的工作人员。

    在场的十二位玩家需要通过剧情、细节和现场所能发现的一切线索进行推理。这一环节会持续到当天晚上,玩家需要先票选出一个‘凶手’,无论对错,游戏继续。

    第二天早上会再次给出一定的案情及线索,玩家继续推理,到了晚上继续票选出一名‘凶手’。最后,被公投出局的两名‘凶手’无论是不是真的凶手都会被淘汰,负债一千万,其余玩家晋级。

    但这时还会有一个赏金环节,就是每位玩家独立写下自己对于案情的还原情况。推理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比较靠近真相的五人会得到一千万的赏金,其余五人没有任何赏金和负债。”

    “等一下,我有个问题。”陈什打断了阿来的话:“在之前的两次游戏中我们不是有得到赏金的吗?无论是第三回合的猜房子还是第四回合的神秘花园,如果我们被淘汰,能用之前的赏金还清负债然后离开吗?”

    “当然可以。”阿来点了点头:“不过这需要去主办方那里办些手续,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有意思。”付康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除此以外,两个凶手就没有其余的奖赏吗?”

    “不被淘汰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赏。”阿来摊了摊手:“你们先在这里看看吧,我再上去一趟。”

    已经习惯了阿来的来无影去无踪,几人也不再说些什么。

    “这里有条路,我们进去看看吧!”

    不知什么时候,温暖已经跑到了一边,指着一片郁金香喊道。

    大家一起朝温暖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一片茂密的郁金香中,有一条砖铺的小路。小路很窄,每两块中间隔了十几二十公分。

    虽然这些花都是假花,但是自己从小说活在一个培育不出郁金香城市,此时此刻在这里看见大片的郁金香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等一下,假花?

    陈什终于觉得是哪里不对劲了,是郁金香的香味!明明都是假花,为什么会有香味呢?一边疑虑着,一边跟着人群走着。

    “你别说,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听见付康博的感叹,陈什看向了他,他也朝自己看过来:“你看这边,有这么多品种的植物,还有鱼塘,鱼塘是真的,里面还有鱼和青蛙呢!”

    “是啊,在这样的地方能发生什么样的案情呢?”

    陈什有种习惯,当别人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就算觉得尴尬也要接上他的话,对付康博也是如此。

    “陈什,我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嘛!”

    付康博转过头看路,假装没有看见陈什疑惑的目光。

    “怎么?你听说过我啊?”陈什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些敌意,莫名想要知道这种敌意从何而来。

    “也不算听说过吧,就是老朋友见面,聊了聊之前的战况。”付康博眼神向陈什瞟了一眼:“听说你很擅长抓住别人的弱点嘛。”

    “做人该有的敏感。”陈什心里大概有数了:“所以你的那位老朋友,是叶玮吧?”

    “看来你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嘛。”付康博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跟他不想再聊下去,陈什便慢下来走在了后面,细细的逛着这片花园,可是走完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

    其实整个花园不止这一条路,它会在不同的地方交错,又通往其他地方,所以入口也是出口,一共有六个出入口。

    陈什跟着大家走的这个出口,刚好是离大门最远的地方,出来了之后就能看见通往二楼的环形楼梯。

    看着大家边走边走向了花园周围的房间,陈什决定先从上面看起,于是上了二楼的楼梯。

    楼梯扶手是铁质的,阶梯比较平缓,或许是有些古旧的缘故,走在上面咯咯作响。

    走到二楼中央,陈什几乎可以看见整个一楼的场景,包括花园在内。再看向对面,陈什看见了两个一晃而过的身影。

    是谁?

    陈什边追边往下看去,一二三四,温暖郑蓉白楚付康博四个人都在一楼,那刚刚过去的那两个人是谁?

    气喘吁吁的跑到刚才那两人所在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陈什觉得不太对劲,在刚下到地下世界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左右了,又在第三回合游戏场地滞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到现在已经快一点了。从允许活动时间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很可能已经来了不止一拨人了。

    难道说刚刚看到的那两个人不是跟自己一起参加游戏的那三十六个人之中的吗?不然为什么阿来没有把大家放到一起介绍呢?

    “嗨,陈什。”

    听见有人叫自己,陈什立马回过了头,是顾义和何安琪。

    “是你们啊,吓我一跳。”陈什松了一口气:“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

    “具体什么时候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十点多就出门了。”何安琪笑着取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两包面包,把其中一包递到了陈什手中:“都到饭点了,吃点东西吧。”

    “谢谢,不用了。”陈什摆了摆手:“我出来的晚,现在还不饿,你们自己吃吧!”

    “客气什么呀?”何安琪边笑着边将另一块面包递给了顾义。

    其实相对于洛璇的高冷、温暖的病娇和白楚的那种婊里婊气,陈什觉得何安琪这种清爽的小家碧玉给人感觉比较舒服。顾义给人的感觉也比较直爽,若这游戏真的是有秘密的人才会来的,这两人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呢?

    “你就一个人过来的吗?”顾义边吃面包边问。

    “不是啊,下面还有四个人呢。”陈什往下看去,却发现那几个人都不知道去了哪儿了:“前面阿来给我们介绍游戏规则的时候你们都没有看见吗?”

    “没看见。”顾义摆了摆手:“刚刚叶玮……”

    “我们要不也下去看看吧!”不知道为何,何安琪很刻意的打断了顾义的话,提出要下楼。顾义提到了叶玮,可能几个人在商量什么策略吧,陈什没有多想,跟着两人下了楼。

    前面在楼上大概转了一圈,陈什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都是一些独立的房间,数了一数也就十二间,应该是参加游戏的十二个人要住的地方。

    下楼后陈什又扫视了一圈,依旧没有看见温暖她们几个,又不好挨个房间的去找,只能跟着何安琪顾义两人出了第四回合游戏场地。

    陈什正思考着下一个要去哪里,却见何安琪跟顾义耳语了几句顾义便说要上去了,虽然不知道他这个时候走要干什么,但别人的事自己也不好操心太多。

    “我们也别往后走了,就去迷宫这边转转吧。”何安琪提议,陈什只能附和。

    迷宫所在的地方就在这几栋楼的左边,步行大概三分钟的时间,站在主楼跟前看的时候可以发现整片地的布局大概以楼房为中心线,迷宫和森林分处两边,且面积很大。

    迷宫的大门与第三回合游戏场地大概平行,宽度很窄,大概一米左右。

    陈什在前面走,何安琪在后面跟着。来了spirit之后,陈什对这里的很多模式都不太满意。比如男女混住,关系比较好的又经常需要分开,有种乱牵线的感觉,更何况这个何安琪是有未婚夫的。

    进到迷宫里面陈什的感觉更别扭了,宽度依旧只有一米左右,整体是由高达三米的墙体和缠在上面慢慢的爬山虎组成的。让陈什奇怪的是,通常在爬山虎这么密集的地方会生出很多虫子,但是当走进去的时候会发现,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干净的。

    由于迷宫真的很高,所以视野并不开阔,才走在里面不到十几分钟陈什就已经迷了路,还连续两次走进了死胡同里。不过好在何安琪不是那种很爱找事的姑娘,就只默默的在自己身后跟着,偶尔找些有趣的话题攀谈两句。

    不知走了多久,陈什抬手看了眼表,已经快下午四点了,从进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三个小时,陈什却彻底迷失在了这里,只能凭着感觉走。

    七月十七号,正值酷暑之际,在户外这样的一个地方转悠了两三个小时,无论是陈什还是何安琪已经热的快脱水了,更何况早上出来的时候天气比较凉爽,陈什还穿了外套。

    外套?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