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真心话大冒险(一)

      2018年7月16日20:00

    不能说谎的真心话大冒险,探寻人心底最深的秘密。

    游戏场地还是在一墙之隔的之前玩狼人杀的地方,不过外面的一圈桌子已经被撤掉了,在内圈摆了一张圆桌和十把椅子,刚好能坐下十个人,其中两个椅子之间还空了个位置。

    大家随机就坐,陈什想了想,选择了洛璇正对面的位置。仿佛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阿来才匆匆赶来。

    “各位不好意思,在刚才第二会场游戏期间出了些意外,所以迟到了,望大家见谅。”

    阿来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岁左右,推着推车的女助理,推车上放满了仪器。阿来和助理将仪器搬了下来,每人面前放一个。

    “这个是专业的测谎仪,准确程度是市面上最高的,如果说谎,测谎仪会发出20伏的瞬时电流并发出声音,所以在它的面前,没有人能做到无人察觉的说谎。并且,它只会识别谎言,人愤怒时说出的真心话,不会被判定为谎言。”

    阿来边介绍,边和女子一起给每位玩家连上测谎仪。

    “另外,我需要再解释一下游戏规则。

    游戏名为真心话大冒险,但是不存在大冒险环节。在桌子的正中间我们会摆一个随机指针,当游戏开始时摆动指针,指针停止时指向的人可以向其余的任何一个人提出问题。

    问题没有特定要求,但是提问者要做到的,就是让对方说谎。说谎的人会被当场淘汰,被淘汰的人被认定为失败者。失败者要么支付两千万负债,要么来到spirit做劳动力还债。

    当然,你们可能觉得,大家都不想被淘汰,那么不说谎就可以了。但是游戏没有限时,直至四人被淘汰为止,所以我建议每位提问者在提问之前请做到深思熟虑,在必要的时候,我也会留下充足的时间让你们讲故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游戏中,不允许有暴力行为的发生。一旦发生暴力行为,实施者会被判定为淘汰,成为失败者。而如果有人因为不可抗力无法继续参加游戏或在规定时间内未作答者也会被判定为淘汰。”

    看到各个机器已经被安置好,阿来示意助理退到一边:“那么,请问大家现在还有什么问题?”

    看到大家都摇头,阿来来到了空着的那个位置跟前,手放在了指针旁的按钮上。

    “那么,游戏现在开始。”

    陈什看了一下每个人的位置,从洛璇开始座次分别为洛璇、叶玮、窦江、杨昊、陈什、郑蓉、莫萱、顾义、白楚和卢全。

    阿来按下按钮,指针开始飞速旋转,再按下按钮,速度开始减慢,最后摇摇摆摆的停在了叶玮的面前。

    “我问他。”叶玮指向陈什:“你是spirit的眼线吗?”

    “不是。”陈什冷冷的回答,测谎仪没有叫,所有人看陈什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阿来再次按下按钮,指针停在了卢全面前,卢全指陈什。

    “你是否参加过往届的幸存者游戏并且胜出了?”

    “没有。”测谎仪没有叫,但是陈什算是明白了昨天叶玮他们在厕所商量了什么了,那就是一直逮着自己问问题,直至将自己淘汰再正式对待游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这次指针指向了洛璇,洛璇看向陈什:“你对康霞,有没有愧疚过?”

    “我至今很愧疚,但我不后悔。”陈什直视洛璇,没有丝毫的犹豫,测谎仪没有叫。

    在陈什的眼里,这些人应该会问出更恶毒的问题,但是到现在为止问题还仅限于此,可见他们还只是在试水的阶段,那么,等到指针指向了自己,就让游戏在那时升华起来吧。

    这次指针指向了卢全,卢全问陈什:“这次游戏,你觉得你会是最后的赢家吗?”

    “我必须是。”测谎仪没有叫。

    指针再次指向卢全,卢全问陈什:“你能说说你为什么来参加复活赛吗?”

    “因为在这里的一个玩家,很可能是我多年前伤害过的一个女孩,我不能让她输。”测谎仪没有叫。

    “我有问题。”叶玮看向阿来:“我要求和陈什交换测谎仪,我怀疑他的有问题。”

    “当然可以。”阿来点头,将两人的测谎仪对调后重新安好。

    “游戏继续。”

    阿来再次按下按钮,片刻过后,指针晃晃悠悠的摆向了洛璇和卢全的中间,最终指向了卢全。

    “我还是问他。”卢全指陈什:“如果你赢得比赛要拿在场所有人的失败换取,你还会努力想赢吗?”

    “会。”陈什知道,这个时候宁可得罪所有人,也不能说谎。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指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停在自己对面的方向,特别是卢全那里。

    陈什想到了早上阿来放在自己口袋里的那枚戒指,又看了看卢全,恍然大悟。卢全的装扮很非主流,身上挂着各种金属挂饰,指针在他和洛璇的方向摆动却最终停在了他的面前,那么很可能指针的材质是有吸铁功能的。

    为了验证这一观点,陈什偷偷的将戒指戴在了十指上,双手交叉抱拳,做思考着放在了额前。

    指针终于停在了陈什的面前。

    “我问卢全。”陈什微笑着抬起了头,好戏终于要开始了:“请问你那么喜欢白楚,你会介意她曾经被人包养过的经历吗?”

    “我……”卢全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白楚,白楚默默的低下了头,几秒后,卢全用小得微乎其微的声音回答道:“会介意。”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阿来按下了按钮,指针再次停在了陈什面前。看着这些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陈什莫名希望游戏可以进行的轻松一些,不然再这样下去,人性可是经不住考验的。

    “我问她。”陈什指向洛璇:“你戴脖琏和护腕,是为了遮住什么东西吗?如果可以,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陈什知道,既然洛璇敢来参加这个游戏还故意向自己提起这个问题,那就说明当年的事情对她来说还不至于难以提及,自然也不会在这些问题上撒谎。

    “你猜的没错。”洛璇冷笑着,抬手摘掉了左手腕上的护腕,露出了手腕处被刀割过的伤痕:“这个是当年因为一个人渣割腕留下的。”

    她又继续摘下了脖子上的脖琏,在她细白的颈部,有几道浅浅的勒痕:“这个也是因为那个人渣,上吊。不过还好,都过去了,我也没有死。”洛璇摊了摊手,表示就是这些了,陈什也不欲激起她更多的回忆,游戏继续。

    为了不让大家怀疑,陈什将手背在了背后,这次指针指向了白楚。

    思索了一会儿,白楚看向陈什:“你来参加这个游戏,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有,请说出来。”

    这么快就聊到自己的死穴了吗?陈什笑笑,这样没有底线的游戏,怎么能够存在死穴呢?

    “没错,我是为了我妹妹来的。”陈什坦然的看向在场的每个人:“她参加了这个游戏后失踪了,阿来告诉我参加这个游戏成为最终赢家后才有可能救走她,所以我来了这里。”测谎仪没有叫。

    一瞬间,刚才紧张的气氛仿佛轻松多了,其余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默默的低下了头。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敌人后,他们的反应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激烈了。但是陈什明白,如果想要赢得最后的胜利,有些人还是必须得在这一轮就被淘汰的好。

    指针指向了莫萱,莫萱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郑蓉:“请问你辞职、离婚、脱离家庭不告而别,是不是因为出轨?”

    郑蓉咬着嘴唇,看着前方,不敢直视就坐在旁边的莫萱:“不是。”

    测谎仪没有叫,游戏继续,指针再次停在了陈什面前,陈什看向郑蓉:“请问你来参加游戏,是为了你的女儿吗?”

    “是……”郑蓉深吸了一口气:“准确的说,是为了我之前的家。”

    游戏继续,这次指针停在了叶玮面前,叶玮想了想,问道:“如果要取得游戏胜利见到你妹妹需要你亲手杀人,你会去做吗?”

    “我会。”

    指针再一次指向了陈什,陈什看向了白楚:“卢全说他跟你告白过好几次都被你拒绝了,请问你为什么拒绝他?”

    “我……”白楚看了卢全一眼,低下了头:“他太小了,有些幼稚,而且没钱,我还有更多的选择。”

    “呵。”卢全笑着摇了摇头,原来实话会如此伤人。

    这次指针指向了卢全,卢全看着白楚问:“请问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备胎。”白楚没有抬头,干脆的回答道。

    这些人还真是诚实呢,陈什在心里暗暗想着,游戏要是就这样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到底要怎样才能找到他们的突破口呢?

    阿来按下了按钮,指针指向了陈什。

    “卢全,如果你和白楚最后只有一个人能获得游戏的胜利,失败的人会死,你会用你的失败换取她的胜利吗?”

    “我……我不知道,啊!”

    “嗞啦—滴——滴——滴——”

    电流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接着是响彻整个房间的滴滴声,卢全在一瞬间跳了起来,测谎仪也被带到了地上。

    “哐啷”一声,那恼人的滴滴声才停止下来。

    “我这算说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