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隐藏的秘密

      一号窦江和二号杨昊是初中高中的同学,说来也算是发小,毕业后两人一起上了家门口的技校,毕业后在同一家沙石料厂工作,窦江性格火爆,杨昊比较迟钝,能从小玩到大也许是因为兴趣互补的原因。

    不过那家砂石料厂让陈什有很深的印象,前两年因为厂长的女儿被活埋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厂长的女儿是个还没毕业的女大学生,也在本地上学,平常不会去家里开的厂子,但是出事的那天她被发现埋在了一堆待处理的沙石料下。

    那天厂子一如既往的开工,开挖掘机的挖着挖着,一铲子下去挖出来了半个人,准确的说是从腰到脚的地方。法医来验尸后发现,之前人还没有死,是被腰斩了之后当场死亡的,凶手至今没有被抓到。

    三号郑蓉,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教师,身患癌症。但是因为还有个上中学的女儿,所以辞了职,离了婚,想要碰瓷去讹钱,后来遇见了阿来,来到了这里。

    四号莫萱,十五岁的女孩,因为成绩不好上了护校,很叛逆,不甘于以后出来当护士伺候病人才来了这里。

    不过有一点很值得人注意,在温暖给出的信息里,莫萱是郑蓉的女儿,而且是独生女。三十多岁才有的这个女儿,应该很宝贝她,可是来这里两天了,却不见两人有什么交集,甚至连话都不说,也是古怪。

    至于顾义和何安琪,只知道两人是未婚夫妻,没有过多的了解。而白楚,只知道她被一个有钱人包养过一阵子,为了挣个名分闹到人公司,却被反将一军,莫名其妙的牵扯上了经济官司,欠了一屁股债。

    卢全呢,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做着深夜电台,喜欢这样有故事的女人也不足为奇。

    陈什突然觉得这个游戏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规则很简单,说谎就被淘汰。那么对很多人来说,不说谎就可以了。不认识的人很难知道各自的软肋在哪儿,认识的人关系都不错肯定不会希望对方被淘汰,游戏不限时长,淘汰四人为止,那么就是要在一个又一个的真心话堆砌中找到那个隐藏在心底不能说的秘密吗?

    陈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明天的事就等到明天再说吧,先睡个好觉才是最重要的。

    一觉起来,看了眼手表,刚过五点。对于陈什而言,一天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足够了,起床洗漱完,又重新坐回了床上。

    在游戏开始前,每个玩家都必须呆在指定的地方。陈什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顺手拿起外套披在了身上。

    从头一晚游戏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胃里空空的。因为高三学习累,睡不够,秀秀有些低血糖,所以陈什随时都会在口袋里揣点悠哈奶糖。虽然现在秀秀失踪了,但这个习惯陈什还没丢掉。

    伸手掏口袋,除了糖顺带拿出了一张纸条,是那种在之前房间给每个人都准备的那种便签纸,上面是粗圆珠笔写的六个大字:真心话大冒险。

    很好看的字,笔锋刚劲有力,飘逸的行书,应该出自一个男生之手。陈什环顾了一圈,大家还都没有睡醒,是窦江和杨昊的可能性很小,卢全的字自己见过,不一样,也不应该是叶玮,那就只剩下顾义了。

    之前自己被针对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的很过分,只是迫于压力站在了多数人的那一边。想到何安琪也是在自己的帮助下才取得了游戏的胜利,所以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写纸条帮助自己,这也不是不可能。

    哎,随便吧。

    陈什将纸条塞回口袋,撕开了一颗糖,含在嘴里。

    说实在的,自己并不喜欢这种尽是奶味的甜滋滋的东西,但过了一会,胃里那种抽着疼的感觉轻了一点。

    “咚咚咚”

    听到敲门的声音,陈什起身过去时,阿来已经进来了,他手中端着一个放满东西的盘子,盘子里是十份早餐,都用双层的塑料盒子装起来的,是三明治和小米粥。

    “这么早就起来啦?”阿来看见是陈什并没有表现出惊奇:“那就麻烦你把这些发给大家吧,我还得去别的场地,麻烦你了。”

    陈什接过盘子的一刻,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口袋里,等反应过来阿来已经走了,门也关上了。

    陈什将早餐一一放在每个人的床头,可能是自己起的实在太早了,大家都还睡得很沉。

    洛璇的床在最靠里的位置,送完别人的,陈什又回到了洛璇的床跟前,放下了早餐。

    洛璇睡觉的样子仿佛是在戒备着什么,整个人蜷成一团,靠墙很近,被子几乎要把整个人都盖住。这时,陈什看见了她的手,左手手腕处的那个护腕。

    鬼使神差一般,陈什想要拉开来看看,无奈护腕太紧,刚一动手洛璇就醒了。

    “啊!”

    洛璇轻呼一声坐了起来,看见陈什瞬间清醒了:“你干什么呀?”

    “那个,早饭。”

    陈什有些尴尬的向后退了两步:“我看你护腕挺好看的,就想…要不你……”

    “滚。”洛璇悻悻的从床上下来开始叠被子:“有多远滚多远。”

    “噢”陈什讨了个没趣儿,转身走时发现因为刚刚小小的插曲大家都醒的差不多了,为了不再又过多的争执,回到自己的位置吃起了早餐。

    想到刚刚阿来往自己口袋里放了什么,掏出来一看,是枚挺厚的锈褐色戒指,没有任何装饰,样子丑丑的,戴在食指上刚刚好,但是莫名有些眼熟。不过也可以理解,这样的铁质戒指在自己小的时候买巧克力经常会送,现在也应该不少见吧?

    呵,给这个做什么?陈什想不到阿来的含义,将戒指放回了口袋里。

    不过,在游戏开始前的几个小时里收到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其实每个人都有,用来提醒自己什么是内心隐藏最深的秘密?不过这枚戒指……陈什再次拿出来端详了一会儿,确实没什么印象啊,算了,等到能用到的时候再说吧。

    “你叫陈什?”说话的是叶玮,陈什转过头,看向了他。

    “我看你这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可惜心术不正啊。”叶玮嘲讽的摇了摇头:“看你这样,也是有女朋友的吧,不过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有什么想说的话需要我帮你捎回去吗?”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陈什不想跟这种人多话,放回了戒指,开始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