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狼人杀(三)

      天黑了,狼人开始杀人。

    白天的发言听了下来,几位队友应该对自己都有所怀疑了,毕竟六号不是真预言家,那么真的预言家去了哪里呢?三号郑蓉指向了温暖。

    莫萱表示不能杀温暖,温暖是陈什的金水,打个反逻辑的话,大家会觉得如果她死在夜里,肯定是陈什杀死了自己的金水以抬高自己的地位。

    六号?陈什故意问,因为杀死六号自己第二天必出局,狼队友不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链子里,所以不忍心失去这个得到大半人心的队友。

    那随便杀一个吧。

    卢全指向了五号,大家都点了点头。

    天亮了,昨晚五号死亡。

    看来女巫还没有救人,陈什已经计划好查杀谁了,希望不要怼到女巫,不然万死难辞其咎,真的就gg了。

    第一个发言的是六号,叶玮冷笑着:“查杀四号,四号是狼,出我前先出四,我说了女巫把九号毒了,九号是狼,留着我就是在给他自己博轮次,现在已知八号四号九号三匹狼,如果我晚上被刀还有一狼你们自己抿,就是这样。”

    确实,叶玮的话很有力,如果自己不是睁眼玩家可能会真的信了他的鬼话。不过他倒是猜对了一个狼,四号确实是狼。这样一来,叶玮真的就难以翻身了。

    最后发言的三个人分别是三号四号和自己,三个都是狼,打个煽动,妥妥的怼死六号。

    看样子七号没什么身份,应该不是猎人爱神和预言家,给她个查杀,就算她是女巫,自己也不可能倒在夜里了。

    轮到陈什说话,陈什看向七号白楚:“昨晚我按照我的警徽流查验的,七号查杀,如果今天还是按照六号的查杀走必然崩盘,所以就算打个平衡,也得给我走这张七号牌。女巫信我就毒1,不信就毒我,今晚我验12,还能打个警徽流,四号我不定义,但是今天必须走七。”

    陈什占尽了先机,七号白楚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已经发过言却被踩死,十号的卢全也不太高兴,但是无所谓,反正三人是三个阵营,自己能赢救出秀秀比什么都重要。

    十号发言也就几句简单的表水,他既不能帮着七号打自己,也不敢爆狼太明显,所以半划水的说了几句就过了。

    到十一号,温暖说话了。

    “我这里是有神职的,预言家已知,十二号发言很刚,三号也说自己有神职,但是她没有倒牌,我希望她能好好说一下自己到底是什么神。这把打个平衡可以先出七,但我想给两个预言家改个警徽流,去验这个三号。”

    陈什看了一眼温暖,她说话的语气和她的名字一样,柔柔的。自己第一晚就已经告诉了她狼都有谁,而她此时说这话的意思是,得开始下狼了,不然游戏必输无疑。

    陈什微微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发言一边倒的要下七号,轮到三号发言。

    “嗯,我这里确实没有神职,我一开始跳神也就是想穿个衣服让狼来刀我,不过我就是一村民,预言家想验就验,不过如果两个预言家都来验我,我很有可能晚上吃刀,不过都不重要,我希望好人能赢。”

    四号。

    “我是被六号查杀的四号,本来我还在纠结六九到底哪个是真的预言家,不过现在很好了,我已经看清局势了,六号是狼,九号是预言家,上把出的八号应该是好人,这次打平衡先出七,如果女巫不信我晚上毒我就好,只要能把狼下下去,好人能赢就行。”

    四号的表水还可以,陈什微微一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现在轮到我归票,这把先下这个七号,不过大概率我晚上会死,女巫想救就救,不救算了,如果我死了,明天请下六,谢谢大家,还有,警徽流我改三号,她穿了半天神的衣服,可能是怕预言家验,就算脱了,我也想验一下。”

    七号被投票出局,七号该说遗言了。

    “我就是一个村民,九号他才是狼,六号是真的预言家,如果一直跟着九走,游戏真的会输,我没身份被查杀出局也没办法,但是如果九死了女巫一定不要救,他肯定是自刀。”

    七号眼神透着愤怒瞪着陈什,眼神里透着深深的绝望。

    陈什微笑,天黑了。

    三号还是想杀十一号,陈什示意不可以,十一号怼了三号,如果她死了,三号就百口莫辩了,接着指向了六号。

    向大家表示预言家应该在警下,想最后出来玩个厉害的,六号很可能是猎人,如果六号死一定会带自己走,这样再给三号一个金水,预言家身份坐实,三号再也不会被怀疑了。

    这一招以退为进陈什心里紧张透了,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了六号会不会带自己走上,如果他带走自己,那就送狼赢,这样参加复活赛的人多一些,自己晋级的可能也大;如果他不带自己,说不定最后能赢。

    天亮了,四号被毒杀,六号死亡,可以开枪带走一人。

    陈什恶狠狠的瞪着六号,仿佛自己真的是个预言家一样,叶玮以审视的目光看着陈什,直到最后也没有带走他。

    陈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叶玮以猎人的身份死了,没有人再怀疑陈什的预言家身份,前面几位的发言都表示听完陈什的发言,听他归票,到了陈什,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查杀三号,出三。

    三号出局,在场的狼只剩下了九号陈什和十号卢全,卢全恶狠狠的看着陈什,陈什并未转头。

    “我确实是狼走的,还有九号也是狼。”郑蓉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陈什他应该是链子狼人牌,不然不会只有一个狼跳预言家,希望大家能相信我,明天出九号。”

    但是狼在脏链子里,另一方是预言家的概率有多小大家不是不知道。

    天黑了,陈什毫不犹豫选择杀死十号,十号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陈什,这个得看运气了,随机选择一人被杀死。

    天亮了,平安夜。

    陈什表示查杀十号,十号被投票出局。

    天黑了,陈什看着眼前一个个闭着眼的人,左手捏着笔帽轻轻地摸索着,这是他在思考问题时的习惯性动作,金属的触感让另他心安。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陈什抬起了头,看向法官,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天亮了,昨晚十二号死亡,游戏结束。”

    洛璇一脸漠然的看向杨昊,从杨昊同样不知所措的表情中知道了真相。

    “你果然还是这样不择手段。”

    陈什并未搭话,既然必然有人会输,那么只要保证自己赢就可以了,更何况这样一个处处跟自己过不去的人,不过也庆幸她的愚蠢,救了自己又毒对了人。跟这样一群没有水平的人玩游戏,如果不是自己身份尴尬,会赢的更快。

    陈什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带离场地的两人,转头望向工作人员:“什么时候举行下一场比赛?”

    何安琪重新回到了第一会场,此时的会场上只剩下了陈什、温暖、何安琪三人,片刻过后,阿来推门而入。

    “恭喜三位成功晋级到第二回合赛事,我会在复活赛结束后将第二回合赛事时间、游戏名称及规则以同样的方式告知各位,敬请期待,现在三位可以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果然,你比我想得还要聪明。”

    温暖坐在床上,手中抱着一个a4大小,很厚的手账本,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大概是日记吧。

    “这也是我想说的,你也不错。”陈什坐在桌前,其实他并不觉得温暖有多么优秀,但是作为队友同时晋级,该有的寒暄还是该有的:“期待你第二回合的表现。”

    “也期待你的表现。”温暖合上手账,抬起头微笑的看着陈什:“不过在此之前,我更想看看你在复活赛的表现。”

    陈什愣住了:“什么意思?”

    “十二年了,物是人非,从少年到青年,足够一个人改变太多太多。”温暖站起身,走到了桌子跟前,坐在了陈什对面。

    “你虽然聪明,也不过如此,洛璇、康霞,名字长相都不一样,难怪你不会往更深里考虑。”

    “你是说,洛璇就是康霞?可她说康霞十二年前就死了的?”陈什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滑稽,他只是不信康霞会以这样的方式报复他。

    “不然她那么恨你,又为什么要救你,也是啊,你们两个总是无条件的信任对方,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好了,反正与我无关。”温暖甜甜一笑,拿过了放在窗台的红酒,倒了一杯,细细的品味着。

    “不过是赢了场游戏就喝酒庆祝上了?你心脏可不好,小心乐极生悲。”陈什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温暖才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

    “这与你无关。”温暖并不看他,伸手拿了一串葡萄。

    “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洛璇的脖带和护腕有些别致呢?就连洗漱的时候都没见她摘下来过。”温暖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仿佛并没有指望陈什能给出想要的回答。

    “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就是放弃直接晋级资格进入复活赛,或许还能帮到她。”温暖用她微长的指甲小心翼翼的剥着葡萄皮,仿佛在雕刻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毕竟她玩游戏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能不能晋级还真的挺玄呢。”

    “如果输了,我可以拿我的奖金帮她还债。”陈什的心中极度生气,这女人早就看出来了却什么也不肯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阻止自己直接晋级,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她赢了,没有分文奖金,输了,却是两千万的负债,那是你还不起的,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掂量吧。”几句话的空当,一杯红酒已经下了肚,温暖的面色微红,依旧微笑着。

    “我怎么样才能参加复活赛?”陈什已经下定了决心。

    “放弃奖金,平分给我和何安琪,你就可以放心去了。”温暖又倒了一杯酒:“不过如果你输了,连带康霞的那一份,就是三千万了。”

    没等陈什搭话,温暖继续说:“你最好尽快,否则过了今晚,想放弃都不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