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死去的康霞

      几个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半天,陈什也根据大家的谈话总结了不少信息,毕竟明天的游戏是在第一会场举行,也就是说和自己一起参赛的只有1-12号这些人,而这里面有的人之间也是相互有些渊源的。

    来参加游戏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冲着钱来的,各自也都有一些过人之处。一号窦江和二号杨昊是哥们儿,两人结伴而来;三号郑蓉是个中学老师,身患绝症却因为学校没有交医保无法接受治疗,于是想来参加游戏弄上一大笔钱留给子女;四号莫萱,非主流少女,和家人闹掰了来了这里。

    五号顾义和八号何安琪也是一起来参加游戏想要得到奖金回去结婚;六号叶玮,年轻的时候因为养家误入了传销组织,后来被抓坐了十几年的牢,出狱后妻离子散找不到工作,于是想来大赚一笔;七号白楚,电台女主播,跟一个富商好了,后来发现富商有家室,想要分手却被摆了一道,欠下了巨款。

    还真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啊,陈什有些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柚子皮,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洛璇在玩一个一个四阶魔方,只弄出了两面,有些束手无策。

    已经很不错了。陈什想到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阵子学校特别流行玩魔方,大家的水平都维持在能拼出三阶魔方的一到两面,而自己因为空间感比较强,又根据网上的教程,已经可以拼出完整的四阶魔方了,为此自己还收获了不少小迷妹。不过这么多年没练过,不知道技艺会不会生疏了。

    “能让我试试吗?”陈什看着洛璇,自己不过是无聊,如果她不给就算了。

    洛璇撇嘴一笑,将魔方递了过来。

    陈什摆弄了两下,在心里高速运算着,不过两分钟,就将魔方完整的复原了。心里不禁小小得意了一下,比起当年也没有差太多了。

    陈什笑着把魔方递了回去,洛璇却摇了摇头:“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洛璇说话时的表情让陈什感觉很奇怪,那种想赞美却语气嘲讽,想冷笑却在压制着的感觉,真的让人不太舒服。这洛璇,自己到底是怎么招惹她了?

    陈什无语的摆弄着手中的魔方,却发现了有点不对劲。这个魔方有六个颜色,其中一种是金黄色,但是它右下角的一块却是铂金色。乍看上去像是有些掉漆的感觉,但是那一块的颜色很均匀,只是稍浅了一些,如此似曾相识。

    “洛璇,你是不是认识康霞?”陈什瞪大了眼睛。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洛璇的表情回归冷漠,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什。

    “她,还好吗?”不知为何,陈什问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她已经死了。”洛璇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十二年前,十五岁生日当天,她自杀了。”

    陈什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思绪跟着回到了十二年前那个深秋的午后。

    那是2006年9月25日,那天是康霞的生日,一周之前,康霞向自己表白。她叫来了她所有的好姐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递来了一束鲜花和一个四阶魔方。

    那个时候的康霞,虽然长相底子不错,但是正处于蜕变期。戴着厚厚的矫正眼睛和牙套,身材也很一般。虽然她搞得这样兴师动众,陈什也并不讨厌她,但是离答应还差了一截儿。

    “那个……我……”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给你考虑的时间。”陈什还在犹豫,康霞赶紧插嘴:“一周以后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惊喜。”

    康霞是陈什初中前两年的同桌,也就是长期的相处,让两人形成了战友一般的感情,两人都处于一种友情已过,恋人未满的状态。这康霞突然就冲上来表白,着实让陈什吓了一跳。

    短短的几天,陈什一直在思考,和康霞交往并无不妥,总不能不给她这个面子,不然两年的朋友就白做了,如果交往过后发现实在合不来,再好聚好散也没什么不妥。但是就在约定的日子前一天,一个人的到来改变了陈什的这个想法,那个人是康霞的妈妈。

    那天下午,准确的说是九月二十四号,康霞生日的前一天放学的时候,陈什离开学校,往家走去,被一个女人拦住了。

    女人自称是康霞的妈妈,她将陈什带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听说我女儿跟你告白了。”女人的神情高高在上,仿佛根本没有把陈什放在眼里。

    “对不起,阿姨……”陈什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将点好的咖啡放在了两人跟前:“就是拒绝她,越直接越好。”

    “我这么说是为了她的学业着想,我是大学教授,我先生也在教育局工作,我不希望别人说我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所以我宁可她受伤。”女人喝了一口咖啡:“如果你不答应……”

    “你的妹妹今年六岁,该是上学的年级了,如果你不把这件事处理好,我就让你和你妹妹在东隅市没学可上。”

    从小,陈什的软肋就是妹妹,最怕的,也是别人用妹妹来威胁他。

    “你考虑好了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康霞生日这天,陈什来到班里,康霞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不少同学也早早到了这里准备来看个热闹。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没有带礼物来吗?”虽然之前两人都只是同桌和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是到了生日的时候,两人都会为对方准备礼物。

    “我没有准备。”其实陈什准备了礼物,但是见过康霞妈妈,他已经不准备送了。

    “那,我那天问你的问题,你想好答案了吗?”康霞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还是在等待着陈什说出自己期待的答案。

    “我不能答应你。”陈什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希望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不然不知道自己还得说出什么伤人心的话。

    “为什么不能答应?”康霞突然怒了:“前两天我还听你哥们儿说你准备答应我,还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为什么不仅礼物没了,你还突然这样了?!”

    康霞不依不饶,可能是因为太丢脸的缘故,又不想显得自己太下贱,上前几步拽住陈什的领子:“你不答应无所谓,但是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想到康霞妈妈说过的话,必须要让她死心是么?陈什表情嫌弃的推开了康霞:“我把你当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看看你长得这个样子,四眼加钢牙,胖的像头猪,还有个这么土的名字,要不是你学习好能帮忙抄抄作业作弊什么的,谁愿意跟你一起玩啊?要不是老师非让我们坐同桌,你以为我不愿意找漂亮的女生当同桌啊?”

    说出这些话,陈什自己都惊呆了。对于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子来说,该多伤人啊。但是这些话说完之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起哄的同学都坐回了自己位置,康霞一整天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之前的事都没有发生过。直到中午放学时,康霞跟自己要回了那个四阶魔方。

    从那以后,康霞就消失了,老师说她办了转学,但是没有人知道她转去了哪里。这件事也成了全班所有人的秘密,那时是初三开学不久,所以整整一个初三,陈什都是一个人坐,座位也从第三排挪到了最后一排。本以为这件事康霞的妈妈会处理好,如果洛璇不说,自己根本不会想到,她已经死了。

    “你明白了吗?”洛璇看着陈什:“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你输。”

    “当年的事情,是一个误会。”陈什想解释,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是不是误会,一点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