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这个地方,留下的是蛮夷,磨灭的是人性。

    陈什看着眼前一个个闭着眼的人,左手捏着笔帽轻轻地摸索着,这是他在思考问题时的习惯性动作,金属的触感让他心安。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陈什抬起了头,看向法官,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天亮了,昨晚十二号死亡,游戏结束。”

    洛璇一脸漠然的看向杨昊,从杨昊同样不知所措的表情中知道了真相。

    “你果然还是这样不择手段。”

    陈什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带离场地的两人,转头望向工作人员:“什么时候举行下一场比赛?”

    ……

    来到这里之前,陈什只是一个普通的it男,负责一些软件的开发。如果不是因为妹妹,他可能这辈子都会默默无闻的活着,做一些幕后工作。

    陈什今年二十七,有个高中才毕业的妹妹陈秀,父母已经年逾半百,常年在外地务工,所以妹妹一直由陈什带大。

    于陈什而言,他的本科专业社会学可以用鸡肋来形容,既找不到来钱快的兼职,也难以通过人情网找到体制内的工作,所以课余辅修了计算机,没事靠修修电脑做做程序来赚取外快,除去父母按月发来的生活费,养活妹妹也算是绰绰有余。

    虽然陈什如此平凡,但他有个不平凡的妹妹。妹妹陈秀一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重点中学,成绩从未掉下过年级前三,长得还很漂亮,她本来想学数学,却在临报志愿时改填了法学,不过不影响的是她依旧拿了当年的市高考状元。

    就是这样一个聪明有决断的妹妹,被陈什弄丢了。

    那天大概是六月底,离开学还有两个月,陈秀神秘兮兮的发来一条短信,只有寥寥数语:“哥,该我养你了。”

    那时陈什并未多想,因为秀秀无论做出什么事他都不会惊讶,即使是赌博她也会赚的盆满钵满的回来。可是整整一周过去了还没有陈秀的半点踪迹,陈什才有些急了。

    电话打不通,微信qq也联系不上,就连找遍了秀秀的同学也没人能联系得上她,陈什不敢报警,因为报警意味着父母会知道,而他们天高皇帝远,帮不上什么忙还得跟着瞎着急。陈什只能跟单位请假,然后每天在妹妹去过的地方漫无目的的寻找,在人多的地方贴上寻人启事。

    时间大概又过了几天,陈什绝望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实在不行,只能先跟父母说了,天大的事儿也没有秀秀的安危重要。

    正犹豫这到底要不要拨过去,一个陌生男子静静的坐在了陈什身边。

    “你好,我是阿来,我代表spirit公司邀请你参加一个游戏。”

    “我没兴趣。”

    本来就够焦头烂额的了,这个人却不长眼的过来推荐什么游戏,陈什不想跟他有多的交流,站起身来拨出了电话。

    “如果你想找到你妹妹,就把电话挂了。”身后男子的声音足够的小,陈什还是清楚的听见了。

    “喂,小什,怎么了?”电话已经通了。

    转过身,阿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眼睛,陈什思索了一秒,对着电话说道:“噢,是妈啊,我准备给秀秀打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呢,我打错了。”

    “嗨,我说你这中午的抽什么风,那你继续打吧。”

    挂了电话,陈什看向阿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身形修长,三七分头,表情严肃,看上去也就三十岁上下:“秀秀在哪儿?”

    “参加游戏,你就有机会找到她。”阿来语气平稳,仿佛一点都不担心陈什会拒绝他。

    “如果我不参加呢?”

    “不参加,陈秀会永远消失。”

    陈什沉默了,无数种可能在心里飞速运转,他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让自己参加游戏,才会这样毫无波澜。报警不一定有用,倒不如去碰碰运气。

    “什么游戏?”

    “赏金争夺赛,幸存者游戏。”

    “游戏规则的什么?”

    “逃杀向晋级游戏,玩家基数为36人,分三个会场,从第二场开始合并,每轮游戏会淘汰部分玩家,最终只会留下一名玩家为最终赢家,最终赢家可以获得巨额赏金。而被淘汰的玩家有三种选择,一个是参加复活赛继续参加游戏,一个是立刻偿还巨额负债,还有一个是以负债人的身份向债务人提供劳动力直到还清债务为止。”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妹妹?”

    “当你获得最终胜利的时候,你可以要求见主办方,他会带你去见的。”

    “我参加,什么时候开始?”

    陈什随着阿来离开公园,一路走到了市郊的省道附近,等了大概一个小时时间,一辆没有牌照的大巴车停在了面前,陈什跟着阿来上了车。

    准乘38人的车子只剩下了两个座位,一个是第一排阿来身边的位置,还一个是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置,空位旁坐着一个女孩儿,陈什毫不犹豫的走到了后面。

    “你好,就让我靠边坐好吗?我有些晕车。”陈什点了点头,想着她也没必要跟自己说这话,本来就是先来后到,她已经靠窗坐了还要跟自己说一下,倒是挺有礼貌的。

    女孩儿的礼貌让陈什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大概比自己小不了几岁,头发黄得像饮养不良,皮肤白得毫无血色,褐色的眼睛,瘦得过分。

    “各位玩家,你们好。”说话的是阿来,他一张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大家都是自愿的情况下,所有的36位玩家已经悉数到齐,如有后悔的,现在可以选择下车。”

    停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见没人有要下车的意思,阿来继续说道:“现在是北京时间2018年7月14日下午14点整,预计到达时间在晚上十八点。跟你们一起坐在这辆车上的人,可能是你的对手,也可能是你的队友,这期间,你们可以互相认识认识。”

    相互认识认识,陈什不禁冷笑,是想让大家分享分享自己是怎么被骗来的吗?

    仔细回味了一下游戏规则,如果阿来没有撒谎,那秀秀起码还活着,而且很有可能是参加了游戏并且失败了。但是如果失败了的话,她还不上那么多的债,应该是被去为主办方工作了吧。她还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不知道会让她去做些什么工作。

    话说回来,阿来提到被淘汰玩家的负债时是用巨额来形容的,赢家的奖金也是巨额,那么在秀秀没有筹码的情况下是怎么参加的游戏又怎么负债的呢?自己如果赢得了比赛拿了奖金应该可以把秀秀赎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