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穿越 > 快穿孤忠 > 快穿孤忠_分节阅读_274

快穿孤忠_分节阅读_27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快穿孤忠 作者:天边的月

    王德对那日张俊处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详情,是以有此质疑。但刘锜却已经猜到几分,走过去替岳云披上自己的衣服,又让他坐到一把凳子上休息。

    吕祉叹道:“王太尉,不要追问了。岳机宜既然不想说,自是有为难之处。”

    王德恍然:“难道是……”

    岳云此时反而一笑:“我爹说了,为将者有五德,仁信智勇严。我是不智,长这么大了,却还不会用脑子,整日惹是生非的,给吕宣抚添麻烦。”

    吕祉道:“你爹是觉得,挨一回好打,你这智慧就增长了不成?”岳飞说得确实有道理,岳云可以用更巧妙的方式处理与张俊的冲突。但对于挨打增长智慧一事,吕祉还是持保留态度。至于挨打后立即把儿子派回来,这称得上有些匪夷所思了。岳飞名将之誉,端有常人不及之处。

    “宣抚,与我爹有什么关系!这是被那树底下的蚊子咬出来的。”岳云打了个哈哈,“不妨事的。”

    真是父子情深,吕祉也不再多问,笑道:“原来如此。刘太尉,我看咱们待会先去灭蚊子吧。这蚊子如此嚣张,若是咬了张相公该如何是好。”

    “吕宣抚,等末将去拿个苍蝇拍来。岳机宜,你头前带路。”

    吕祉与刘锜罕见地一同笑了起来。

    王德眼中则忽然含了热泪。

    作者有话要说:

    哦哦哦,狗彘是王曾瑜的发明,哈哈哈。

    第145章 五年平金(75)

    王德不是轻易动感情的人,此时怔怔地盯住岳云,无疑是又想起了已死的儿子。丧子之痛,是人间至苦之事,所少身为父母的恨不得以身相代,又有多少做父母的再也走不出这一阴影。尤其王德,平素对儿子异常溺爱,刘光世甚至以此控制王德。如今,膝下爱子阴阳永隔,又岂能不痛断肝肠。

    吕祉轻叹一声,唤道:“王太尉。”

    王德如梦初醒,恍惚答道:“吕宣抚,末将在。末将就不随宣抚与众太尉去打蚊子了。末将在此略坐片刻,就去布置观音庙防卫事宜。”

    话一出口,任谁也笑不出来了,一句玩笑,听得众人无尽心酸。吕祉见王德状态萎靡,好在防卫之事在岳云来之前已经商议得差不多了。他嘱咐岳云好好休息,又挥挥手示意刘锜和岳云先行退下,自己则陪着王德相对而坐。

    王德沉默地注视着吕祉,几次张口,却又将言语吞了下去。

    吕祉看他可怜,缓缓道:“王太尉,我与你虽然文武有别职位不同,但我一直敬重你是世间奇男子。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吕祉顿了一顿,改用王德的字亲切称呼道,“子华若还看得起当职,就把我当做同袍,一诉衷肠可乎?”

    王德猛然抬头。眼白已然泛起了条条血丝,艰难道:“宣抚容秉。昨晚是我儿冥诞,我摆了几道酒菜,喝得醉了倒在桌上,再一睁眼恍惚见到了大郎。”话一旦开口,就说得顺畅了,“大郎跟平日一样叉着手,诉说分别以来种种情景。我听得开心,叫他不要走了,今晚就在我这里歇宿。大郎笑着答道,‘我也想陪着爹,在爹膝前尽孝,只是冥府有命在身不能久留。爹你看。’他转身脱下衣服,我才发现,不知何时大郎身上尽皆血染,后背上条条道道都是红肿凸起的淤痕,竟然连一片完肤也找不见。前胸更不忍看,血窟窿……”王德说到此处,潸然泪下。

    吕祉暗道,难怪王德见岳云受伤如此失态。不过昨日是王德长子冥诞,却被自己疏忽了,大是不该,原应慰问一遭的。只是近来诸事繁多,他实在无法面面俱到。

    王德喘息片刻,却又续道:“我大惊,急忙为他包扎伤口。大郎却推开我的手说,‘孩儿的伤势已经无可救药,请爹节哀,保重身体要紧。’我如何肯依,还是慌乱地用手堵住他胸前的伤口,那血却顺着我的手指一点点滴下来。我自语道,‘这可如何是好?’大郎对着我流泪道,‘爹,孩儿蒙冥君怜悯,收留在帐下做锐胜军的先锋。你无须替孩儿担心。’大郎这样说,我却依旧不争气地哭了。”

    “锐胜军,锐胜军,端得是好名字。”吕祉喃喃,“不如王太尉前军从此以后就改名为锐胜军吧,以示永怀。”

    王德腾地跪倒在地:“宣抚大恩,没齿难忘。他日末将愿结草衔环以报。”

    吕祉心中突地一跳,觉得王德此话说得很不吉利。果然,王德接道:“大郎忽然嗔道,‘爹,你不要再难过了,以免扰乱我的魂魄,使我地下不得安宁。我就违命向爹泄露一个天机,孩儿的血海深仇,就要得报了。’”王德咬牙说完,便直勾勾地瞪视着吕祉。

    吕祉悚然心惊。

    难怪王德说得活灵活现,玄机全在最后一句。这血海深仇就要得报是什么意思呢?敢是王德来特意知会自己,马上要对田师中动手了?总不能真是天诛国贼吧?这老天爷连岳飞惨死都不曾有所表示,又何以为个无名之辈的死亡大动干戈呢?而考量王德的性格经历,此人确实有杀大将的胆量。王德当初就一不做二不休杀了怀有歹意的韩世忠心腹,也不过是发配而已,不久就被刘光世召回,官复原职。有了这样的先例,他又清楚宣抚司上下都对张俊、田师中绝无好感,因而大开杀戒也是有的。届时,田师中人都死了,木已成舟,官家也不会追究。大不了再把他发配边远州军罢了。只需我到时候出手再将他救回,事情就算平息了。他莫不是打得这个打算?然而当真如此行事,王德所为会不会牵连到别人?官家会不会雷霆震怒,彻查到底?张俊会不会不依不饶追究此事?不了了之终归是一厢情愿。何况就算是不了了之,此事又会对朝局有什么影响?最可怕的是,如果自己所猜是真,王德忽然之间性子为何如此深沉了?与他平日判然两人。

    吕祉一时间脑子中转过无数念头,却说不出一句答话。

    王德又轻声道:“要变天了。”

    吕祉猛醒,自己适才想了这么多念头,盘算得都是朝局时事,竟然不曾想过,应该阻止王德。不禁哑然。

    “宣抚,你信天道好还吗?”

    吕祉继续默然。这个问题直指人心,他无从解答。

    “就算上天无道,也会有人替天行道。我毕生敬重地就是能替天行道之人。”

    “王太尉难道见过这样的英雄人物?”

    王德默默点头示意,虽只是一个低头的动作,却被他做得无比沉重。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