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都市 > 乡村暧昧高手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晾尸(五更)

第九百八十五章 晾尸(五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连续让称心端了五碗豆腐脑过来,林木也不管她气喘吁吁,满面通红的模样,就这么躺在船上面,一口一口的让称心喂着自己,同时闭着眼睛,听隔壁传来的声音。

    刚才葡萄扔过去的时候,没有入水声,应该不是扔在了池塘里面,现在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过来,想来对面的院子里是没有人的,所以仔细想想,林木便是从船上坐了起来。

    只要对面的院子没有人,自己应该就可以借助别的院子离开,就是不知道这些院子到底是建在什么地方,距离杭州有多远!

    林木叹了口气,拍了拍称心的脑袋,然后便是离开了船。

    在院子里面逛了几圈儿之后,林木便是对整个院子都是熟悉了,并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确实很精致,很好看,可谓是一步一景,步步生情,如果把它单纯的当做欣赏的话,那还是不错的,可如果一联想到现在自己被抓住了,林木心情就好不起来了。

    逛了一天的时间,眼看着天色就是暗了下来,林木摆了摆手开口道,“去帮我打盆水来,伺候我洗脚!”

    虽然做封建地主老财并不好,可是此刻林木不介意好好地享受享受,反正不要自己花钱,而且,又能弥补自己的受伤的心灵。

    “你必须要早晚沐浴,每天两次,洗刷一下自己的身体,净化他!”称心在一旁开口道。

    “不洗澡了,今天只洗脚!”林木有些恼火的摆了摆手,有些不满于称心不听自己的话。

    “不行,你每天必须洗澡,这是规矩!”称心摇了摇头,然后手一翻,就是掏出了一根银针出来。

    “你还敢拿银针威胁我?”林木唰的就是站了起来,脸色有些不满的看着称心。

    “这是规矩!”称心很倔强,手中的银针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向林木扎了过去。

    “去准备洗澡水!”林木大吼了一声,几乎是咆哮着开口道。

    称心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就是收回了银针,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他么的贱女人,都是贱女人,老子是你的主人,等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老子死了,你特么也是要死的,你知不知道?你是不是傻?”林木勃然大怒,狠狠地盯着称心的背影,见到称心没有理会自己,又是将目光放在了旁边的如意身上,大吼道,“你知不知道?”

    如意低着头没说话,长长的头发被一个白色的簪子固定住,露出了那雪白的脖颈,只是那精致的面容上面因为林木的话而显得有些苍白。

    “哼,贱女人,你就不想逃走吗?你就非得待在这个地方等死吗?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傻?有病?”林木的手几乎是戳着如意的脑袋喝骂,一直到称心把水准备好了,这才是闭上了嘴巴,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往浴室走去。

    这里的一切都是古制,那个封建堕落,只知道享受年代的东西让人很容易就沉醉在其中不可自拔,林木泡在浴桶之中,微微闭着眼睛,看着一左一右站在自己旁边的称心如意两人,开口道,“背,给我把背好好地擦一擦!”

    “你是不是傻,用点力!”

    “没吃饭啊,没吃饭今天晚上不许吃饭了!”

    “给我用力擦!”林木趴在桶边上怒骂道,整个人的情绪根本好不起来,尤其是一想到七七四十九天这个数字,就更加的不痛快了起来。

    称心面无表情的站在林木的身后,挽着碧罗裙,将自己的袖子也是扎了起来,抓着澡布就是在林木的身上搓着,分明背后已经通红一片了,可是这个男人却还是让自己用力擦,明显就是故意弄自己,可是称心却也没有办法。

    某一刻,林木突然抬起了手挥了挥,整个人靠在了浴桶上面,斜眼瞅了一下称心,“我洗脚你有意见吗?”

    “没有!”称心摇了摇头,俏脸上面面无表情,让林木又是恼火了起来。

    “能不能不要摆个死人脸?我不想看!”

    称心抿了抿嘴,然后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哼!”林木轻哼了一声,对于称心和如意两人动不动就拿针扎自己的情况很是不满,所以想了想之后,便是准备恶意报复。

    “你们手里总是拿着针扎人,是不是想被扎啊!”林木开口问道。

    称心摇了摇头,没说话。

    S!yD0

    “针扎人有什么意思?大炮轰人,枪捅人才有意思呢,想不想见识见识啊?”林木问道。

    称心没说话,只是表情有些红润了起来。

    林木撇了撇嘴,自觉有些无趣,也就闭上了嘴巴,等到洗完了澡,这才是穿上了衣服。

    左右逛了一圈儿,林木又是出现在了院子的门口,想要仔细的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

    守在自己院子门口的侍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个,依旧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看,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珠子!”林木呵斥道,自从李白告诉了自己这里的情况之后,林木就算是明白了,只要你不逃跑,在这里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

    正说话间,对面李白的院门再次打开了,然后就只看到先前服侍着李白的一个女人拖着一个人在地上拉着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仔细看了看,才是发现那个地上的人已经死了,脑袋都被拧成了一圈儿,而且看那脸,分明是另一个伺候李白的女人。

    “这特么!”林木瞪大了眼睛,有些诧异,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林木思索的时候,李白的身影也是从院门后面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厉害。

    “李兄,你这干什么呢?玩的也太嗨了吧!”林木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看着李白。

    “林兄!”看到林木的身影,李白也是稍稍的松了口气,也是那阴沉的脸色却也是没有好转,“什么玩,这个臭婊子,竟然发现了我好不容易挖的密道,还毁了密道,该死!”

    林木一愣,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被李白活生生的将脑袋拧断的女子,不由得就是诧异了起来,下一秒,就是看到李白又是狠狠地一脚踢在了那守门的侍卫身上,怒声喝道,“把她衣服给我扒了,挂在院子门口晾尸,我不死,她就别放下了!”

    侍卫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说话,快速的找来了绳子将那女子挂在了墙上,如此一幕,看的林木都是有些胆寒,不由得冲着李白拱了拱手,然后快速的离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