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为所欲为(H) > 195章:站在门口被操到高潮(H)

195章:站在门口被操到高潮(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为所欲为(H) 作者:无罪国度

    195章:站在门口被操到高潮(H)

    叶桑无意识的缩着小腹,内壁越夹越紧,不是一阵一阵的吮,而是持续的收缩。

    霍瑾廷被吸得腰窝椎尾酸麻,松开她的唇舌抬起头,拽着她的头发往后扯,将她小脑袋扯的扬起。

    是太过亢奋,霍瑾廷手上是没了轻重,叶桑被拽得头皮头刺痛,但这样的刺痛却是加剧了身体快慰,一大波水就泄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他做爱时候的这种粗暴,甚至有些上瘾。

    他因她而失控,这让她身体和心里涌上一种满足感。

    “咬那么紧怕老子操不死你么!”霍瑾廷从牙缝里迸出声音,快速有力的挺动着腰胯。

    被操得狠,叶桑根本说不出话,脑袋都是晕胀的,唇里吐出的只是有急促高亢的轻喊哀叫。

    “操!”霍瑾廷被她叫得受不了,再度低头封住她的唇,将舌抵进她喉头,退出的阴茎再次狠狠插了进去。

    “唔——”

    他吞下叶桑的呻咛,松开她的发,手往下掐着她的臀肉再度将她托起,连同握着门柄的手也收回,掐住另一半臀,将她整个人抬高起来。

    他没再退出去,而是抵着深处的蕊心顶弄研磨。

    摩擦会加剧快感的堆叠,而他还不想射,他还想进入更深的地方。

    许久没做,蕊心闭合得紧,被他这样顶着研,强烈的酸慰感持续不散,又痛又爽,叶桑很快就被逼得眼泪直流。

    被霍瑾廷用阴茎钉在门板上的身体颤抖着无力扭动,叶桑喉咙不断发出低低的呜咽,在霍瑾廷又一次用力往里顶的时候,蕊心被硬生生破开,尖锐的酸慰刺穿小腹和神经,叶桑身体一僵,呜咽梗在喉咙。

    压力从内往下漫,吸得嵌在宫颈口的茎首酸胀,精口也一缩一缩的就想射。

    强忍住精关的霍瑾廷不能去操弄,吻变得更粗暴,舌探的更深,几乎抵进她的喉。

    强烈到尖锐的快慰和窒息感交缠在一起,引爆感官,高潮来的又猛又烈,叶桑身体抽搐,身下的小穴水流得止都止不住,脑袋却是空的,眼前一片花白。

    阴茎被吸得极为舒服,又被热乎乎的水泡着,爽得霍瑾廷头皮一阵阵发麻,闷闷哼了声,忍住了射意,松开叶桑的唇。

    即便已经被他松开,但叶桑的呼吸还屏着,霍瑾廷爱极了她被自己操得失神的模样,当然,他更爱她哭着求饶的模样。

    他将阴茎撤出到穴口,带出湿滑的爱液,又挺腰狠狠插了进去,硬硕的茎首再度破开半合起的蕊心,塞进宫颈口。

    “呀——”尖锐的感官将失神的叶桑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她扬起下颚,眼泪再次从眼角滚出。

    “爽么?”霍瑾廷粗喘着问。

    “啊、啊啊……”叶桑被操得哭着尖叫,小脑袋无助的左右轻晃着,根本回不了他。

    忍住了射意的阴茎是又涨硬了一圈,角度的关系,霍瑾廷插进去的时候,耻骨还会撞上前端充血的阴蒂。

    还在高潮中痉挛的身体敏感得不行,哪受得这样的双重刺激,在他每次狠狠撞进深处的时候,叶桑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嗯……啊——不、不行……啊、啊——”

    “不行还流那么多水?”霍瑾廷声音嘶哑,结实的臀挺动得跟打桩机一样。

    她越是喊着不行,霍瑾廷就入得就越深越重,撞击出的声响急促,合着水的贴黏感。

    “啊、啊啊——要、要……又……到、到了……到——”

    叶桑被顶在巅峰缓不下来的身体,不过几十个来回就又被霍瑾廷送上了个小高潮。

    内壁再度痉挛着收缩,热流汹涌而下,霍瑾廷兴奋得椎尾又窜上阵阵酥麻,腰窝发痒意,射意又上来了!

    “操!这才多会又高潮了!”他咬牙低咒,强忍住射意将阴茎从湿热的窄穴内拔了出来,横在叶桑湿漉漉的穴口,抱着她转身朝床边走,准备换战场的同时,也缓解着体内堆叠得太满的快意。

    还不想射,还不过瘾,这都忍了那么多天,怎么能那么快就射!

    得了空挡的叶桑下颚搭在他的肩,张着小嘴大口大口的喘息,连去抱他的力气都没有,甚至感觉不到那种身体悬空的心惊,整个脑袋浑浑噩噩。

    霍瑾廷走到床前,将软得跟泥一样叶桑躺下,抬起她的右脚,将剩下的那只鞋,和裤子退下随手丢在床上,这才拉起自己的外套将外衣脱了下来,然后是高领的T恤。

    热!太热了!

    头发里都渗出汗,身体也是,被布料裹着,很不舒服。

    不过他没去脱叶桑的,怕她冷,所以只是将衣服往上推高,露出圆润的胸,然后掐着她两条小细腿往将她往床沿拉了一截后,将她的腿打开到最大。

    第196章:只想把她弄得透透的(H)

    她腿心通红,充血的阴核从两片小芽中冒出头,被操得合不拢的穴口还吐着水,画面淫靡得不行。

    霍瑾廷眼眶发涩,按着她的腿根弓腰低下头,衔住那粒充血的小珍珠就吸。

    “啊……”叶桑身体一抖,腰拱起,声音都是碎的,“不……不要……”

    “要的。”他松开颜色更嫣红的小珍珠,低低的回了声,又含住,用舌尖去挑。

    “嗯……嗯啊……霍、瑾廷……嗯……不、不行了……我……要不……行了……”叶桑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抖着的双腿想合拢,却被他死死压住腿根,无力的摇着小脑袋,胡乱的喊。

    身下的感官太过强烈,阴核被他吮的酸胀,极致感官中夹杂的尿意让她绷紧了全身的肌理,而下方没被照顾到的小穴痒得厉害,一下一下的收缩着,挤出的水顺着股沟沾湿了床单。

    叶桑呻咛着,无意识拱起腰,臀跟着往上抬,可是霍瑾廷却只是含着那里小珍珠,用舌尖挑卷逗弄,不时吮一下,就是不碰小穴。

    好难受……太难受了……

    呻咛很快变成无助的呜咽,霍瑾廷知道是时候了,松开被逗弄得红肿的阴核,往下挪,湿热的舌尖滑到湿漉漉的穴口。

    “哈……”叶桑声音瞬间就变了调,穴口猛的缩紧。

    霍瑾廷微微抬起头,腾出一只手,食指和中指朝着缩紧的小穴插了进去,直抵指根。

    “啊……”叶桑腰拱起,又塌下,叫声又娇又浪。

    “就吸了那么会就骚成这样。”霍瑾廷沉着呼吸,在湿热的穴内肆意翻搅抠弄,“才高潮了两次就又想要了?”

    他话落,又低头叼住已经敏感到极致的阴核,叶桑叫着,身体再度轻弹起,觉得霍瑾廷这是故意要弄死她!

    霍瑾廷当然不是想弄死她,只是想把她弄得透透的。

    他好久不做,才碰她就忍不住,但如果做两次,她受不了,而且时间有限。

    不过一会,床单就湿了大片,叶桑的身体也在他唇舌手指的亵玩下再度高潮,大股的阴精泄了下。

    只是这样的高潮是空的,骨骼都在瘙痒,想他插进来,狠狠的,用力的操她!

    叶桑喘息着睁开被水雾蒙上眼,看向从她腿间抬起头来的霍瑾廷,“操我……”

    这是叶桑第一次主动的开口求操,而不是他逼着她说,霍瑾廷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眼睛微眯起。

    “你刚什么说?”

    “操我,想被你……”

    霍瑾廷脑袋一空,抓住她的腿根将她小屁股都拎离床面,硬烫的阴茎对着还在收缩着的穴口猛插了进去。

    叶桑后面那个操字被插得梗在了喉咙,眼前花白,紧接着那片白就被又下一次的惯出击碎。

    不过两下,才闭合起的蕊心就再次被打开,叶桑叫出声,有些凄厉。

    太深了,太用力了!好痛!但也好爽!

    霍瑾廷眸沉得看不见瞳,五指嵌入她腿根的肌肤,每一次退出都几乎到穴口,再进入就深埋入宫颈,凶猛得像被禁困了太久才被释放的兽。

    穴内稚嫩的软肉被拖带出又塞回去,空气中尽是肉体撞击出的声响和噗噗的水声,密集的,不间断的。

    “啊、啊啊——嗯……再、再重点……啊——”理智早已经溃散,叶桑哭着尖叫,“好痛……”

    “不是要重点么!”霍瑾廷紧着牙根,额角脖颈手臂乍起的青筋明显,鼓起的肌肉都在跳动,进出得更有力,每次插入耻骨都狠狠撞上她的。

    叶桑有种被操得喘不上气得感觉,双腿的肌理酸痛,但却还想要,想要更激烈,直至灭顶。

    “啊——里面、啊——再里面点……再……啊——”

    “骚货!”被他叫得受不了的霍瑾抽出阴茎,将她翻转过身,爬跪着,压低她的腰,从后再次一插到底。

    “呀——”好深,比刚才还深,身体被插穿了……

    “够深了么?嗯?!”

    叶桑甩着脑袋,“好痛——啊、啊啊——操死我……操、啊啊……”

    “妈的!怎么那么浪!”射意都被她叫出来的霍瑾廷咆哮着,扣住她臀的手在掌心的软肉上就掐了一把。

    “啊——”叶桑身体一弹,夹着小穴就高潮了。

    “这样也能高!”阴茎被夹得死死的霍瑾廷,又在她臀上狠狠扇了下。

    痛疼将高潮中的叶桑推到另一个巅峰,她僵住的身体一抖,阴精喷了出来。

    她这一喷,霍瑾廷是真受不了,死死抱住她的臀,连续抽送了几十下低吼着射进她身体。

    195章:站在门口被操到高潮(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