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言情 > 听说我是哑巴 > 分卷阅读91

分卷阅读9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说我是哑巴 作者:昔邀晓

    分卷阅读91

    “他君西延军队里的钉子自己拔了就是,他又不是没在行军时砍过军中权贵的脑袋!”这枚钉子不算莫砚的人,只是被莫砚怂恿,和楚国联手坑温七的二师兄,结果没坑成,又被揪了出来。

    问题就是,这位背后是南安王。

    “三嫂……好吧我知道了,三嫂娘家是吗,交给我。”孟氏娘家看林珝走了,就想把孟氏和小林央接回去,借此和隐山有联系,孟氏不愿被利用,国师很大方地说这事交给他,结果国师转头又把问题扔给了温七。

    温七,温七能怎么办,只能笑着去忙了啊。

    “这是永昼司的内务吧?呵呵看不懂,送回去。”

    该清理的都清理了,剩下都是永昼司重新运作方面的问题,接手了就很难抛出去。

    她!死都!不碰!

    一直到月上树梢,连饭都是在小书房吃的温七这才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骨。

    “忙完了?”君晨的声音突然响起。

    温七一只手还搭在脖子后面,此刻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还能听到她脖子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响。

    温七:“嗯。”

    这几日君晨都会掐在入夜后温七还没离开书房的时间过来,不会留太久,但每次来都有奇效,能让温七暴躁的情绪瞬间平息下来。

    “明日之后,你便有字了。”君晨坐在窗沿上,月光洒落,把他衬得如同下凡的神祇。

    温七的赐字宴就在明天,因为是皇帝陛下赐的字,温二太太给人递送请柬,就没有不来的,甚至还有原先不熟的,这几日也都给温二太太送了帖子。

    温二太太心有成算,挑着去了,一来二去后,温二太太也就给人送去了请柬,既能全了对方想来的心思,给温七的赐字宴增添更多来观礼的贵客,又不至于显得对方低声下气,或者自己赶着高攀。

    两全其美,各得所需。

    后宅之间的社交,也是一门学问,反正温七是懒得理的,就全交给自己母亲了。

    温七听君晨这么说,又是简简单单的一声:“嗯。”

    君晨:“我是男子,去不了,可我又想做第一个用你的字来称呼你的人。”

    温七放下手,歪了歪头,大胆猜测:“所以……你是打算男扮女装来我的赐字宴?”

    可以啊,反正君晨这么好看,扮女人……好吧,她想象不出来。

    君晨笑出声,他从窗沿上下来,一步步走到温七面前:“扮不了,只能今夜提前唤一声了。”

    温七:“今夜说了也算数吗?”

    君晨在温七面前站定,单手捧起了温七的脸,凑到温七耳边:“我说算就算。”

    温七这次没躲,带着略有些诡异的纵容,说道:“行啊。”

    然后君晨便轻笑了一声,在她耳边轻轻唤到

    “见殊。”

    温七,温素,温见殊。

    愿世人,得见你之殊才,惊慕艳叹。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温七自由了,可以出门浪了。

    第51章

    那夜君晨离开前,温七送了他一把剑。

    就是她从林珝那里弄来的那把长剑。

    原是打算转几手送到君晨手上的,因为莫砚的事情一直耽搁了,如今事了,又正巧他在,温七就直接给了他。

    第二天,温七的赐字宴场面之大可以说是整个京城都绝无仅有,因来的人太多,温府容不下,长公主早早就借了她名下的一座宅子给温七。

    往来宾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待到赐字宴后,便听说温七姑娘过于劳累,又病倒了。

    一时间大家都琢磨了起来,这七姑娘体弱,可别是个福薄的。

    #

    “病了?”

    君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些惊讶。

    赐字宴后他突然就忙了起来,脚不着地连信都没时间写那种,等回过神,他已经多日不曾去过温七那,如今不知温七是真病假病,他心中挂念,便在当晚去了温七那里。

    温七的院子一如往常,推开窗后能看到里面被帐子遮挡的床。

    但是不对,夏束不在!

    君晨跃进屋内,大步走到床前,猛地掀开了帐子。

    帐子里空空荡荡,只有铺叠整齐的被褥。

    君晨想起了这几日突然的忙碌,也想起了赐字宴前夕温七突然的纵容。

    不对,还要更早一些,从她最初坚持装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有了小书房,也是成天待在书房里不出来开始,她让人习惯她的闭门不出,从而导致如今只要装病,哪怕十天半月不见她人,也不会有一人怀疑她已经不在温府。

    这都是她算计好的!

    #

    确实是温七早就算计好的,温七从长公主府回去的头一天,便告诉了自己的母亲,自己已经治好了嗓子,且是国师的弟子。

    她还央求母亲,替她遮掩她不在府中的事情,若是哪天事发,就骗别人,说她早早就回了庄子上养病。

    温二太太见温七有所倚仗,且不是胡闹,就答应了。

    于是在温府赐字宴后的第二天,一辆马车驶出京城,先是去了隐山,后又开始,朝着西面走。

    马车外形十分低调,但内设考究,铺了好几层厚厚的棉被,棉被上头又盖了一层毛绒的兽皮,固定的矮几上有用磁石固定位置的茶壶茶杯与果盘,矮几旁还堆放了许多塞满棉花的坐垫与枕头,马车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暗格,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分卷阅读9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