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武侠 > 末世恋爱法则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人鬼有别

第三十七章 人鬼有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p>

    “你们平时到底在吃什么啊!”我看他们真是哭得太惨了。</p>

    “一种树皮熬的浆。”厄尔斯最为淡定,用中指扶了扶眼镜,忽然作呕,“呕!那东西像shi一样难吃!”</p>

    “求收留啊————”然后,他们就一起哭喊了,连阴司也不阻止他们。</p>

    我了解了,他们平时吃shi,所以今天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美食,简直是天堂。想想大鬼王也只是吃番薯土豆,而我们已经有稻谷大麦了。</p>

    “好好好,你们别哭了,回头在你们那儿也种上。”我说。</p>

    “真的!”阴司一下子跳上了桌子,眼泪汪汪,咬唇忍住哭泣,“妹儿,你真是解救了我们啊——”他立刻抬手用袖子胡乱擦了擦眼泪鼻涕,一脸坚定地看我,“从今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阴司,第一个效忠你!不管身体还是心!”他忽然“嘶啦”一声,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那健硕的胸肌。</p>

    “我们也是!”泯灭他们也齐齐高喝,忽然也是一起撕开了衣服,露出各自的胸膛,神情视死如归,但一个个都鼻涕眼泪横流。</p>

    呵呵,这才叫有奶便是娘啊。</p>

    这个世界,掌握粮食的,才掌握了全世界!</p>

    赫雷和阿蛊他们继续陪阴司他们喝酒,玛格丽的藏酒还真不少,阴司泯灭他们又醉又哭,又是拍桌又是乱跳,纷纷喊着白活了。</p>

    “他们醉了,你回去吧。”阿蛊温柔地看着我,伸手抚过我的脸庞,将我脸边的乱发顺在耳后。</p>

    赫雷朝我们看来,深沉的目光就此定在我和阿蛊之间。</p>

    “老妹儿~~~”阴司醉醺醺地摊在座椅上,提着红酒瓶,抓着自己的胸肌,像是在搓泥,“粉红宝贝儿娘了吧唧的,你怎么就喜欢这种呢?应该像我这种!看见没!纯爷们!”阴司一边说一边拍自己的胸肌。</p>

    赫雷拧起眉,面色下沉。</p>

    阿蛊的目光立时冷厉起来,瞥向阴司。</p>

    “还有你那个大老公……也是……唔!”阴司的嘴一下子被泯灭捂住了!</p>

    泯灭紧张地说:“老大!你别乱说了!”他看向我,干笑,“女王您快回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们了。”</p>

    赫雷沉沉看阿蛊一眼,看向我:“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和阿蛊。”</p>

    “辛苦你们了。”我看向大家,大家都显得很紧张,笑容也变得不自然,对着我“呵呵”地笑,生怕我在意阴司的话,不把粮食种他们那儿了。</p>

    阴司真是让泯灭他们操碎了心啊,他们的关系让人觉得有点可爱。</p>

    我一人走在已经安静的王宫里。月光透过宝石的窗户,将面前的过道照地光怪陆离。</p>

    我没有回房间,我走到阿鬼的水池前,他一个人沉在最底下,双手抱膝在月光中独自发呆。</p>

    “哈瑞……”我走上前,手扶上宝石镜面。</p>

    哈瑞在水中微微一怔,却是更加转开了脸。</p>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我也有些着急了,隔着透明的池壁看他,他依然不说话,背对我。</p>

    我气闷地站了一会儿,想以前,他哪里敢和我生气?每次都是我生气了他就赶紧来哄我了。</p>

    我继续站了一会儿,他还是背对我,我也生气了,拿起水池边的头盔套在头上就跳了下去。</p>

    “怦!”我沉了下去,哈瑞有些吃惊地仰起脸看我。</p>

    我在月光中落到他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好让自己不会浮上去:“我不出征了,我留在王都,搞生产!”我在头盔里说,头盔的扩音器将我的声音扩散在了水中。</p>

    哈瑞睁着大大的鱼眼睛看着我,露出了安心的神色,也笑了起来,他不生气了,这次,我妥协。</p>

    “哈瑞……”我情不自禁地搂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我不介意你是水鬼,我爱你,所以,即使你不会变回去,你依然是我的丈夫,我也还是你的妻子!”</p>

    他的身体在水中微微一怔,缓缓地,伸出双手抱住了我,那一刻,让我的心瞬间安下。这个久违的拥抱,让我感觉像是被温暖包裹,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彼此拥抱,彼此取暖。</p>

    他抚上了我的头盔,就像曾经他抚上我的长发一样。</p>

    我松开了他,身体也因此慢慢漂浮起来,他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浮在他的上方深深地注视他,就像他在宝石的月光中深深地注视我。</p>

    无论他此刻是鱼,还是人,他永远是我的哈瑞。</p>

    我拿下了头盔,长发在水中飘扬。</p>

    他深深地看着我,伸出手缓缓抚上了我的脸,我闭上了眼睛,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然后睁开眼睛,伸手抚上了他的胸膛,那里金色的寄生花正在勾勒出一张人脸,那是……我……</p>

    他曾经的纹身又浮现在了他的胸口,这一次,任何人也无法抹去,因为那是寄生花,扎根在他的心里。</p>

    我轻轻抚过那金色的花纹,手背上的寄生也开始慢慢浮现,这一次,却是火焰般的红色,红色的寄生花像是星川那次一样缠绕上了哈瑞胸口的金纹,花须彼此缠绕,如同缠绵的精灵。</p>

    我看向哈瑞,他的眼神开始灼热起来,他忽的按下了我的后脑勺,朝我吻来时,却只有一串气泡从我面前升起,他痛苦地低下脸,抿紧了唇。</p>

    他还是在介意他是个水鬼……</p>

    我心痛地吻落他的额头,他深深将我拥紧。</p>

    当他在海格岛找到我时,他成了海里的鱼,我是站在岸边的人,从此水岸两隔,我们成了两个世界的物种。</p>

    但是,我真的不介意……</p>

    因为我爱他……</p>

    我一点,一点吻落他的眉心,他的鼻梁,来到他的唇前,忽然,他猛地蹿起,拉起我就朝上方游去,他又一次……把我推开……</p>

    他把我直接扔出了水面,我的腰忽然被人拥紧,是赫雷。他带着我回到了池边,哈瑞在水中对他打了个手势转过了身,背靠在水池边上,变得比以往更加安静。</p>

    “走吧,别逼他。”还没等我看哈瑞,赫雷就直接把我带离,因为,那是哈瑞要求他做的事。</p>

    </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