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言情 > 绣妆 > 010 余家之宝

010 余家之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绣妆 作者:爱瑷一生

    010 余家之宝

    止马坝的里长姓余,已经传承了好几代。现在的里长名叫余德禄,他爹就他一个儿,在他爹过世之后顺理成章继承了止马坝里长之位。

    止马坝因着和别的地方都隔着段距离,连田地都得去河对岸的山上耕种,一来二去的大多数人家都选择了养蚕这一“懒人”行当。乡人朴实单纯,在止马坝做里长要比其他地方轻松得多。

    照理说里长当得这么轻松,余德禄又怎么会从村中心跑到村头这么远的地方来重新起呢?余德禄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风水!村中心住了十多年,他爹就得了他一个儿,他娶了媳妇后倒也是年抱俩,可惜全是女儿,最后找了九陇县一位著名的高人指点,才在村头另外起了几间砖瓦房。

    只是,辛苦的来的独苗余家宝身体虚弱,走上两步都得喘上老半天,没办法,余姚氏只能经常把孩抱在手里,好在她家有六个女儿,如今虽然嫁出去两个,剩的四个都能或多或少帮家里做些事情。

    二月底,家家户户都为着养蚕忙得不可开交,余姚氏家也不例外,把儿丢给八岁的小女儿带着,她则领着个大的在蚕房忙了大半天才收拾了竹簸里蚕排出的粪便和吃剩的残渣,然而到了准备烧中午饭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两个小的竟然不见了踪影,顿时就吓得魂魄散。

    连忙大呼小叫喊了个女儿跟着一起出门找。还好刚刚出院门就听着竹林那边传来阵阵笑声,其中便有她熟悉的声音。

    不过?笑声?余姚氏瞪大了眼睛。儿家宝从小身体虚弱就不能和别的孩一起玩耍,所以脾气很坏,听惯了他尖叫哭闹,乍一听这欢快的笑声还真是让余姚氏惊悚不已,急吼吼就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了去。

    “快跑,要抓住了……啊——哈哈哈,冯大叔你又慢了。”传出一声声警告的是一个皮肤苍白的小男孩,二月底的天气他身上还裹着厚厚的棉衣,坐在冯初晴家刚刚整理出来的竹楼阶梯上又是拍手又是大笑的,脸上也兴奋地出现了一丝健康的红晕。

    他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在院中奔跑的众人,最关心的当然是他血脉相连的姐姐。

    姐弟俩便是被冯立春和处暑引来的小伙伴,正赶着冯初晴和冯正松收拾完了闲着没事。冯初晴本来就喜欢小孩,看穗儿一脸羡慕又拉着她衣角不放,心里一软,便提出和孩们一起做游戏。

    余家宝的情况只需要看一眼她便知道不适合剧烈的运动,被她安排在台阶上“掠阵”,然后由她做“母鸡”,死磨硬泡让冯正松做了那凶猛的“老鹰”,一干小孩自然做了她身后被保护的小鸡仔了。

    虽然冯正松是个大男人,但从不曾这样“发疯”过,又怎么能在经验丰富的“母鸡”手底抢出孩呢?玩了大概一刻钟也让冯正松这大男人心有不忿,他就不信比不过他妹妹一个弱质女流了。

    这一认真,小鸡队这边可谓是险象环生,跟在队伍最后的冯立春已经被拿,现在跟在队尾的正是余六妹,余家宝这才紧张得连声惊叫,每当姐姐躲过一次追捕就兴奋地拍手大笑。

    余姚氏穿过竹林看到的便是她捧在手心的宝贝拍手大笑,那高兴地模样是从来都没看到过的,一时站在院外都不敢动弹,生怕惊扰了孩那难得的喜悦。

    最后还是冯正松一个转身瞧见了外面有人,窘迫差点摔一跟头,抬头认清了来人,轻咳了一声立正站好,绷着脸一副君模样:“德禄嫂,你是来找你家孩的吧?”他虽然努力保持了彬彬有礼,但因为运动通红的脸颊和满脸的汗水都出卖了他。

    本来余姚氏是不喜欢冯正松的,回来止马坝个把月,他每天就只是绷着他富家大少爷的谱在茶馆里吹牛说大话,让不少人背地里都叫他一声“假仙儿”;但今天看来,这人还是挺不错的嘛,至少能帮她把宝贝儿给哄得笑起来了,点了点头,眼神扫向一边的冯初晴,脸庞有些熟悉,但一时却是想不起是谁了?只得不好意思笑了笑算是招呼。

    “德禄嫂你好,我是冯初晴。”就像是幼儿园老师见着孩家长,冯初晴习惯性的勾起嘴角准备伸手一握,伸到半才想起这可不是她熟悉的现代化幼儿园,没人会懂得握手的礼节,忙收回了手在腰间擦了擦。

    “初晴?哦,你是冯家小妹,你这是回娘家玩?”倒是余姚氏很是热情地凑到冯初晴身边将她上上一阵打量,“初晴比小时候在止马坝漂亮多了,也爱笑多了。”可不是,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冯初晴,总觉得像是冷冰冰的眼神傲慢;现估计是做了人媳妇,性像是变了个人,眼里的笑容那叫一个暖意融融。

    “不是,我是被休了,打算回止马坝长住,以后就住在这边竹楼,还说待会儿等二哥回来再去德禄嫂家骚扰一二的。”冯初晴说完,眼角余光瞧见余六妹正弯着身要背余家宝,忙对余姚氏歉意笑笑,快走到姐弟俩身边扶着余家宝站了起来。

    “家宝是个能干的好孩,我们自己在地上走走,多练练以后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老鹰抓小鸡了。”冯初晴轻轻推了还弓着背的余六妹:“六妹,牵着弟弟多多练习走,不然弟弟都会忘记该怎么走了。”

    余家宝的手腕细,都能看见青紫色的血脉流动,指甲灰白。从冯初晴的角看去,这孩已经形成鸡胸,头发有一圈枕秃,皮肤透着不正常的青白;走的时候腿软无力,很明显的缺钙症状。

    刚刚兴奋过的余家宝没像以前别人让他走那样又哭又闹,反倒是借着冯初晴的力道一步一步艰难地往余姚氏靠近,微微仰起头,半眯着眼睛脆生生叫了声:“娘!”

    这声“娘”差点没把余姚氏的眼泪叫出来,重重地点了点头:“诶,娘在这。”疾走了几步就要把孩抱起来。

    “德禄嫂,家宝不累你就让他多走几步。”冯初晴的性也直率,见不得孩受苦哭闹,只是犹豫了几秒便接着问道:“德禄嫂,家宝晚上睡觉是不是不易入睡,入睡后爱惊醒啼哭,入睡后爱出汗。说话晚、步晚、出牙也晚,身体不好,时常腹泻伤寒?”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010 余家之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