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耽美 > 捡到了一只傻兔子 > 分卷阅读17

分卷阅读1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捡到了一只傻兔子 作者:嘉禾子

    声问,“怎么了?”

    傻兔子语调有点抖地回了一句:“没事。”

    “真的?”

    “可是”,褚时摸上了傻兔子的腿间,含着笑说:“你的这里,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呀,”他眼睛看向屏幕,牙齿却咬住了傻兔子的耳垂,放在齿间轻碾,“看到演员上床,让你这么有感觉吗,嗯?”

    傻兔子没回答,他合拢双腿夹住那只作恶的手,轻声祈求,“别……”

    然而却被那只手的主人无情地拒绝了,“不”。

    他说:“我要在这里操你,现在。”

    他把傻兔子的裤链解开,手伸进他的内裤里抚摸他的阴茎,那里已经兴奋地立了起来。

    褚时先是轻轻地抚摸了他的龟头,然后上上下下撸了几下,傻兔子就绷紧了身体,仿佛马上就要射出来了,但他突然听到褚时说,“你觉得,这会还会有人进来吗?”然后,就硬生生被吓软了。

    即将登顶却被骤然打断的感觉是那么痛苦,傻兔子眼眶红红,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他顾不得谴责始作俑者,只能抓住他的胳膊请求他再一次帮助自己,然而这次恶魔就没有这么仁慈了。

    他诱哄着傻兔子自己脱光了下半身的衣物,跪坐在凳子上,撅起屁股,然后褚时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小瓶子,“亲爱的,你自己润滑一下吧,这里太黑了,我看不清楚。”他这样说。

    傻兔子强忍着羞耻,这是他原本从来没有体会过,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越来越频繁出现的情绪,把润滑剂淋在自己的手上,然后把湿漉漉的手指向身后探去,他草草开拓了几下,然后就咬着牙说,“可、可以了,你快进来。”

    “真的么?”褚时摸了摸他挺翘的小屁股,“不好好做扩张,可是会受伤的。”

    傻兔子快要急死了,他终于崩溃地喊了一句,“我说可以了!”

    “好吧好吧”,褚时貌似有些无奈,“真是个饥渴的小家伙。”

    褚时解开裤子拉链,两手掐着傻兔子的腰,把自己的阳具缓缓地送入他的体内,然后大力抽插起来。

    傻兔子隐约间好像听见了轻微的水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他感觉羞耻极了,但又无力反抗,就只能把头埋在胳膊上做一只鸵鸟,并期盼不要真的有姗姗来迟的观众。

    “宝贝,你这样背对着屏幕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太浪费了,来,我们换个姿势。”褚时拖着傻兔子的腋下,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然后又让他转个身,把手放在前排座位的椅背上,自己从傻兔子身后操他。

    傻兔子抬起头,屏幕上男主角的妻子正在和另一个男人做爱,她叫得很夸张,傻兔子不太喜欢这种叫法,但他却听见褚时伏在他的耳边,命令他,像那样叫出来。傻兔子觉得自己做不到,他摇摇头,结果却感觉到身后的敏感点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他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

    “嘘,宝贝,轻点声。”褚时把手指塞进了傻兔子的嘴里逗弄他的舌头,“你知道你刚刚的声音有多响吗,如果外面刚好有人的话,一定会被听到的。”

    傻兔子觉得委屈死了,不是你刚刚让我叫得吗,还故意撞我那里。变态、神经病、控制狂、反复无常的家伙,他在心里痛骂着在背后玩弄自己的恶魔,然而不断涌上来的快感快要把他吞没了,傻兔子觉得这快感似乎比平时更强烈,难道是因为在公众场合吗?如果不是褚时早就把他的前面束缚了起来,他大概早就射了吧,经过这一年多的历练,傻兔子已经变得比以前持久多了,放在兔子堆里大概就是持久王那种级别的,但和人类相比还是很短,尤其是和褚时比,他真是太能忍了。

    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傻兔子觉得自己的脑回路都变成了动车轨道,各种思绪在里面跑火车,乱七八糟根本就理不清,他只能把注意力尽力放在身后那个和自己的爱人紧密贴合的地方,努力地收缩着自己的后穴,希望可以快点结束这场“拷问。”

    然而褚时好像并不领情,他又戳了根手指进去,“别动”,他说,傻兔子吓得不敢动了,他可不想被“那里”跟手指一起操。手指撤了出去,傻兔子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隐约听到褚时“咦”了一声,好像是对着门口的方向,傻兔子转过头去,看到台阶下好像透过来一束光,难道是有人要进来了?!傻兔子吓得耳朵和尾巴都蹦了出来,身体剧烈颤抖,达到了一次干高潮,他无力地坐在地上,已经懒得管是不是真的有人了。

    然而褚时却没放过他,他推着他转过来,然后把自己的阳具戳到了他的脸上,“亲爱的,我还没完呢。”他说。

    傻兔子现在的口活已经很熟练了,他张开嘴,把褚时的阴茎纳入自己的口中,唔,是蓝莓味的,杜蕾斯新出的那款水果系列可食用润滑剂吗。他先用舌头轻轻地舔了舔龟头下的冠状沟,然后轻轻摆动起头部,套弄起褚时的阴茎来,过了一会,他感觉有一股液体喷到了自己的嘴里,褚时射了,他等了一会,直到他射完,才把他的阴茎推了出去。

    他感觉到褚时的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吞下去,可以吗,宝贝?”他说。

    他当然不会反抗,听话地把嘴里的液体咽了下去。

    褚时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又把傻兔子拉起来坐到自己怀里,他解开了傻兔子阴茎上的束缚,“难受吗?”他问。

    傻兔子摇了摇头。

    他捧起傻兔子的脸在他的眼睛、鼻子、脸颊上落下亲吻,当然还有嘴唇,不过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没有深入,褚时不介意帮傻兔子口交,但对于他自己的东西,还是敬谢不敏。

    “你的耳朵和尾巴都出来了,有那么紧张吗?”褚时摸着他尾椎上的圆尾巴问,然而却感觉傻兔子抖了一下,两腿间的部位又微微抬起了头。

    “咦?”褚时有点惊讶,“都已经高潮过两次了,在外面让你这么有感觉吗,那我们再来一次?”

    傻兔子推他的胸膛,“我、我没事,我们快走吧。”

    褚时笑着亲了下他的额头,“别怕,这间放映厅我已经包场了,今天一整天都不会有人进来的。”

    傻兔子瞪了他一眼,“那刚刚是怎么回事?”

    “唔,大概是哪个工作人员走错了吧。”

    傻兔子气得几乎快要昏过七,然鹅,由不得他反抗,褚时的手只是轻轻撩拨了几下,傻兔子就又来了感觉,于是,春潮再一次翻涌。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