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耽美 > 山间暮雨子规啼 >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山间暮雨子规啼 作者:某哈Hall

    是珉儿,是王府里的世子,我被萧家绑架了。』

    珉儿……?秦琛听了这名字,神色更诡异了起来,珉儿心想这一般人听到此话当然不可能马上相信,正心急着要说些什么来说服他,却听他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上一年逃跑出王府,然后把一个玉佩给了路边的乞儿?』

    『……是啊。』珉儿自顾自地说着,顺口回应了一句,并没有理会他的打岔,赶紧补充到,『我已经被绑架好些日子了,王爷一定很担心,我想逃回王府去,你能帮我吗?』

    『……好。』秦琛稍作犹豫,很快便点头答应,而后又伸手抹了抹珉儿脸上的灰,『这颗泪痣,先挡好。』

    『……嗯?哦。』这人真的很像管事爷爷……珉儿瘪了瘪嘴没多想,听到秦琛答应帮他,欣喜道,『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番外二(伍)

    【6】

    珉儿说着就要继续往墙上爬去。

    秦琛忍了忍笑,伸出双手把娇小的人儿抱了下来道:『不用爬墙,我们走前门。』

    『前门有私塾的守卫啊……』珉儿挣扎了几下,还是抵不过被放到了地上。

    『我们是书童,替主子外出办事天经地义的,守卫为何不放行?』秦琛看着这小人儿折腾感觉甚是有趣,『况且这私塾与王府相距甚远,你即便是顺利爬墙出去了,要如何到王府去?走个几天?』

    『……』啧,那刚刚那么辛苦爬墙是为了啥……珉儿捂脸。

    果然,秦琛带着他出示了范家书童的令牌,便成功地领了马夫,驱着范家的马车下了山。马车顺着田埂一路从郊外驶回城中,在距离王府还有不到一里路的一家客栈停了下来。

    秦琛掏出手帕给珉儿挡了脸,而后扶着他下了车。珉儿有些不解,刚想问为何不直接开到王府去,却被秦琛的眼神制止住了。

    『我们去市集为少爷们采购墨宝,你现在这个客栈里休憩,待我们回来吧。』秦琛向马夫客客气气地说完,掏出一些碎银交给了对方,马夫点点头,高兴地领着马进了客栈后门。

    珉儿才明白过来秦琛是不想让马夫知道自己的事,心想带此人来真是带对了。

    『走吧,这边!』珉儿归家心切,拉着秦琛就要往主道走去,不料却被秦琛拉住了。

    『稍等。』秦琛语气温和,手里的动作却很是强硬,似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先带你看一个东西。』话落便不由分说地拉着珉儿,在昏暗复杂的巷道里四处穿行。

    再来到光亮处时,珉儿发现他领着自己来到了集市布告栏旁。

    『这是干嘛?』珉儿问。

    『你看布告栏上那个通缉令。』

    珉儿把注意力放在了贴在布告栏上,上头有一页已经被日头晒得有些泛黄的纸上,『通缉令』几个字鲜红夺目,上面的文字珉儿大多不认识,却能很清晰地辨认出文字底下那一个人脸画像。

    稚童圆脸,大眼小嘴,右眼角边一颗泪痣,分外刺眼。

    【7】

    珉儿背对着秦琛一言不发,脸上看不见表情,抓着秦琛的手却开始发抖。

    『还去……王府吗?』秦琛有些不忍,轻声问道。

    『……去。』珉儿停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回答。

    『……好。』秦琛用力把人拉回暗巷之中,扶着珉儿的肩让他直视自己的双眼,『现在估计只有前门有侍卫守着,里头应该已经都空了。待会儿我们从王府后门进去,你不要喧哗,不要乱走……看过了我们就……』

    秦琛说着,突然看到对方一脸将哭未哭的表情,立马收住了声,硬生生把那句『看过了我们就回书塾』咽了下去。

    『……走吧。』

    【8】

    结果证明秦琛是过分谨慎了。王府前后已经完全丢空,除了一层又一层的封条,并无侍卫把手。两人很轻易便走了进去。

    王府的后院一片狼藉,瓷器的碎片和木屑铺满了地,池塘已经干涸,花坛上也是全然枯萎的残木。院子一角的凉亭地上还有些许食物的残渣,估计是附近的乞儿闯进来觅食留下的。

    珉儿显然是没把秦琛刚才说的『不许乱跑』听进去,一走进王府便撒开了秦琛的手,一间一间房子地闯进去,像是急切地想要找到一个活人。

    秦琛却有些惊讶地发现,即便是此情况下,珉儿都没有发声呼喊,也许是真的被通缉令给吓到了。

    秦琛看着满目萧条,心中很是不忍。却还是耐心地站在院子中央,等着珉儿亲眼去确认王府已被灭门的事实。

    过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珉儿才终于步履蹒跚地回到了院子,看到秦琛站着,脸上挤出了些笑容似乎因为找到第一个活人而有些开心的笑容。

    秦琛看着却感觉那个笑容凄冷地有些可怕。

    『……那个池塘,』珉儿一步一步朝秦琛走来,伸手指了指干涸的池子,『王妃姐姐在里头养了十几条锦鲤。夏天荷叶长盛了,盖住了池面,便不时能在缝隙里看到它们仰头出来呼吸,嘴巴一张一合的,甚是可爱。』

    『墨桐公子……』秦琛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到眼泪,却感觉他比哭了更难受。

    『那个凉亭,』珉儿充耳不闻,伸手指了另一个方向,『王爷会带着我在那儿下棋,上一次我们的棋下了一半,突然有人来了急信,王爷便让棋局先停着,保留原样留着下次再继续。我本来正处劣势,趁他走开偷偷动了一个子,还想着下次保不齐就能赢了,结果却一直没有等到下次。』

    『……』秦琛走了两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想了想又轻声唤道,『珉儿……』

    『这个花坛,』珉儿摸了摸身侧颓枯的花坛,『管事的爷爷悉心栽了一月,才把那名贵的兰花给盘活了,刚冒了些花蕾。爷爷说再过一月便能看到一串一串的各色兰花,就像撒了不同颜色的蜜汁的冰糖葫芦一样,甜美诱人。』

    秦琛听不下去了,大步迈了过去,把人抱在怀里,伸手把他的脸埋在自己胸前:『……哭吧。』

    『我为什么要哭?』珉儿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眼角的灰又被蹭掉了,露出的痣宛如干结在脸上的泪,『你是不是把我带错地方了?池塘、凉亭、花坛,都没有我熟悉的东西啊。更不用说人了……』

    『亲王府已被满门抄斩,府邸也已经被查封,所有物品皆已没收。』秦琛用力抱住了他,不忍看着他还带有希冀的双眼,再次把他的脸用力按到自己胸前。

    珉儿突然用力抓住他的手颤抖了起来。

    『认清事实吧……今后你就是墨桐了……今后你就是萧家的人了……今后你还有我们。』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