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言情 > 婚久负人心 >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大结局】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婚久负人心 作者:奇葩七

    婚久负人心 作者:奇葩七

    你还我本本。”她起身,一脸的不乐意,脸色红成个大苹果,谁叫厉北聿身上就穿了一条内-裤。

    她不是没看见他在那里脱衣服,脱衣服,然后脱衣服。

    她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好不滴。

    她这么个脸皮薄的人…罩…

    怎么会像他那么的不要脸捏。

    “如果你能拿到就是你的。”他伸手,举高,然后一脸的气定神闲。

    看着沈络在那招牙舞爪,咬牙切齿的,厉北聿心情就莫名其妙的特别好,尤其是现在,实在是可爱的不行。

    可是那么高,沈络就算蹦跶也够不到啊,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她咬了咬牙,寻思着怎么才能对付到他拘。

    突然,沈络瞄了一眼他身上的两点小草莓,嘴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让他抢她的本本,有他好受的,疼了手不就该放下来了么。

    她伸手,使劲儿的拍了上去,啪的一声,小草莓周围都红了。

    谁知道,厉北聿的手却没放下来,脸色却暗了下来。

    “你往哪拍呢?”他把本本扔在床上,伸手拽住沈络的胳膊,然后拉进怀里。

    她的脸贴着他光洁的胸膛,心突突突突的直跳。

    男人周遭的气氛不复刚才,似乎有点,嗯……不对劲儿。

    “我错了……”

    她知道情况不妙,立马立的承认错误,但是殊不知道的是,现在承认错误已经晚了。

    厉北聿就没有想要放过她的心思,既然她主动招惹上来了,他不给点面子,岂不是不动风趣。

    “错了?你哪里错了?”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然后微微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哪里都错了。”沈络笑了笑,大有讨好的意味。

    “嗯?真不真诚。”

    厉北聿把她抱起来,然后扔在床上,脸上是幽深的颜色。

    “啊,我知道了。”沈络大喊,手臂挡住胸前。

    “好,那你告诉我,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拍你的小草莓!”

    “……”

    沈络的回答让他的嘴角不住的抽了抽,不过,他觉得这错误也不错,于是俯下身来,双臂撑在她的两侧。

    “所以,你打算怎么弥补呢?”

    他的唇角掠上一丝好看的笑意。

    沈络嗓子眼里咕咚一下,有些紧张。

    脑袋没转弯的就开始回答。

    “要不,你还回来?”

    沈络提议的时候,原本就没往什么不好的方向想,她略带紧张的看着,然后现男人唇角的笑意愈来愈大。

    “这可是你说的!”

    “……”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沈络深深地体验到了,什么叫还回来……

    什么叫亏得血本无归。

    **************

    沈络洗完澡后,湿着头下楼,看到男人坐在沙上看杂志。

    她蹦跶的下来,随即在接收了一个白眼后,立马就安分的慢慢走了。

    天知道,厉北聿的小心程度比她还高。

    茶几上一张大红色的请柬,沈络弯腰拿在手里,走过去之后,然后往坐在沙上的厉北聿那里蹭。

    猫一样慵懒的样子。

    她看着男人好看的眉眼,嘟囔道:“你去不去嘛……”

    男人一把把她捞在怀里,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结婚请柬,然后翻开看了看。

    随即合上,淡淡的看着她不说话。

    “到底去不去嘛。”

    她再次问道。

    “我一定会去,至于你……”厉北聿瞥了她一眼肚子的方向,而后抿了抿唇。

    她看着他视线所及的方向,而后噘着嘴。

    “我也想去。”

    她是真的想去,不过看厉北聿的意思好像是没她什么事。

    “不行。”

    “为什么啊。”

    “你说呢?”

    厉北聿的眼神看得沈络愈的心虚。

    “我上次不是不知道嘛……”她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肩膀,脸色笑嘻嘻。

    这男人还真是记仇,咋那么能记仇呢。

    只不过上次出去的时候不小心了点,然后脚崴了,就进医院了,查出点东西后,这下子可好,她压根就出不去了。

    厉北聿听到她的回答,冷哼了一声,不过神色却软了下来。

    沈络知道,这事啊,怕是成了。

    于是开心的窝在他的怀里,这样的日子,真实幸福。

    而且现在公司已经由他接手了,不过协议什么的都没动。

    现在裴岩又从分公司掉了回来,还是由他帮助厉北聿,更方便,更熟悉,沈络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tang。

    而厉正南也时常带着慕念过来,两父子的关系虽然还是吵吵闹闹的,但是沈络看得出来,一切都好了。

    而她脸上的疤痕,也去了医院,去除掉了,那么的容易,那么的快,甚至都不痛。

    厉北聿无奈,身后扯出她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把她的身子转到靠向自己的方向,细心地给她擦着头。

    “北聿。”

    “嗯。”

    “如果我想让你给我擦一辈子的头,你愿意吗?”她问道,眸色温柔。

    “当然愿意。”他把她的头细心地包在毛巾里。

    然后脸上笑意浓深。

    “阿络。”

    “嗯。”

    “如果我想让你一辈子和我一起洗澡,你愿意吗?”

    “滚……”

    ……

    今天是楚然退伍的日子。

    厉北聿和康律开车去接了。

    而从车站出来的男人,轮廓多了一些凌厉,身板挺直挺直的。

    短短的头衬的他的面庞更加的刚毅。

    康律看着,不禁感叹。

    这楚然进去之后,跟重新投胎了似得,变化真大。

    男人背着包走了过来,身姿挺直。

    见到两人之后,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北聿,阿康。”他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两人。

    三人这样团聚的见面,是将近三年的第一次。

    “上车再说。”

    厉北聿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楚然突然捧起他的脸蛋,然后撅起嘴,就想往厉北聿额头上亲。

    厉北聿醒来的消息,是上次康律去军队看他,他所得到的消息。

    现在看到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人,心里一阵子的激动。

    就在他马上就得逞的时候,他的脸就被推开。

    “死性不改。”

    “……”

    车上,楚然絮絮叨叨的讲着军队内的事,康律倒是听得兴致盎然,厉北聿则拿着手机在回复信息。

    楚然回头,看着他一脸笑意的样子。

    不禁莞尔,这对也终于算是苦尽甘来了。

    没能在他醒后的最快一刻见到他,楚然的心里多少有些遗憾,不过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当初他亲眼见到他沉睡的样子,似乎再也醒不来了,现在的权谊也逐渐蒸蒸日上,依旧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而北浩,也快出来了。

    事情,似乎都在慢慢的变好。

    “哎,我家在那边,这是往哪里开呢?”他把眼神望向坐在主驾驶位置上的康律,一脸疑惑的问着,随即想了想,便一脸的得意,补充道:“噢,我知道了,不用专门请我吃饭的,接风宴晚上再说嘛,好歹先让我去换身衣服。”

    楚然身上是一身军装,还未来的及换。

    康律出声,泼了楚然一盆冷水。

    “吃饭怕是没时间了,换衣服也来不及了,你就跟我们走得了。”

    “去哪啊?”

    “婚礼。”

    而厉北聿,在中途下车。

    康律和楚然奔向婚礼现场。

    这是一座教堂,婚礼开始前,众亲朋好友都落座。

    而门口,门大开着,一个穿着深色西服的男人和一个穿着好看礼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的肚子微微的凸起。

    而男人,把手抽离,随即揽上她纤细的腰肢。

    沈络心里十分的开心,她本以为厉北聿真的不让她来了。

    因为一早上就没了人影,还好,就在刚刚,他回家去接她了。

    主位上的是裴岩的父亲母亲。

    而新娘的身影还未出现,厉北聿和沈络两人走到第二排的前面,他突然地脱下衣服,然后放在一边的木制椅子上。

    “坐吧。”他拉住沈络的手,示意。

    “北聿,你的衣服……”

    沈络看着,男人昂贵的礼服就铺在椅子上。

    “椅子凉。”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把她拉着坐下。

    沈络心里满满的都是暖的。

    时间过得真快,裴岩都要和米亚结婚了,而她,也有了很大的惊喜,她低头看着腹部的位置,嘴上拢起一丝浅笑。

    而厉北聿侧眸温润的看着她,眼角卷起一抹笑意,心知过后的欣喜,他伸手,揽上她的腰,心里是幸福的。

    现在的沈络,愈加的成熟,越加的让他喜欢到根本不可能再松手了。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沈络看着厉北聿看着她的样子,多少有些脸红,今天虽然很少的记者,但是他这么赤果果的,她虽然开心,但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就想看看你。”

    “

    ……”

    她最近这些日子难受的厉害,几乎什么东西都不喜欢吃,除了菠萝柚子酸葡萄之外,什么都不喜欢吃。

    眼见着怀孕的人都有些瘦了,厉北聿如何不心疼,今天要是不带她出来,又该生气了。

    “阿络,等会回去的时候,就算不喜欢,该吃点还是要吃点的,要不对孩子也不好。”

    沈络何尝不知道,而后点了点头。

    当初因为脚崴了而让厉北聿紧张的给她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她还嫌他有些过度担心了。

    而她也没错过厉北聿得知她怀孕的时候的欣喜。

    厉北聿知道,这个孩子来之不易,沈络本就不易怀孕。

    所以现在他对她更是宝贝。

    牧师到场。

    两人抬头,看着站在前面一身端正礼服的裴岩,而后门口的方向,新娘一手拿着捧花,一手挽着裴岩父亲的手走了进来。

    而米亚的妈妈,坐在前面回头看着,泪光潋滟。

    裴岩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眼里心里都是缓缓走来的女人。

    而沈络看着,多少有些感动。

    “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她轻轻地出声,厉北聿拥住她。

    缱绻的笑意绽开。

    这场婚礼,除了厉北浩外,无一人缺席。

    然后新娘扔捧花的时候,不小心被穿着军装一脸别扭的楚然接到了,霎时间开始觉得这花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而康律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

    “你又不是女人,你接什么花啊。”

    楚然一脸别扭,瞪着康律。

    “它飞过来了,我就习惯,习惯……”

    在军队,还真是习惯了,训练的时候没少接东西,这准确度还不是百分之百的,他看见花飞过来,下意识的大手一伸,就接了……

    然后他现,除了他的所有人都开心了。

    不过,细看,这花还是挺好看的。

    他猛地一下塞进康律怀里。

    康律突然大悟般的好像顿彻了。

    “楚然你小子该不会是喜欢我吧。”他向边上靠了靠。

    “喜欢你个大西瓜,小爷我是直的!”那一身军装,看起来尤其的英姿飒爽。

    而后康律就笑开了,他当然知道他是直的。

    捧花康律随便的递给了后座的一个女人,后来他偶然的知道,那个女人叫秦小天,裴岩以及厉北浩的大学同学。

    结束后,厉北聿把裴岩送到门口,看着两人去度蜜月的车开远,直到看了许久。

    然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这些年,裴岩一直尽心尽力的,这样真的很好。

    沈络看着,突然捏了一下他的腰。

    厉北聿微微低眸,一脸疑惑。

    “怎么,你家助理结婚了,你不舍得了。”沈络看着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闪的。

    “是啊,舍不得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头,笑的开心。

    以前,沈络还真的小小的嫉妒过裴岩,可以天天的跟在厉北聿的身边,走哪去哪……

    而沈络,也被他的话逗笑了,她其实感激很多人。

    无论是裴岩,还是康律,亦或是楚然,她心里都是满满的感谢,这些年因为有他们这样的朋友,厉北聿才可以像现在一样站在她的面前。

    这样的结果,她比谁都开心。

    厉北聿突然握住她的手,神情真切。

    “沈络,我这一辈子都只爱你一个女人,无论多久,无论多少年。”

    她笑了,手指紧握。

    “我也是,北聿,一直都想和你说,我沈络今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无论多久。”

    沧海般的誓言,隔了那么久。

    婚久终于不负人心。

    ***************

    医院内,似乎十分的热闹。

    厉北聿站在那里,焦急的踱步。

    厉正南也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笑意。

    许久……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产房外的男人紧绷着的心猛的松了一口气,而后快速的跑到产房门前,焦急的等待着。

    没一会,里面便走出来一位医生,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裹,里面是一个粉嫩嫩的小婴儿。

    厉北聿伸手接过,有些不知所措,孩子已经不哭了,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襁褓中。

    这是他和沈络的孩子。

    由于厉北聿的霸道,一起站在那里的厉正南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却一下子都没抱到。

    但是生完孩子后的沈络身体有些虚弱,所以要在医院住几天。

    而期间,楚然没少往这里跑,来抱他家的儿子。

    看到厉北聿的孩子,楚然都想结婚了。

    时间过得很快,孩子

    育良好,沈络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一个星期后一家三口便出院回家了,回家后,沈络对孩子更是爱不释手。

    厉北聿只是深深地觉得他被儿子抢了关爱,然后被抛弃被排挤了,明明以前躺两个人的大床,如今中间竟然多了个小肉包。

    他想和沈络亲热一下都不行。

    这不,厉北聿盘腿坐在床上,伸手捏了捏自家儿子的嫩脸蛋。

    “你这小子,你才屁大点的样子,就跟你爹我抢关爱,早知道就晚几年再要你好了。”

    “……”小嫩芽瞪着嫩芽一样的新奇眼神,看着眼前帅帅的他爹。

    沈络正拿了奶嘴过来,顿时无语,晚几年还可能是小嫩芽么……

    “嫩芽,嫩芽。”沈络叫着孩子的小名,小嫩芽大眼睛骨碌的就向着沈络的方向看了过去,伸出手咯咯的笑,那样子比看见厉北聿开心多了。

    小嫩芽这个乳名可不是厉北聿起的,是沈络闲来无意随便给他儿子起的,说是可爱。

    “你这小子……”厉北聿刚伸出去的手被沈络啪的拍了回来。

    厉北聿抿唇看着沈络,一脸的不乐意。

    “北聿,家里奶粉没了,这次该你买了。”沈络把小嫩芽抱了起来,抱在怀里,然后把奶嘴放在孩子的嘴里,小嫩芽吸啊吸,吸啊吸,整个人都乖乖的。

    “没空!”

    “……”

    ************************

    五年后……

    厉氏。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脸黑。

    裴岩站在一边,亦是一脸的黑气。

    “我不看这个,我要辞职。”男人把腿啪啪的搭在桌子上,身上还穿着一身钓鱼装。

    “你特么辞什么辞职,这个公司你最大,你给谁辞职。”

    裴岩叉着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都多少年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呢。

    “我哥呢?找到没!”厉北浩都快要气死了,他在三亚好好地钓着鱼呢,裴岩这小子就带着一帮人过来了,不由分说的就把他带走了。

    都快气坏他了,好不容易可以大的放开身心去玩的。

    “没有。”裴岩摇头。

    “你少骗我了,你和他肯定是一个鼻孔出气,裴岩,你赶紧的通知我哥,要是三天之内,他还不回来,我就把他的公司给卖了。”

    厉北浩多么相往自由的一个人,厉北聿这个没天良的,自己幸福去了,把这么一大摊子事务扔给他了。

    厉正南也不管公司的事情,带着慕念出去旅游去了。

    厉北浩心里气恼的不行。

    然后越想越气,总觉得自己真该把他哥的公司给卖掉。

    裴岩不动,厉北浩斜了他一眼。

    “你怎么还不去啊。”

    “噢,我刚才收到一条消息。”

    “收到消息关我屁事。”

    裴岩耸了耸肩,而后随意的说道:“刚才小天给我了一条消息,我本来想和你分享一下,但是既然你说不关你屁事,那我就走了。”

    裴岩说完,便向外走。

    厉北浩蹭的站起来,没差点磕到桌子上。

    然后拽住裴岩的双手,直接把人拽了过来。

    “啊啊啊,疼疼疼。”裴岩一脸的呲牙咧嘴。

    “你个有妇之夫信不信我给你告诉我弟妹!。”

    “疼疼疼,你松手,我说我说我说。”

    厉北浩俊脸靠近,然后笑了笑,“小天是不是说想我了。”

    “不是啊,小天说要请我吃饭,可是顺带着把你捎带上。”

    紧闭的总裁办公室内,一阵杀猪般的叫声传来,整栋楼的员工心里都颤上一颤。

    *

    c城,阳光明媚。

    二楼卧室,男人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怀里还搂着一个纤细的女人。

    女人水眸睁开,转过身,然后把手搭在他的腰上。

    男人嗑着眸子,红润的薄唇,高挺的鼻梁,凌乱的短,和那睡着时的慵懒的样子,都深深的吸引着沈络。

    她伸出手,淡淡的描着他的眉眼。

    这个地方,是厉北聿离开公司前最后完成的项目。

    “好看吗?”他睁开眼睛,眸色清澈。

    沈络愣住,有些脸红,随后收回手,点了点头。

    厉北聿满足一笑,伸手扣紧她的腰。

    唇缓慢的凑了过来。

    “你等等。”沈络把手指放在他的唇上,然后坐了起来,厉北聿瞬间有些不满。

    “怎么了?”

    “我怎么在你的床上!”沈络这才后知后觉的觉,她明明记得自己抱着小嫩芽一起睡午觉的。

    厉北聿移开她的手,快速的起身在她的唇上

    亲了一口,然后露出得逞的笑意。

    “你自己梦游过来的怨谁,八爪鱼似得抱住我,怎么推都推不开,我就勉强将就一下了。”

    “……”等等,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

    门砰的被打开,厉琰希看到里面的情况,小脸顿时皱成一团。

    “我要和妈妈睡。”厉琰希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明明记得他是和妈妈一起睡午觉的,结果起来之后,就剩他自己了。

    沈络面色有些尴尬,谁知道厉北聿撇过头,表情十分严肃。

    “琰希,你们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不能和别人的老婆睡觉。”

    “……”

    ……

    ……

    王家卫说过。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校园港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