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穿越 > 毒王傻妃 > 大结局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毒王傻妃 作者:拖鞋皇后

    毒王傻妃 作者:拖鞋皇后

    郎钦心想东太后难得来一趟,从书案上取来地图递给东太后:“朕准备封三皇子郎枫为宋城王,赐宋城给他做封地。您的五皇子还年幼,虽然封地之事,祖上的规矩是要等十岁之后,但趁着如今还有不少好地方,太后你先为五皇子挑一块,朕替他留着,等他十岁了,再赐给他。”

    东太后摇摇头,她的儿子哪能活到那个时候?

    多活一天她都高兴了:“不必挑了,将来再说。哀家听说瑛儿有孕,这是喜事,皇上刚刚登基,也是喜事,不如做些好事为天下社稷,也为瑛儿肚子里的孩子祈福吧!”

    郎钦听了觉得有理:“朕即刻减免赋税一年,在各地修建寺庙供奉菩萨和诸佛,为穷苦百姓开仓施粥。”

    东太后听了这话很高兴,皇上有善心,是黎明百姓之福!

    郎钦在宫里日日盼着瑛儿回京城,六月中旬,是最热的时候,午后郎钦靠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终于听到了瑛儿的消息,有人来报,说瑛儿的车驾已经离着京城只有二十里路了,再有一两个时辰就能到京城了。

    郎钦赶紧道:“马上准备马车,朕要亲自去接她。”

    过了很久后,他还记得,当时的他,是跑着从御书房出来的,进宫这么久,他却没有家的感觉,只有她来了,这才能算是他的家,他的家,由她决定,她在哪,哪儿就是家。

    由于急着出去,郎钦只带了几个近身侍卫,便上了马车,往京城外迎去,敢出了城,突然听得马车后头传来一阵马蹄声,郎钦掀开帘子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十来个门面男子手中拿着兵器,从后面追赶了过来,郎钦心知不好,外头的几个护卫也感觉到了异样,纷纷做好护驾准备:“护驾,保护皇上先走,留几人断后!”

    “不必!继续往前走。”郎钦说完掏出随身携带的信号弹对着窗外,放了一记,只见左右前后看似普通的骑马的男人和一些坐马车的人中,其中不少人都亮出了武器!

    放慢了脚步,等着后面那些刺客跟上来的时候,好动手。

    他们都是郎钦的暗卫,负责他的安全,平日里都是看似恰好路过他身边,或者周围,其实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只要他出宫,便会有人跟着。

    近日来他想着自己登基为帝,郎枫一定会不服气,而瑛儿进宫,郎枫说不定会叫人跟过来刺杀他,所以前些天就特别吩咐了暗卫,加派人手,一旦他了出宫,立刻左右保护,定要叫刺杀他的人全被活捉了,否则他寝食难安啊!

    这不,这些人就送上门来了?

    暗卫们的速度慢了,郎钦的马车却更快了,后面的此刻自有暗卫们解决,他要做的,依旧是前去接瑛儿,不知道瑛儿还有多远,估摸着也快到了。

    果然,没走多久,前面就传来了许多马蹄声,郎钦掀开帘子掏出望远镜一看,只见前方五百米的路上,一行浩浩荡荡越有几千人的护送队伍,正在向他驶来,为首的骑马的一男一女,穿着帅气的盔甲,正是刘二锤和碧如,郎钦下令:“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郎钦从马车上下来,站在路边等着他们靠近。

    刘二锤很快也现了郎钦,朝着身后的马车叫:“娘娘,是皇上,皇上来接你了!”

    “相公?”正在马车里,昏昏沉沉的打瞌睡的瑛儿,一听郎钦来了,立刻就醒了,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推了推她身边的冬儿:“冬儿,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听错,是皇上来接你了!”等近一些后,冬儿叫停了马车,刚要将瑛儿负下马车,郎钦已经朝着这边跑过来了:“不必下车,朕来了!”

    “相公!我好想你!”小腹微挺的瑛儿掀开了帘子,朝着郎钦招手。

    “瑛儿。”郎钦快步走上马车一把把瑛儿搂进怀里:“瑛儿,我也很想你!你这些天有没有晕车?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

    瑛儿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最近我都没晕车,吃的很好啊!睡得不好!”

    “怎么睡得不好?有看大夫吗?”郎钦立刻担心的扶起她来,皱着眉仔细的瞧了瞧她的样子,好在没瘦,比以前还胖了一些,抱起来像个小肉团子,手感很好。

    一旁的冬儿道:“皇上您别担心,娘娘是想您想的,因为您不在她身边,她不习惯,夜里睡到半夜经常会醒来,除了这个其他都挺好的。”

    郎钦听了小心翼翼的搂着她,生怕搂紧了会伤到儿子,但却又舍不得松手,负责她在马车里头坐下:“坐我腿上。”

    “皇上,这可是不得!”冬儿在一旁叫道,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会说皇上把娘娘给宠坏了的。

    “这有什么使不得?”郎钦不在乎,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对瑛儿而言,这个男人都是她相公,他的腿是瑛儿的专属作为。

    瑛儿也不在乎,这是她男人,为什么不可以?

    一屁股坐在郎钦的腿上,郎钦就喜欢她这样,对外头道:起驾吧!”

    车队再次往前走,郎钦舍弃了自己的专属马车,同她挤在一起,亲密的说说话,聊聊天,很快就回到了宫中。

    沈将军原想着他在这里的宅子,先皇已经赐给别人了,不知郎钦给他弄个什么宅子,他这一堆家当自然得先拖到家里,总不能弄进宫里去吧!

    到了宫门口,沈将军叫人来告诉郎钦,说他先带着沈夫人回家去,待会再进宫。

    郎钦道:“宫外哪有他的家,你去跟岳父说,直接跟着我们进宫,朕已经为岳父岳母在宫里安排了住处,以后他们就住在宫里。”

    一家人,分开住多冷清,他家人不多,亲近的只有瑛儿和瑛儿的家人,他说了要照顾二老的,怎么能安置在宫外,那怎么方便他们两孝敬二老。

    沈将军听说后,连说这个女婿实在对他太好了,愉快的跟着众人进了宫。

    宫女太监们本想把瑛儿的东西送到皇后殿去,郎钦道:“不必那么麻烦,全送朕那,以后皇后就住朕那。”

    总管太监心想这样不合规矩:“皇上,这可使不得,皇后娘娘要是住在您那,日后宫里有了别的妃子,向皇后娘娘请安会不方便的。”

    郎钦道:“怎么会有别有的妃子?朕有皇后一人足以。”

    说完不再去看那傻掉的一群人,同瑛儿手拉着手走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宴会厅。

    人是不能贪心的,你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你如果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交出自己的一颗心,你如果想得到一百个女人的心,你却没有一百颗心分给她们的话,时间一长会出问题的。

    他求的不多,不要三宫六院,只求一心换一心足以。

    沈老爷瞧着他们两这么恩爱,这一路上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他果然没看错人,郎钦看起来性子凉薄,等他热情真挚起来,却比旁人都要真挚。

    他如今已经是九五之尊,却依旧还念往日勤奋,一点都没有被权利和美色冲昏头脑,依旧落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沈老爷感叹时,郎钦已经拥着瑛儿落了座,给她倒水添茶,如往日一般:“天热,我叫人给你做了冰镇酸梅汤,你喝喝看!”

    “不够酸!”

    郎钦尝了一口立刻皱起眉来:“很酸啊!酸的我牙都快掉了,你再喝一口好不好?天热,你满头大汗,这个可以解暑的。”

    瑛儿转头:“不好!”

    郎钦假装牙疼:“哎呀!我的牙好疼!”

    瑛儿立刻紧张起来,伸手去摸他的脸:“那怎么办?”

    “你再喝一口,就不疼了。”

    瑛儿很好骗,果然信以为真,连喝了两口:“你牙还疼吗?”

    得逞的郎钦得意的笑了,笑的像个狐狸:“不疼了!”

    宴会上,大家都吃的很开心,多日来的舟车劳顿,看到他们两如此甜蜜大家都觉得很值得,吃过宴后,便各自去休息了。

    郎钦陪着瑛儿回房,哄着她睡着后,走出了卧房,芝麻已经等在一旁了:“皇上!”

    “事情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刺客已经全部交代了,是三王爷郎枫指示他们这么干的,目的是杀了您,想取而代之。”芝麻低着头,低声诉说道。

    郎钦听了,叹了口气道:“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你去把三王爷给我请到御书房来!”

    “是!”芝麻点点头,郎钦看郎枫做了这么多年的太子,临时挪个地方可能会住不惯,因为体谅他,在他离京之前,还特意恩准他住在东宫里,所以要找他不难。

    芝麻去东宫的时候,郎枫似乎已经猜到事情败露,带着妻子张氏跑了。

    但是他们没能跑多远,早就暗中盯着他好几天的暗卫,一得到郎钦的命令,就把他逮住了,他还没出京城,躲在张家名下的一处宅子里,郎钦的人把他抓出来的时候,他想抵抗,但是一把刀很快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文弱书生般的郎枫立刻就无话可说了。

    暗卫们直接把他一绑,带回了宫中,扔到了郎钦面前,一晚上没睡觉的郎枫眼睛看起来有些浮肿,精神还尚可,他想装傻,一副惊恐的样子:“九皇叔,您半夜抓我来做什么?怪吓人的?”

    “那你偷偷摸摸躲在张家的宅子里做什么?”郎钦往椅子上靠了靠,微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来。

    “我是张家的女婿,我去张家小住几日很正常。”

    “你找人刺杀朕也很正常吗?别在狡辩了!你以为朕没有证据吗?要不要朕叫他们进来跟你当面对质?”郎钦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郎枫顿时安静了,他知道自己这下是完蛋了,看来九皇叔这是要和他撕破脸了,他小命难保了,片刻后,他抬起头来承认了罪行:“是我做的!但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张家的人和我娘子并不知道我要杀你,所以放过他们吧!要杀,就杀我一人吧!”

    “你以为朕找你来是要杀你吗?”再怎么说,他也是皇兄最喜欢的儿子,郎钦无论如何不会要他的命。

    郎枫怔了怔:“那是为何?难道你还要放了我不成?”

    “朕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朕,是为了权。其实朕也有许多个理由,可以杀你,因为你不服朕,你死了,朕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你多次勾引朕的皇后。因为你是张家的主心骨,你死了,张家也就安静了。但是朕从来没有要杀你的意思,因为你是朕的亲人,是皇兄的儿子,朕叫你来只是要告诉你这个道理。”这世上,没有什么感情会比骨肉亲情更重要。

    “你不杀我?”郎枫惊讶而开心的笑了笑。

    郎钦摇摇头:“朕永远不会杀你,只是却也不能让你再次来杀朕,明天早上会有人把你和你的家人送去你的封地,从此以后,朕会派人时刻盯着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这辈子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你的孩子也可以继承你的王位,但若是你再找人刺杀朕,那么你的下半辈子就只能在牢里度过了。”

    就这样?

    没有杀他的头?

    还让他会封地?

    郎枫没想到他会对自己这样宽宏,如果今天换了是自己坐在他的位子上,两人颠倒一下位置,恐怕他没有那样的胸襟轻易放要杀自己的人离开吧?“你要放了我?你不后悔?”

    郎钦摇摇头:“你可以退下了。”

    郎枫死里逃生,僵硬的肩膀一下松软下来,这才感觉到或活着有多好;“多谢九皇叔不杀之恩!那张家了?”

    “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郎钦说了这话,郎枫也就能安心回去了。

    “九皇叔您保重,我告退了。”他依旧自称我,因为他实在还没办法对着一个坐上了他原本要坐的位置的男人,俯首称臣。

    郎钦点点头,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希望他以后能好好过日子吧!他妻子有孩子,有封地,日子还是很好过的,前提是他必须学会满足……

    半个月后,郎钦正式举行了封后大典,并且宣布终身不选妃,成为了大晖历史上,第一个无妃之帝。

    半年后,瑛儿在大家的呵护下,平安的生下了一个八斤重的皇子,郎钦很宠这个儿子,一出生就被他封为太子。并且经常摸着孩子的小脸蛋说;“儿子啊!儿子!你快快长大,朕好把皇位传你,然后朕就可以带着你母后满世界的游玩去了……”

    (全文完)

    校园港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