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言情 > 冷少逼婚驯妻上瘾 > 第304章、大结局下

第304章、大结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冷少逼婚驯妻上瘾 作者:灵琲

    冷少逼婚驯妻上瘾 作者:灵琲

    迈克斯却不以为然,还一脸自豪地道:“好,我们宝宝以后就叫伊丽莎白,你是我们戈登家族的女王陛下,以后所有人都要服从你的命令。”

    宝宝马上得意地扬起下巴,高傲地道:“以后请叫我女王大人。”

    贝贝嘴巴一扁:“王子没有女王霸气。”面上露出一丝丝的不甘。

    王熵马上在贝贝耳边小声道:“没关系,女王大人下台后,就是王子上位,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墨隽和薄冰坐旁边听到后,不由满头黑线,却又无可奈何,两个小家伙一直坚持不懈地追求公平的性子,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事情。

    墨青云心里虽然很不服气,只是他们的劣势是先天的,不可逆转的,他不服气也没办法,无奈叹息一声,忽然看向孟凡和程如素他们道:“你们俩的孩子姓墨吧。”孟凡没有遗传到迈克斯的特征,姓墨最合适。

    孟凡没想到这么事情就转到他身上,不由一愣,就听到迈克斯大方道:“ok,我没意见,反正瑞克以后不能再用墨隽这个名字,只能使用戈登家族的姓氏和名字,孟凡改姓墨我没意见,他的孩子想姓什么都行,反正孩子们都是我的心肝宝贝。”他有宝宝已经满足。

    这小丫头的脑子够灵活,一人的智商顶他们几个人的智商,百分百遗传了她妈咪绝好的基因。

    墨青华讶然地看他一眼,迈克斯马上朝她眨一下眼睛,开始旁边若无人地跟宝宝玩猜迷游戏。

    老太太终于也忍不住插话道:“孟凡,你早就该改一下姓,虽然墨字笔划多点,但咱们好歹也是墨子的后代,历史名人的后代。”

    “人家孟子也不差,好不好。”冷不丁风池冒出一句。

    “你给我闪到一边去,这孩子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想要插嘴,等你结婚有了孩子后,再来跟我老太婆说。”老太太狠狠剜了风池一眼。

    提到风池结婚的事情,老爷子也马上有了反应,瞪着他道:“臭小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给我看看,再不然男朋友也行,我跟老太婆已经八十多,一只脚迈进棺材的人。你再不结婚,是不是还要我们两个老家伙给你老妈留遗言,将来把你结婚的消息烧给我们。”

    风池没想到火这么快就烧到自己身上,整个人往旁边一缩,笑嘻嘻道:“那有这么严重,放心放心,有我给你们调理身体,你们一定会长命百岁,长命百岁……医院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提到结婚的事情,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风池已经溜出外面,跳上车一溜烟离开别墅。

    看到风池跑得比兔子还快,老爷子冷哼一声:“臭小子,跑得倒快。老太婆,回头问问你那些平日里一起跳舞的好姐妹,谁家有适婚年龄的女孩,介绍给风池,这个小子的婚事非得咱们亲自出码才行。”

    老太太马上道:“放心,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一会儿我在微群里问问姐妹们。”

    捧着手机边写信息边道:“我们风池这么优秀,大把女孩子抢着要嫁给他。”说完信息已经出,开始网上给外孙物色老婆的人选。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开始同情风池,这家伙以后惨了,他们都各自有自己的家族,只剩下他是单身,长辈们不折腾他折腾谁。

    薄冰在墨隽耳边小声道:“风池以后惨了,估计得像素素以前那样,从年初一一直相亲到年初八。”

    墨隽口中出一阵低沉的笑声道:“天天相亲倒未必,但是医院的女病人一定会增加,估计他以后见到女人就吓得赶紧跑。”

    孟凡却不以为然,看一下时间道:“改姓墨也没什么,反正读音关不多,今天就聊天这里,素素得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吧。”其实是担心程如素吃消,从早上出来后她可一直没有休息。

    程如素却不卖账,白他一眼道:“什么都没干怎么会累着,人家还想跟ice取一下经,好歹人家是头胎,得找全有经验的人多学习点育儿经……”

    “别。”

    不等她说完,孟凡就出声阻止。

    悄悄看着一眼薄冰,不怕死地道:“你千万别向她学习经验,她那经验不合适,要学就学你槿月嫂子的经验,她的经验比较适合你。”

    薄冰怀孕的过程实在太过惊险,他可经不得折腾,还是沐槿月那种平平安安的比较。

    “我又不是ice,医生说我底子好,生孩子完全没问题,要不是……”正说得起劲时,程如素突然卡住。

    薄冰突然明白了点什么,要不是为了照顾宝宝和贝贝,他们也不会结婚两年后才要孩子,满怀感激道:“孟凡、素素,真是太谢谢你们,要是没有你们帮忙,小家伙们不可能……

    “谢什么谢,我跟孟凡只是拿你家孩子在练习怎么带孩子而已,还好总算没把两个小家伙带歪。”

    程如素满不在乎打断薄冰的话,眼眸内突然闪过狡黠的笑容:“你如果非要感谢我们,就赶紧开始工作,正好给孟凡放一个长假,当是补偿我们的蜜月假期。”

    闻言,孟凡十二万抱歉地看一眼程如素。

    当年他们都没来得度蜜月就忙着照顾宝宝和贝贝。

    薄冰不在的时候,他还得的手她全部的工作,忙得两人都没有时间在一起,再不趁早度蜜月,以后就是三人行。

    闻言,薄冰和墨隽相视一眼,这个要求不算过份,笑笑道:“当然没问题,问题是你们打算请多长时间的假,你们得给我一个期限才行。”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坐在那个位置上面。

    “怎么也得孩子满周岁才行吧。”孟凡想了想道。

    “成交。”薄冰道。

    程如素本来还想把条件提高些,薄冰却抢先一口应下,无奈地戳一下孟凡的额头:“你呀,就不能多说几年,怎么着也得等到我们的孩子满三岁,上幼儿园嘛。”

    看一眼薄冰后,极不甘心道:“他们这一家人子都是人精,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能解决的,你替他们操什么心啊。”

    “三年多的时间,是不是长了点。”孟凡有些犹豫看向墨隽和薄冰,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终于可以在一起,应该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

    程如素却不以为然道:“当然不长,一点也不长。这么长时间,你见过ice为了家庭的事情耽误工作吗?你见过她为工作没时间照顾孩子吗?别说是区区的三年多,就算是三十多年她都没问题。”

    目光往旁边一移,看着包裹密密实实的墨隽道:“墨隽现在也是自由身,既会带孩子又熟悉mc的工作,ice忙不过来的时候,自然有他出面帮忙,你就别操那份心,安心的陪我度假吧。”

    “三年就三年。”

    墨隽爽快地出声,程如素已经说到这份上,他们不答应也不行。

    伸手搂着薄冰的纤腰道:“素素说得不错,以后我就负责带孩子,你负责mc的工作,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薄冰斜了他一眼:“我负责mc的工作没问题,你确定你能带好三个小家伙。”

    “当然没问题,我一会定把孩子们照顾得妥妥当当,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面吧。”墨隽自信心满满道。

    “我没意见,你到时别后悔就行。”薄冰不太看好墨隽,带一个孩子是在享受生活,带三个孩子是大闹天宫,有他哭的时候。

    “放心,我一定当好你背后的男人。”

    墨隽不以为然道,小明他都能摆平,两个小家伙还小,自然更好收买。

    目的已经达到,程如素满意地跟着孟凡离开,还说什么请假明天开始生效,他们明天就不过来跟大家告别,要好好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不是救命的事情千万别来打扰他们。

    薄冰无语地摇摇头,回头就看到贝贝却歪着脑袋站在王熵面前,奶声奶气地道:“宝宝跟爷爷一伙,可以当戈登家族的女王大人,人家跟你一伙有什么好处吗?”

    意思没好处,他可是会改变主意。

    薄冰心里一阵抽搐,这个小人精。

    “当然有好处。”王熵毫不犹豫地保证。

    “有什么好处?比宝宝的女王大人厉害吗?”贝贝继续追问。

    “当然,刚才看到我突然出现,是不是神奇?你想不想学?”王熵的语气十分煽情。

    “想。”

    贝贝马上大声叫道。

    王熵伸手把贝贝抱入怀里,亲亲他的额头道:“好,等你长大以后,我就把这个神奇方法教给你,到时候你想上哪玩就能上哪玩。还有很多其它好玩的东西,只要你喜欢我全部教会你。”

    “嗯”贝贝马上应一声。

    “人家也要。”宝宝不甘地大声叫道。

    “放心,忘不了宝宝的。”看到宝宝终于主动搭话,王熵自然不会拒绝,巴不得她赶紧向自己投诚。

    宝宝马上从迈克斯怀里跳下来,爬到王熵的腿上,抬头看着他一脸好奇问:“你是妈咪的爸爸,我应该叫你外公,可是你这么年轻,叫你外公别人听到会觉得很奇怪的。”

    王熵一手抱着宝宝,一手抱着贝贝不以为然道:“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过得开心就行。外公不会介意,外公相信宝宝和贝贝也不会介意,对不对。”

    “当然不会介意。”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三人腻在一起有说有笑。

    看到王熵这么容易就收买两个小家伙,墨青云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辛辛苦苦照顾两个小家伙大半个月,也没见他们跟他这么亲热熟络过,王熵刚一出现,两个小家伙就跟他这么亲热熟络,没良心的小东西。

    都说知子莫若母,老太太瞟一眼儿子就知道他居想什么,忍不住道:“你生气也没用,再整天板着一张扑克脸,别说眼前这几个小家伙,将来槿月和素素的孩子也是一样的结果,都不在那个位置上面,你还整天板着脸,想吓唬谁呢。”

    闻言,众人一愣。

    薄冰不由暗暗偷笑,墨青云向来严谨惯了,也只有自己三个小家伙不怕他。

    墨昭一看到他的影子,就紧张得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更别说是跟他亲近、亲热、熟络,脑海里忽然闪过冥月的身影,不过很快就消失干净。

    墨青云被老太太揭穿心事,面上一黑道:“谁生气了,他们爱跟谁亲热就跟谁亲热,我才没时间理会他们,我今天还没睡午觉,我回房间眯一会儿。”

    说完就往楼上走,还边走边道:“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一个午觉。”

    老爷子也同意儿子的说法,捋着胡子道:“你们回来就好,两个小家伙就喜欢偷偷溜出外面玩,害得我们连睡觉都提心吊胆,睡得一点也不安稳,现在有你们在什么都ok。”

    回头对老太太道:“老太婆,走,我们也睡午觉去。”

    看着二老离开后,迈克斯一脸深情地对墨青华道:“亲爱的,我已经在l市订了海景房,你愿意陪我到海边看美丽的日落吗?”绅士地抬起手,向墨青华出邀请。

    墨青华脸上露出一抹娇羞,温柔地一笑道:“当然愿意。”

    把手放到迈克斯的手心里,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地挽着手走出别墅,外面早就有一辆劳斯莱斯等着他们,直接把他们送到机场。

    王熵看到两人恩爱的模样,哆嗦一下道:“一把年纪了还秀恩爱,真是受不了他们,我先回去。”把两个小家伙放到地上,亲亲他们的额头道:“外公先回去了,下次再来找你们玩。”

    “外公再见!”

    “再见宝贝们!”

    王熵就这样坐着,渐渐消失在两个小家伙面前。

    两个小家伙看到后兴奋得大声尖叫:“外公好酷,外公好帅,爱你爱你爱你……”

    薄冰无奈地依在墨隽怀里,酸酸地道:“明明是我们的孩子,他们凭什么瓜分?”

    墨隽抚着她的长,下巴轻轻抵在他的额头上,轻声道:“傻丫头,他们不是瓜分我们的孩子,是孩子们得到了更多的爱。”

    闻言,薄冰愣了一下,不错,孩子们是得到更多的爱。

    日沉西山,夜幕降临。

    昨天结束后,新的一天又开始。

    薄冰看着三个坐成一排,刚刚吃索然早餐,满足地拍着肚皮的小家伙,心里顿时也觉得无比满足。

    看看外面的太阳,还有餐厅里的时钟,皱着眉头道:“小明,你一会儿吃完早餐后,到书房叫你爸爸起床,告诉他再睡懒觉,我们就不跟他玩。”这个家伙真能睡,都这个时候还没起床。

    墨隽因为脸上的疤痕还没有消失,怕自己的样子会吓到半夜里醒来的孩子们,昨晚在书房里孤孤单单地过夜。

    “这就去。”小明跳下椅子。

    “人家也去叫爸爸起床。”宝宝和贝贝也闹要叫爸爸起床。

    “去吧去吧。”薄冰摆摆手,两个小家伙马上爬下椅子,跟着小明上楼。

    薄冰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客厅看报纸,还没看完一则新闻,就听到孩子们在楼上大声叫道:“妈咪,妈咪,妈咪,你快上来看呀,爸爸的手掉在地上……”

    还没等薄冰反应过来,门就呼一下被拉开。

    宝宝和贝贝从里冲出来,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小脸煞白。

    薄冰看到后,连忙扔下报纸,冲到楼上把两个小家伙搂入怀里,

    两个小家伙顶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哆嗦着道:“妈咪,哥哥把爸爸的脚扯掉了,脸也没了,你快救救爸爸……”

    突然听到两个小家伙没头没尾的话,薄冰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里面生什么事情。搂着两个小家伙道:“别怕,有妈咪在,我们再进去看看吧。”

    小明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生生扯掉墨隽的手脚。

    “妈咪,人家怕怕,不进去。”

    两个小家伙瞪大眼睛,惊恐万分地抱着薄冰的腿,拼命地摇头。

    薄冰无奈,只好站门外道:“小明,你先出来,跟妈咪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扯掉爸爸的手脚。”

    过了几十秒后,就看到小明拿着一个类似手套的东西出来,往薄冰面前一递道:“喏,这就是爸爸的手,里面还有脚和头,大腿也在,就是爸爸的肉不在里面。”

    闻言,薄冰又是一愣。

    接过那东西看了一眼,这分明是人体脱落下来的人皮,难道是墨隽他……

    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车子引擎的声音,薄冰马上扔掉手上的东西飞快地走到楼下。

    从落地窗跳出房子上面,远远就看到骑士十五世停在院子当中,车门打开后,从里面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细细看着朝自己迎面走来的男人,薄冰不由张大嘴巴,是墨隽,他居然完全恢复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完全恢复。

    墨隽大步走过来,张开手臂把薄冰紧紧抱入怀里,什么也不说,低头轻轻擒住她的两片红唇,这件事情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做。

    再次体会到,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恨不得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

    当墨灼热的唇跟她的唇贴在一起的时候,薄冰才现自己是如此的渴望他的温度。

    只有感觉到他灼热的温度,她才觉得这一切是真实的,他们不再是在梦中相拥吻,而是真真正正的在一起。

    两人忘情地站清晨的阳光下拥吻,阳光倾洒在他们身上,地上的影子却没有出现一丝丝缝隙,似乎任何力量都不能再分开他们。

    离他们不远不处,三个小家伙排排坐在落地窗的台阶上,小明一脸严肃,语气幽幽道:“你们都看到了,爸爸一回来,尤其是他恢复以后,我们的地位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所以你们今天晚上记得要……”小明在弟弟妹妹耳边好一阵耳语。

    薄冰和墨隽也许是分开太久太久,两年多就像是两个多世纪,两人之间一旦没了阻碍,就恨不得彼此能溶为一体。

    墨隽却在这个时候,蓦然感觉到一阵冷风从背后吹来,不由把薄冰抱得更紧,却没注意到身后三个小家伙的表情。

    此时此刻,三个小家伙,六只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墨蓝色的眼里嗞嗞地冒火星,六只小手紧握成拳头,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把他们强行分开,不准两人无视他们的存在。

    两人好不容易终止缠绵,偏偏不舍地分开,墨隽双手捧着薄冰精致的小脸,手拇指轻轻拭着她被吻肿的红唇,嘴角向上扬起,痞痞地笑道:“今天晚上把你洗干净事,再慢慢吃掉,连骨头都不吐。”再猛一下把薄冰拥入怀里。

    “你小心点,别咽着。”薄冰在他耳边小声道。

    “放心,你就算是哭着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

    墨隽低沉性感的声意,像一阵风吹入薄冰耳里,轻轻撩拨着她的心,两颊不由染上两抹桃色春情。

    拥抱了一会儿后,两人才分开牵着手往回走,刚转身就看坐在台阶是三个小家伙,目光正直直地盯着他们,两人心里不由一阵飙汗。

    薄冰脸上一阵火热。

    墨隽却不以为然,朝三个小家伙打招呼:“宝贝们,早上好!”

    三个小家伙马上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十分僵硬的“早上好”,心里地在冒火,居然把他们晾在一边大半个小时。

    薄冰正沉浸在甜蜜中,完全没有察觉到孩子们的敌意,顺手整理一下墨隽的衣领问:“你这一大早的上哪去了,还以为你在睡懒觉,我让孩子们上去叫你起床,结果只看到一层皮,差点没把宝宝和贝贝吓坏。”

    刚长出来皮肤嫩得奶滴水,忍不住抬起手轻抚一番,皮肤跟孩子的皮肤一样细腻光滑。

    墨隽享受手心的温柔,有些无奈道:“昨天晚上刚回到房间,舅舅就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他今天要去瑞士度假;没过多久爷爷和奶奶也过来,说要去马尔代夫晒日光浴,让我赶紧给他们安排一下行程;再后来就是天雷过来,说天风刚才联系,他得马上回基地,不想打扰你休息,就过打扰我休息,所以……”

    墨隽还没说完话,薄冰就踮起脚尖,用吻来安抚他。

    这些人接二连三地打扰他,还要安排墨青云和二老出行的事情,他一定忙得很晚才睡,早上却又得早早起床。

    其实墨隽后面是想说,后来他把所事情都扔给了孟凡,刚刚也只是负责开车,把他们送到孟凡家里,再由孟凡带着他们一起出前往机场。

    只是面对飞来的艳福,不尽情享受的是傻子,所以他心安理得地接受薄冰的安慰。

    而三个小家伙再次看到这一幕后,幼小的心灵里顿时烧起怒火和嫉火,眼睛里面不再只是冒火星,而是开始时不时冒出一丝丝火苗,估计正在暗暗商量着,先从哪个地方开始烧掉比较解恨。

    盼了一天,终于盼到夜幕降临。

    墨隽为了晚上能跟薄冰过上二人世界,特意给小家伙们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耐心地等到薄冰给他们洗过澡后,马上朝小明挤挤眼睛道:“你哥哥,时间不早了,赶紧带着弟弟妹妹回房间睡觉,明天爸爸带你们出去玩。”

    只见小明看看薄冰,又看看自己,眉头皱在一起,挣扎了好一会儿后才不太情愿道:“好吧,不过离开之前,我要去看看佳佳,人家很久没有见到佳佳。”

    “成交。”墨隽爽快地答应。

    “宝宝、贝贝,我们走。”小明马上朝两个小家伙招招手。

    两个小家伙也同样挣扎一下,扁着嘴巴一脸委屈地看看薄冰,才极不情愿地跟小明往外面走。

    拉开门时,小明的手往门锁上一抹,门也不关就带着宝宝、贝贝往自己的房间走,墨隽马上走过去把门仔细地锁上。

    再三确认门已经锁好后,大步走回到薄冰身边,把她抱入怀里,灼热的唇贴在她耳边,充满性感蛊惑的声音轻轻钻进薄冰的耳朵里面:“ice宝贝,我们今天一起洗鸳鸯浴。”

    薄冰神秘地一笑,突然一把推开墨隽,自己走到浴室门前,回过头,咬着红唇,眼眸中露出一抹媚惑,抬起手朝墨隽勾了勾手指。

    墨隽哪里经得起薄冰的诱惑,迫不及待地朝薄冰走过去,边走边脱掉上身的衣物,走到门一把抱起薄冰,走入浴室里面,再用力地甩上门。

    片刻后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就从门内轻轻溢出。

    两个多小时后,薄冰是被墨隽抱着走出浴室走,现在她浑身绵软无力,除了脑子还在转动,连根手指抬不起。

    这个男人给了她太多的爱,弄得她的骨头都酥掉,就差点没把她化掉吸入腹中,跟他溶为一体,不由挑起眉毛,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然……

    墨隽看到她嗔怪的眼神,不仅没有露出丝毫内疚的表情,原本平静的热情噌一下又升起,还坏坏地笑道:“本来想放过你,是你自己双主动勾引、诱惑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薄冰心里马叫一声不好,天地良心的,她现在累得说话都没力气,哪里有诱惑他,这个男人简直强词夺理。

    墨隽却已经把她放在大床上,扯掉她身上刚穿上的浴袍,整个灵魂一下子被浴袍下面的春色勾走,毫不留情地占有属于他的美好……

    然……

    就在这时,从离大床三米多远的窗帘后面,幽灵般钻出两道小身影,飞快地朝他们跑过来。

    宝宝大声叫道:“是爸爸,是爸爸偷吃完了我们的奶奶。”

    贝贝马上叫道:“大坏蛋。把奶奶还给我们……”

    薄冰被两个小家伙吓得惊叫一声,震惊地看着朝他们奔跑过来的宝宝和贝贝,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神。

    想到在浴室里面的火辣画面,还有自己刚才忘情的叫声,脸上不由一阵炎辣辣地烫,桃花一样的红色从脸上一下子红到脖子上面。

    两个小家伙眼看着就要跑过到床前,薄冰也不知道哪来力气,一把推开趴在身上的墨隽,赶紧拉好身上的浴袍,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捂着脸不敢面对两个小家伙。

    到口的肥肉突然没了,墨隽黑着脸坐起来,看着正爬奋力上床的宝宝、贝贝顿时火冒三丈,不由怒声大喝道:“薄明瑞,你马上给老子滚出来,不然我让你十年内不能跟佳佳见面。”

    臭小子,今天晚上非要好好修理他不可。

    还没等到小明主动推门进来,两个小家伙已经爬到他面前。

    四只小手用力地想撬开他的嘴巴,口中大声叫道:“吐出来,吐出来,快点吐出来,把奶奶还给我们,还给我们……”

    噗……

    薄冰本来羞得躲在被子里面不敢见人,听到两个小家伙愤怒不失天真的话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喷出声音。

    因担心墨隽会生气,连忙捂着嘴巴在被子里面暗暗偷笑,结果盖在她身上被子出随着她的闷笑一起在抖动。

    墨隽听到后、看到后无疑是火上加油,不,是往火里撒火药,压抑着怒火蹭一下炸开。

    大手把两个小家伙拎起来,不顾他们抗议、挣扎,拎着他们走到门边,用脚猛一下踹开已经打开一条缝的门。

    就看到小明正一脸小人得志地站门外,小明似乎没想到墨隽会把这么大火,直接把宝宝贝贝拎出来,得意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墨隽把两个小家伙往他身上一扔,咬牙切齿地道:“明天再收拾你。”砰一声,狠狠地把门甩上,顺手反锁上。

    两个小家伙一骨碌爬起来,两只小手用力地拍着门,大叫道:“爸爸是大坏蛋,大坏蛋快开门,大坏蛋快开门,大坏蛋把奶奶还给我们,把奶奶还给我们……”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啪一声,小明打了一个响指:“宝宝、贝贝,差不多了,我们撤吧。”

    想到墨隽冒火的表情,小明心里暗衜这:“爸爸居然这么大的火,是不是有点过火了。妈咪真是太狠心了,居然真的把我们扔在外面不管,看来明天还得继续才行。”

    “不要。”

    两个小家伙一心想要回他们的奶奶,小明的建议马上被他们的否掉,大声叫道:“我要喝奶奶,喝妈咪的奶奶。”

    只见小明嘴角一抽,眼珠子转了转道:“放心,爸爸不会离开妈咪,妈咪不会离开我们,你们的奶奶还在,明天再继续跟爸爸要也不迟,我们先回去睡觉觉吧。”转身就往旁边的房间走。

    刚走入门口,就听到宝宝娇滴滴道:“人家要哥哥背,哥哥背我嘛。”

    这撒娇的声音肉麻得小明一阵鸡皮,脚步猛地一收,因为收得太急差点一头栽倒。

    回过头,就看到宝宝睁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贝贝也一下一下戳着自己的手指,不是看他一眼,目光比还宝宝还惹人怜。

    深深地叹一口气,小明无奈背对着他们蹲下,理所当然地道:“贝贝是绅士,记得要女士优先,哥哥先背宝宝进去,一会儿再出来背你进去,乖乖地等着哥哥回来背你。”

    岂知两个小家伙相视一眼,狡黠地一笑,同时猛地朝小明站过去。

    随着两个小家伙靠近,小明突然现脚步声不对,微微回过头,马上大声叫道:“你们两个不要一起上我……”可惜已经太迟。

    然后……

    因为两个小家伙太猛,小明直接栽倒在地上。

    因为小明直接栽倒在地上,两个小家伙也直接从小明背上翻倒在地上,于是……

    “我的下巴磕掉了,呜呜……”

    “人家的头好痛痛,呜呜……”

    “我的屁屁摔裂了,呜呜……”

    撕心裂肺,惊天动地泣换神的哭声同时响起,闹得整幢别墅都抖三抖。

    然后……

    反锁门以最快的速度,咔嚓一声从里面打开。

    薄冰香肩半露地跑出来,看到三个孩子全趴在地上,面上一阵慌乱,大叫墨隽出来帮忙。

    随后脸臭得仿佛世界都欠了他钱的墨隽走出来,扫一眼三个家伙,如果眼睛能杀人的话,估计小家伙已经死掉好几回。

    然后……

    大约十五分钟后,墨隽侧躺要大床上。

    墨蓝色的眼眸幽怨地看一眼薄冰,随即冒火、无奈地瞪着三个躺在他们之间的小家伙。

    三个小家伙就像是三座大山,强行横在他和薄冰中间,他的日子怎么比愚公还要悲惨。

    愚公只有两座山,而他却有三座大山,从牙齿缝里面挤出五个字:“你们好无耻。”看明天他怎么收拾他们。

    薄冰突然觉得是四个孩子躺在面前,中间三小家伙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最边上的就像怨妇一样,唇边不觉扬起淡淡的笑容:“好了,早点睡,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晚安!”

    除了一盏小壁灯,所有的灯都关掉。

    三个小家伙在被窝里扭动几下后,渐渐进入梦乡里面。

    看到孩子们睡着后,薄冰打一个呵欠也进入梦乡里面。

    墨隽支起身体,静静地看着他要守护一生一世的宝贝。

    静寂的夜晚,悄悄地温馨绽放。

    黑夜的美丽,就像是夜里开放昙花,只有未眠的人才能看到。

    白翊抱着双手站在别墅外面,默默地看着那个窗口的灯熄灭。

    温馨的画面已经在他脑海里开放,回头对站在身后的男人轻声道:“谢谢你通知!”

    “我们之间,真要这么客套吗?”简涵有些苦涩地道,当然在更多的是无奈,对生活的无奈。

    面前的白翊真的很陌生,高冷得让他不敢再靠近,原来需要人庇护的大男孩,已经强壮得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已经变成真正的男子汉。

    白翊嘴唇弯出好看的弧度,展现出来的却是一抹讥讽,冷冷道:“不然呢,你以为我们还能怎么样,到我结婚时候,我一定地记得给你送请柬,再见!”转身潇洒地离开,不留一丝余地。

    简涵的面色在夜色微微有些白,看着白翊的背影,心里面真的很无奈。

    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日子,不仅是因为他有一双儿女,而是白翊已经现天翻地覆的改变。

    而他除了多一个父亲的身份,依然停留在原地。

    他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就像他永远也追不上薄冰的脚步一样,他们三个再也回到不从前,保留一份美好的记忆,相忘于江湖。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又是美好的一天。

    三个小家伙坐在桌子前,看着摆在他们面前的三碗白粥,一碟咸萝卜,跟平时相比简直是皇帝与乞丐的区别,早上起床时的大好心情顿时全无。

    “妈咪,贝贝不吃白粥咸萝卜。”无肉不欢的贝贝马上抗议。

    “妈咪,宝宝要吃香菇鸡肉粥。”宝宝最讨厌咸萝卜的味道。

    “妈咪,我们还在长身体,我们要吃有营养的早餐。”小明的犀利的小眼神斜斜地看着墨隽,充满威胁。

    薄冰看到今天简陋得不像话的早餐,当下也有点哭笑不得,这个男人还真是小气,无奈道:“你跟三个孩子怄什么气,怕他们不跟你作对,以后的生活没乐趣?”别说是孩子们,连她都吃不下这东西。

    墨隽端起面前白粥,无奈地道:“你以为我喜欢吃白粥咸萝卜,早上起来找到半个多小时,冰箱是空的,厨房包括花园外面,以及池塘里面,就找到这两样能吃的东西,后园里狗粮还有不少,要不要给你们每人来一份。”

    “什么意思?”薄冰一脸疑惑。

    “意思是,吃完这顿饭,我们该走了。”墨隽挟一块咸萝卜到薄冰碗中。

    薄冰一阵愕然,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原因,他们不能在这里逗留长时间,放下碗道:“那别吃了,赶紧帮忙收拾小家伙们的东西,不然一会儿会来不及。”

    墨隽马上按着她肩膀,神秘地一笑道:“你安心吃东西,东西早已经有人替我们收拾好,吃完我们马上出去玩。”

    砰!

    砰!

    两个小家伙同时放下碗,异口同声道:“爸爸,我们可以不吃吗?”

    墨隽看一眼薄冰不出声,薄冰马上瞟一眼他们:“浪费是可耻的,赶紧吃,吃完了出去是玩,早餐没吃好,咱们可以午餐时再补回。”说完就端起碗,就着咸萝卜喝了一口粥,咸萝卜脆脆的,味道倒也不差。

    宝宝和贝贝硬不肯动面前白粥和咸萝卜,眨巴着眼睛,可惜兮兮地看向小明。

    薄冰无奈地道:“乖,爸爸煮的东西都很好吃,你们先试一小口,不喜欢的话,爸爸和妈咪帮你们吃掉。小明,你是哥哥,先给他们做一个示范。”

    白粥咸萝卜虽然简单,不过吃着真心不错。

    看看面前的白粥,小明面上犹豫一下,无奈地喝一口白粥,软糥的米粥入口即化。

    再试了一小块咸萝卜,不仅不咸还十分脆甜爽口,顿时胃口大开,马上挟了一大块到碗里,津津有味地吃起,眨眼一碗粥见底,马上装第二碗。

    两个小家伙看到后,面上有些犹豫。

    薄冰乘机挟了两小块咸萝卜放到他们面前:“你们看,哥哥吃得多快,再不吃可就没了,路上肚子会饿饿的。”

    看到小明正挟起一大块咸萝卜,两个小家伙连忙把面前的咸萝卜塞到嘴巴里面,眼睛马上一亮,连筷子也不用,直接把盘子拖到面前,用手抓了两把放到碗里,自己大口大口地吃粥。

    看到两个家伙吃早餐的模样,墨隽不禁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把三个小家伙带好。

    用过早餐后,薄冰和墨隽略略收拾一下,就带着孩子们出门,打开别墅的大门时,一辆豪华房车已经停在外面。

    墨隽往驾驶室看一眼,里面没有人,给了薄冰一个安心的眼神,自己先跳上驾驶室打开门,薄冰才带着孩子们欢欢喜喜地上车。

    找位置坐好,系上安全带,一家人才缓缓地离开东山墅。

    就在车子渐渐走远后,从旁边走出一道修长的背影,看着车子前进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离开家后,他们先是到机场换上飞机,大约飞了三个小时后换上车子,最后来到码头,一艘巨大的游轮正等着他们。

    三个小家伙们平时就经常出去行,早习惯这样的生活,路上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在轮船上美美地一顿海鲜大餐后直接爬上床睡大觉,根本不用薄冰和墨隽操心,两人终于有一个平静的午后。

    大海上航行,是极其枯燥的事情。

    这次却因为有三个小家伙在身边,船上基本没有清静的时候,到处是他们欢快的笑声,似乎时间也过得特别快。

    海上航行了三天三夜后,一座海岛的轮廓渐渐出现在眼前。

    看了几天的大海,再次看到陆地时,三个小家伙马上兴奋地拍着手大声叫喊,惊得附近的海鸟到处乱飞,三个小家伙两脚一着地,就马上往旁边的沙滩奔跑。

    原不来沙滩上已经架起烧烤炉,远远就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在烧烤炉前忙碌。

    海上航行的疲劳抵挡不住炭烤龙虾的诱惑,三个小家伙正守在烧烤炉前面流口水,不时追问龙虾什么时候能烤好。

    薄冰和墨隽站在远处看着他们,抬头看看脚下的海岛,这里就是他们出行的第一站——雷霆小组的基地,正在烧烤炉前面忙碌的是古怪和天雷,知道他们要过来,两人早早就准备好美食等着他们。

    古怪看着薄冰走近后,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上一代人的恩怨早已经了结,他们可以开心地生活在一起,不用理会上一代人的恩怨。

    天雷也想过来拥抱一回,只是忙着给三个小家伙剥虾拆蟹,他连停下来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最后只好向他们求救,.

    三个小家伙太能吃,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回头就看到地上已经堆积不少的虾皮蟹壳,薄冰面上顿时一黑,沉着脸道:“你们这样胡吃海吃,一会儿吃撑了,风池叔叔可不能赶来救你们,到时肚子破掉,我看你们以后怎么吃东西。”

    太阳西沉时,大家都吃饱喝足。

    古怪和天雷收拾东西先回去,薄冰和墨隽带着小家伙们在海边玩耍。

    墨隽牵着薄冰的手慢慢走在后面,孩子们在前面迎着夕阳奔跑,一家人站在夕阳下面,影子被拉得老长,然后重叠在一起,幸福就这样交汇在一起,随着孩子们欢乐的笑声,再散到每一个角落。

    相亲是彼此温暖。

    相爱是给爱滋养。

    当爱交汇在一起,就是心里最向往的——幸福。

    生活很简单,只是人心太复杂,把心里堆积的东西清一清,就会现幸福一直在身边。

    ------题外话------

    亲们:

    今天是2016年的第一天,同时也是冷少完结的日子。

    灵琲在这里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事事顺意,越长越极漂亮。

    工作的工作顺利,成为薄冰那样的女强人。

    上学的学习进步、拿到理想的成绩,当学霸。

    灵琲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灵琲码字比较慢,谢谢大家耐心地陪伴灵琲一年的时间。

    还有,灵琲平时很少会看书本信息,这里还要特别感谢给冷少投票、送东西的亲们,谢谢大家的支持。冷少逼婚驯妻上瘾

    ———————————————————————————————

    正文第304章、大结局下完,您可以返回B&a /B& target=&_blank&&/B&&

    冷少逼婚驯妻上瘾最新章列表。

    校园港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