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言情 > 偷个天才宝宝惹来爹 > 正文 第245章 大结局(新婚夜的大礼)

正文 第245章 大结局(新婚夜的大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偷个天才宝宝惹来爹 作者:懒玫瑰

    偷个天才宝宝惹来爹 作者:懒玫瑰

    一个月前,原本昏迷不醒的他不知道是不是在薇薇的哭诉怒吼中醒来,反正彻底的清醒了。

    虽然没有赶上薇薇生产的时候,但是对所有的人来说,至少他醒了,那就是最好的一件事。

    听到了双胞胎甜蜜的看着自己爹地,看到薇薇深情的双眼,又想起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他觉得天下所有的幸福都是他的了。

    “他们都睡了吗?”回到房间里,看到薇薇正低头亲吻着他们的小宝贝,云悻墨轻声的问。

    “嗯!”听到他的声音,薇薇回头看着他点点头,然后伸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说:“嘘!”这位小少爷的脾气大的很,或许他知道自己受了许多的委屈,从出生开始就特爱闹脾气,让人不想捧着都不行。

    “出去说,”云悻墨伸手指指外面,用唇语告诉她,见她了然的点点头,就转身往外走……。

    给孩子拉好被子,薇薇跟着云悻墨出去了。

    “你们好好的谈,我看着孩子,放心好了。”薇薇刚出门的时候,罗兰就上来了。她也知道这一个月来,这小两口就算有许多的话要说也没有时间说。

    一个要做康复,一个要做月子,虽然心里牵挂着,可毕竟身不由己……。

    “谢谢妈,”薇薇听她这样说,也没反对,她知道自己跟云悻墨这一聊,一定很长的。

    “说什么傻话,快去,悻墨在等你,”罗兰笑着说了她一句,然后转身进了房。

    儿子的突然清醒,孙子的降生,让她抛弃了上一段时间的哀怨,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幸福安逸的,她也没有了往日的尖锐势力,毕竟自己做了许多错的决定。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听黎颜的话,没有毁了那次婚礼,相信事情就不会那样,薇薇跟悻墨也不会遭遇那些了。

    “老妈变了好多,”云悻墨看到嘴角含着笑意的老妈现在跟薇薇相处的那么好,心里也由衷的高兴。

    “是啊!”薇薇望着门口,感叹道:“谁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变的那么融洽……,”当初在婚礼上,她的自私势力让自己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奶奶,可奶奶不希望自己挂着仇恨生活,更何况事情也不是她的错,她也后悔了,一直在弥补,所以自己也没有什么需要计较的了。

    “薇薇,谢谢你!”伸手搂住她的腰,云悻墨觉得自己就跟做梦似的,看到小儿子出生,又见薇薇平安无事,觉得一切都是梦,很不真实。

    对他来说,所有的记忆都还交织在那炸弹爆炸时的恐怖一幕,后来的记忆都不属于他了,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恍惚。

    “为什么要谢我?”靠在他的身上,从他清醒之后,这一次才是他们真正实质这样拥抱着,感受着彼此心跳的时候。

    “谢谢你原谅了老妈,”他很清楚,放下这样的仇恨是需要勇气的。

    伸手捧着他的,薇薇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温柔的看着,轻声的说:“其实整件事并不是她的错,所以你不需要如此。该说谢谢的是我,要不是你……,”薇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悻墨用手捂住了唇。

    “跟我,你还需要如此客气吗?”看着她,云悻墨深呼吸了一下说:“看到你跟孩子平安,我到现在都觉得跟做梦似的!”

    薇薇没有回答,她伸手拉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微笑道:“感觉到了吗?”

    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加快,好像在诉说着她此刻的生命力是多么的旺盛。

    感受着,云悻墨的眼神渐渐变了,他紧紧的抱住了给自己带来神奇感觉跟体会的女人,心中有无数的感激,可此刻说出来就显得太陌生了,他们,不需要说多余的话,心里明白就好了。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那力量之大,好像要把彼此拥抱进自己的血肉中才善罢甘休。

    “悻墨,”薇薇靠在他的心窝中突然开口问:“给我们的小家伙取个名字吧!?”

    这个问题他们谈过,但当时都觉得不急,却没想到中间出了那么多的事,云悻墨的记忆中甚至空白了几个月。

    当时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她的情绪糟糕透了,觉得是云悻墨遗弃了她,违背对她的承诺。当她在被推进产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云若若接到黑宇森的电话,说云悻墨醒了,心里激动的连孩子都不想生了,最后还是被医生强制推进了手术室……。

    想起那天的连番惊喜,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的。

    “名字……,”云悻墨呢喃着,突然说道:“给孩子的名字中间也留个一吧!?”

    “为什么?”薇薇听他这样说,立刻抬头望着他问。

    这个孩子姓云,他为什么要孩子跟双胞胎一样呢?

    “没有为什么,他们是兄弟,是兄妹,不应该有区别的,不是吗?”都是他的孩子,他喜欢并深爱他们,所以尽量的公平对待。

    而名字,是第一个。

    “嗯!”薇薇点点头,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就看着他说:“那叫什么呢?”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特别点的名字,至少有纪念的意义。

    当初她给双胞胎起那样的名字,就是那样想的。

    向一念代表着纪念,向一清代表着总有一笔账要算清楚,那是她跟云悻墨的。

    “叫向一楚,”云悻墨想了一下后说。

    “向一楚?”薇薇张着嘴巴,惊愕的问:“为什么?”她刚在心里想着这些,他就报上了这样的名字,能不让她吃惊吗?

    “把念着的都算清楚了,你才会真正安心的当云太太,”云悻墨亲吻着她的额头说。

    薇薇被他的亲吻跟解释融化,最懂自己的,还是他。

    放下心里的一切,她才能安心的留在这里,当他云悻墨的女人。

    “婚礼?”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了,云悻墨的提议却惊动了许多人。

    “是啊,总不能让薇薇就这样为云家生儿育女,却连个隆重的婚礼都没有吧!?”云悻墨见所有的人都瞪视着自己,知道他们是因为前两次的婚礼才会有那样的表情,就解释说:“我保证这一次的婚礼……,”

    “行了,下面不要说了!”青橙率先打断道:“我们明白你的意思,可……可再一次举办婚礼的话,会让外面胡乱猜测,到时候会伤害到薇薇的。”

    前两次的半途而废已经让人议论纷纷了,很多人都在议论着薇薇的心机深重,竟然在婚礼上出这样的一招,让黎颜含羞而去。

    她能解释一个却不能解释所有的,只能暗暗生气却没有办法了。

    “不需要太隆重,”云若若窝在黑宇森的怀里提议道:“有我们这些亲人好友,婚礼不需要太隆重,温馨就可以了,不是吗?”其实她也希望自己的婚礼是如此的,可黑家人是不会同意的。

    “是啊,温馨就行了,不需要惊动太多的人,”罗兰点头同意。

    不是她小气,而是两次的惊心动魄已经够她记忆一生了,真的不想再出事了。

    云悻墨看着薇薇,想知道她的想法。

    “其实有没有婚礼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薇薇抱着小儿子,看着他可爱的双眼咕噜噜的望着自己,就笑着说:“悻墨非要坚持,那就办个温馨的婚礼,就我们自己的亲人参加,别的人就不需要通知了。”

    她之所以点头,完全是觉得生了那么多的事,该让大家高兴一下。

    “好,那就这样办!”所有的人都点头同意了。

    “真奇怪,”向一念托着下巴看着忙忙碌碌的人,一脸郁闷的说着。

    “奇怪什么?”向一清觉得自己不明白他的话了。

    “我原本以为我们两个会很受宠,可现在看来,好像错了!”他们忙着照顾刚出来的小家伙,又要举办妈咪要求的小型婚礼,根本不在乎他们两个,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向一清听了他的话后,很不以为然的问:“你真的这样想?”

    “你怎么想?”双胞胎的心有灵犀让他们都知道点彼此的想法,所以向一念很镇定的问道。

    “我没怎么想,只要他们不烦我,我就谢天谢地了!”谁愿意关注谁就关注谁,反正她不愿意天天被人看住。

    “呵呵,那等妈咪的婚礼结束后,我们就走吧!?”其实早就该走了,只是一直放心不下老妈。

    现在看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放心的了。

    “妈咪会同意吗?”向一清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迟疑的问。

    “她管不了那么多,一个男人,一个儿子,她已经很忙了,更何况她早就希望我们出国,不是吗?”他们也想,可那个时候情况不允许。

    现在,该确定了。

    “只要妈咪同意,我没什么意见!”向一清很干脆的说。

    这里真的不适合他们,收到的知识太有限了。在看到妈咪遇到危险,爹地这样豁出去的妈咪时,她就知道他们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那就这样决定了,等妈咪的婚礼结束后,我们就走,”这样妈咪才不会太难过……。

    “好是好,但我想着,该送妈咪一份大礼,你觉得呢?”向一清的眼里闪过一丝狡猾,脸上的笑意也深了,很不怀好意的样子。

    “你想到了什么?”向一念从她的表情里探寻到了什么,好奇的问。

    向一清没有直接说,她附耳在向一念的身边嘀咕着,然后贼笑道:“嘿嘿,你觉得这份礼够大吗?”

    “宾果!”向一念一听,双眼一亮,兴奋的说:“清清,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嘿嘿,妈咪要知道,一定会跳脚的!”

    “嘿嘿,跳脚不跳脚跟我们无关,到时候她还有时间找我们算账吗?”她才不担心,有人会缠着她好好算一下几年前的账。

    向一念咧开嘴无声的笑了,但有些可惜这样精彩的一幕,他们看不到。

    “啪啪……,”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大家为薇薇选定的婚礼时间。这一次婚礼没有放在酒店或者户外,而是直接在云家的草地上进行。

    人来的不多,都是自己的亲人,场面也很温馨,大家对双胞胎的关注变的多起来了,毕竟云悻墨藏着这样一对儿女,怎么不叫人惊喜呢?

    “救命啊!?”原本还想捉弄别人的双胞胎彻底抓狂了,被这个叔叔摸一下,被那个阿姨亲一下,他们不疯就算好了。

    “呵呵……,”青橙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抱着小水晶嘲弄道:“小水晶,你看喔,有人要火了,”

    “青橙阿姨,你好过份,”向一念愤恨不平的看着她,觉得她在这个时候嘲弄自己,太不安好心了。“我也不让你尝尝这滋味,”他想也没想的拉着抱着小水晶的青橙,在小水晶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咯咯……,”奇迹似的,当青橙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会被吓哭的时候,她竟然出看快乐的笑声,让她看傻了眼。

    他们以前不是一直不对盘的吗?

    怎么这一次小家伙不哭反倒笑了呢?

    原本也以为小水晶会哭,听到她的笑声后,向一念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她的眼神也变了。

    “快走了,婚礼快开始了,”向一清见妈咪穿着白色婚纱出来了,立刻招呼道。

    这一次的婚礼完成的很顺利,没有谁的捣乱,只有真心的祝福。

    云悻墨的神情宣誓让薇薇哭红了眼,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每一句每一言都是真心实意的——他曾经用他自己的生命让自己见证了一切。

    婚礼很温馨也热闹,大家都笑闹了一天,给了这对新人很多的祝福……。

    夜深了,这一晚才是属于他们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你……干什么?”洗完澡出来后,薇薇看到云悻墨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而她被按到在床上后,他竟然拿着绳子绑住了自己……。

    满意的看着床上挣扎的人,云悻墨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扑在她身上问:“我听说七年前……有人说了一些得意洋洋的话语?”

    “得意洋洋的话语?”薇薇一愣,脑子飞快的闪烁着,立刻想到此刻他在跟自己计较什么,有些哭笑不得说:“那个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别的意思……,”

    要死了,这些事情他怎么会知道的?

    脑子里出现过无数种的幻想,可她没有想到自家的新婚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生的。

    这样的事情,太让人抓狂了。

    今天的婚礼一切都很顺利,让她觉得今天不会在生什么了,可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她的脑子也打结了,但起码还知道一些……知道事情的只有青橙,而她不会主动去告诉云悻墨,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双胞胎!

    这两个小家伙真的无法无天了,竟然这样设计自己。难怪今天他们那么安份,不吵不闹的,让自己以为他们懂事了,知道今天这样的日子不能开玩笑。

    可原来他们藏着计谋,为的是自己放松警惕,给自己送了那么厚的一份大礼,让她抓狂。

    “我也觉得很好玩,”云悻墨忍着笑,用手指在她的身上游移着,然后暧昧的笑道:“很美丽,可惜手脚不能动!身材也不错,可惜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无言的看着云悻墨,薇薇听了他的话后,知道他完全是在报复自己七年前说的话。

    记得当时的她在看到昏迷的云悻墨后,装模作样的说了句:很帅,可惜昏迷不醒,身材很不错,可惜不能动弹……现在,竟然变成了自己躺着,由他开口调侃自己了。

    可该死的死,当时的他是昏迷不醒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现在不一样,自己是清醒的,可他比自己更清醒。

    云悻墨见她睁大双眼看着自己,也不开口,直接以行动来告诉她自己的目的……。

    夜很深了,有人欢喜有人愁,而向薇薇是苦在脸上甜在心里,这个新婚夜,注定不一样。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薇薇在清醒之后,立刻冲出房门怒吼着,想找双胞胎算账。

    “向一清,向一念,你们给我出来!”昨天晚上被折腾的快要疯,可身子被绑住了,连挣扎都不行,让她别提多尴尬了。

    她的怒吼让云家所有人都出来了,却没看到双胞胎开门。

    “怎么了?”罗兰纳闷的问。

    “奇怪!?”薇薇见自己这样怒吼都没吵醒他们,就觉得不对劲,拧着门把却现门没有关。打开房门,看到里面空无一人,立刻觉得事情不对劲了。“他们人呢?”

    “我一大早起来就没看到人下楼啊!?”罗兰不解的说。

    “这……这怎么回事?”云若若也傻眼了。

    薇薇在查了两个房间后,现他们都不在,在向一念房间的桌上留着一封信……。

    “亲爱的妈咪,我跟清清一直都知道,你希望我们成长,也希望我们能学的更多——以前不愿意离开,是因为妈咪一个人太苦了,我们走了,你你就更累了。现在好了,妈咪结婚了,有弟弟,有爹地还有奶奶陪着,妈咪就不需要孤单了,我们也可以找寻自己的梦想了。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们落定下来后,会主动跟你们联系的……亲爱的爹地,你要好好照顾妈咪,要是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话,我们一定不会原谅你的!向一清,向一念留!”信写的很少,让薇薇看的眼泪都留出来了。

    当她看到最后一句补充的话语后,立刻转悲为喜……。

    “妈咪,我们送的大礼,你还喜欢吗?呵呵,爹地一定喜欢,可惜我们看不到了!”

    “这两个小家伙,”薇薇咬着唇,甜蜜又心疼的呢喃着,以前总想让他们离开,可现在真的离开,她的心里又充满了不舍。

    “他们很懂事,会有分寸的,别担心!”云悻墨在知道双胞胎不见后,就明白这个是他们的安排了。

    “可他们还是孩子……,”儿行千里母担忧,她怎么能不想呢?

    “也是我的孩子,我相信他们的本事!”云悻墨安抚着说:“不许担心了,要是你伤心了,他们回来找我算账,我可担待不起啊!?”

    “哈哈……,”云悻墨的调侃逗笑了向薇薇,也让其余的人都笑了。

    幸福的日子才开始。

    最后交代一下,黎颜虽然绑架了向薇薇,并在她的身上绑了炸弹,炸弹也爆炸了,可最后人没有死,云悻墨也懒得追究,所以一切都交给法律去判定。

    黎颜在坐牢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好,所以几年之后就被释放了。黎颜被释放之后并没有回到上官家,虽然之前上官誉一直告诉她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让她回来之后重新开始,可是……黎颜没有放下心里的恨,最终还是选择消声灭迹。

    黎颜释放之后,上官誉派人找过,可没有消息,心里也在担忧着黎颜会放不下怨恨,可薇薇跟云悻墨都觉得,他们都已经儿女全了,就算黎颜报复也不怕了。

    只是,有些时候,他们想的太简单了。

    黎颜不但没有放下仇恨,还把自己这些遭遇都加恨在他们的身上——如果当年她死了,那就一了百了,没有后来的恩怨。可是,她活着,只要活着,她就要报复。

    自己的一生已经毁了,她也要让云家人痛不欲生,报复了不云悻墨跟向薇薇,那就报复他们的孩子。

    有了这样的想法,黎颜在一番计较之后,偷偷的领养了一个女孩子,比双胞胎小两岁,想着等到他们成年后,让自己得不到的都让自己领养的孩子去得到,她不会就此让事情善罢甘休的——所有的事情,还得到等到十几年后,等孩子们都长大后才能见分晓。

    以上是关于双胞胎的一切故事情节……。

    本书完!

    ~~~~~~~~~~~~~~~~~~~

    懒懒不舍得完结,但终究还是要完结的。谢谢亲们的支持,懒懒感激在心!谢谢一直支持送懒懒红包,金牌,鲜花的亲们,懒懒都记着,再最后完结的时候,懒懒再次感激你们的支持!

    校园港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