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74

分卷阅读7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是你们伙同教会里的那些败类陷害诺亚的,对不对!”

    西宿的回答更直白:“听说拥有强大精神力的向导能让人起死回生,我需要这个机会。”

    听到这个理由,蓝图费解地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找诺亚帮忙,为什么要伤害他?”

    “他成名的时候,我已经是个‘死人’,我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获得他的帮助,只能另辟蹊径。我也没想到,教会会同意得这么爽快。”

    “少来这么冠冕堂皇的措辞!你就是罪魁祸首!”青鸟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黑格尔拦住他,他恐怕已经要跳出去捏爆那颗大脑。

    一个背负盛名的人就这么陨落了,原因居然如此粗暴!蓝图难以置信地仰起头,窒息感觉让他的大脑发出一阵有一阵尖锐的刺痛,他摇晃了下,随即被青鸟扶住了。他按住跳脱的神经,断断续续地问:“等一下,难道说黑塔只是你为了复活而建造的吗?而诺亚就是因为你的私欲变成植物人的吗?!”

    “他变成植物人我也很遗憾,这完全是教会自作主张的结果,毕竟我需要的不是一个死人,不过令我惊讶的是,诺亚的精神力在他失去脑电波后依然拥有蓬勃生机,这也让我重燃希望,我一直在找一个能替代诺亚帮助我完成复活使命的人,直到黑格尔发现了你。”

    蓝图讶然张开了嘴,他看向冲自己咧嘴欢笑的黑格尔,仿佛听见了这辈子最大的笑话。

    “你的资质很糟糕,却意外和诺亚的精神系契合,这是个奇迹,说明上天并没有放弃我。”

    “真的很抱歉,可惜现在我一点都帮不了你!”不仅是不能帮,而且是不想帮!

    “没关系,黑塔发生的意外我很清楚,我也明白你现在的窘境,我会帮你恢复到原状的。”西宿平铺直叙地表态好像他只是在漫不经心的摆弄自己手边的两个零件,并没有把他们的意愿考虑在内,他吩咐黑格尔道,“好了,你们想听的我已经说明了,黑格尔,带他们下去,准备重启实验。”

    作者有话要说:  手滑按错,这是明天的份……

    争取九月底完结,争取……

    ☆、第74章 敌人就是最强助攻

    艾里盖利惊醒过来,冷汗顺着他的额际滑下,他下意识张望四周,呼吸的节奏又快又重。

    映入眼帘的是间简单朴实的房间,朝南开启的窗户已经自动解除滤光模式,将晨曦美好的光明输送进屋内。面前,22寸大小的光幕还没有关闭,上面林林总总记录着这些天来舆论的变化,一封醒目的提醒事项在正中央反复闪烁,他这才想起自己身在瑟隆的暂住地,而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舆论造势和维利在谈判桌上的强硬态度有了效果,今天是他们萌爪团在佣兵联盟法庭正式展开反击的日子,先前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刻,然而现在艾里盖利却显得心不在焉,他关掉日期提醒,眉头深锁地陷入沉思。刚才在梦里,他看见了蓝图,重新身陷囹圄的蓝图状况和在黑塔时一样糟糕,数不清的器具在他的身体上留下穿孔和痕迹,直到现在,他仍能依稀听见他在呼痛求救,而他还是无能为力。

    自责和懊悔挥之不去,艾里盖利越发觉得时间紧迫,他站起身关闭光幕,走到衣橱前拿出许久没穿的正装。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他头也没回,具象出自己的精神系嘱咐道:“卡维尔,去看看谁来了。”

    一出来就充当门童的卡维尔表示非常不满,他一尾巴抽在艾里盖利的腿肚上,看到他皱着眉头要责备才颠颠地跑到了门口。它直起上身按了下视窗,显示出门外的场景。道尔和维利站在门外,你挤我我兑你,还像学生时代似的意气用事。卡维尔朝艾里盖利嚎了一嗓子,艾里盖利又说:“让他们进来吧。”

    卡维尔的鼻子顶了下视窗,很快就传来“咔擦”声响,卡维尔前爪刚落地,门就被推开了。

    道尔率先冲进门,直接和卡维尔撞到了一块儿,维利乘机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艾里,你准备好了吗,我们来接你了,啧,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昨天又没睡吗?”

    “眯了一会儿,情况怎么样了?”艾里盖利扣上扣子,直截了当询问情况。

    “情况比想象中好,贝加尼为了维护皇家教会的脸面已经撤除了诉讼,至于你们诱拐隐性向导的事,这事儿有点麻烦,你又不乐意把自己对象卷进来,这事儿看上去似乎是板上钉钉了,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

    “别废话,直说吧。”

    “你家那边发声了,愿意为你作担保。”

    艾里盖利表情微妙地挑了挑眉,看不出喜怒地问:“他们搀和进来干什么?”艾里盖利是帝罗家族旁系,从小因为超高计算机天赋被选入本家进行“培养”,不过那培养和地狱没什么两样,就在家族为他安排去人工智能学院进修的时候,他黑进自家铜墙铁壁似的网络系统更改了自己的志愿,至此他和家族的“情缘”宣告终结,帝罗家族曾发过申明,不承认他是家族一员,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反悔了?

    维利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今天你的家族会派人过来旁听庭审,你可以结束之后打听打听。”

    看起来家族那边似乎想通过这次站队向自己抛出橄榄枝,可是为什么,他们想从自己这儿得到什么呢?艾里盖利皱着眉,压下心头的疑虑整理好衣装,就在这时,维利又开了口:“还有个消息……”

    艾里盖利的手一顿,吐槽道:“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么?”

    维利的反应更是无赖:“刚才不是你打断我的么?”

    这时候,道尔已经凑了过来,抢在维利前头说:“还有件事我知道!卡特斯上将差遣副官捎来话,你的入伍申请已经进入特殊通道,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我、妮娜还有诺雷都陪着你!”

    “谢谢,”艾里盖利面目柔和了些,感激地看着道尔,“真的谢谢你们。”当初陪着他义无反顾的离开军队,今天又没有怨言地陪他回归。

    “你就喜欢瞎客气。”道尔炫耀地瞥了眼维利,摆摆手说,“我们准备出发吧,这场仗,必胜!”

    “有卡特斯上将和帝罗家族做支撑,不赢才怪,”维利翻了个白眼,“走吧,战士,今天是你的战场。”

    “我们走。”艾里盖利抚了抚卡维尔的额头,神色坚定地走出门,这一仗,是新的转折。

    艾里盖利在庭审席上的激昂陈词隔了几十个小时后传到了托尔雷克这边,被幽闭起来的蓝图重新获得联网的权利,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这个视频,整个庭审时长长达六小时,要是摆在平时,看到这么漫长的过程绝对会催眠,但这次的主角是艾里啊,蓝图几乎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画面里的艾里盖利憔悴了不少,普通人并不能看到的卡维尔笔直地蹲坐在他身边,威武雄壮地睥睨着众人,包括高台上的法官。艾里的一字一言都直戳对方心肺,当对方死揪着他绑走隐形向导这件事不放的时候,他幽幽撇了撇唇,反问道:“你们说我拐走了隐形向导,那请问那名隐性向导的编号是多少,姓名年龄性别,能说得出来吗?”

    隐形向导学院的那位负责人米娅,拿出自己准备的材料准备反驳艾里的言论,然而就在她陈述的时候,调阅出的资料一片空白,并没有所谓那名被拐走的隐性向导的任何资料,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编号,这个转折让米娅惊慌失措,她焦急地恳求庭上休庭,给她时间修复资料,但艾里盖利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咄咄逼人地说:“你是要乘休庭的时间伪造出一份资料呈上吗?”

    “你含血喷人!”米娅气得发抖,她后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把那个隐性向导的资料背下,现在这个状况真是骑虎难下。更令她绝望的说,连庭上也没有支持她的要求,反而说:“看来要对隐性向导辅导所展开第二轮调查了。”

    米娅眼前一黑,跌回了位置上。

    就在蓝图看到大快人心的地方,光幕唰的一下从他面前消失,他正要起身投诉,黑格尔慢悠悠地出现在他面前,蓝图立刻闭上了嘴,警觉地问:“怎么是你,青鸟呢?”

    一个小时以前,青鸟被他们带出了这间房间,也正是因为此他获得了短暂的浏览网络的权利,可现在只有黑格尔站在眼前,却没有青鸟的踪迹,这是怎么回事?

    黑格尔笑眯眯地走近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一个人享受这个房间,这个消息是不是很令人振奋?”

    被分开了?蓝图的脑子当机了下,立刻站起来追问道:“你们把青鸟弄到哪儿去了?”

    黑格尔摇晃了下手指,啧了啧嘴说:“首先,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态度,你现在是俘虏蓝图,虽然我很优待你,但改变不了你是俘虏的事实。作为俘虏,你是没有立场质问我的,你明白吗?”

    蓝图气得胸膛起伏不定,他忽然哼笑了声,直勾勾看着黑格尔一字一顿地问:“青鸟去哪儿了?”

    “啧,”黑格尔不爽地撇了撇嘴,“你怎么就不能按照我说的做呢?”

    “你要么现在就弄死我,要么就告诉我青鸟在哪儿!”蓝图对黑格尔一点都不客气,也不知为什么,黑格尔就是对他下不了狠心,被这么一激,立刻又顺着他的思路说道:“好啦,他没事,离你也不算太远,正好能保证他能保持清醒,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满意个屁,蓝图按了按眉心,忍不住又问:“这个状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直到你恢复如初,不管你的哨兵还是青鸟,他们对你都太仁慈了,而你自己也不太努力,乘这个机会,好好加油哦。”黑格尔满意地欣赏着他手足无措的表情,打开被关闭的光幕说,“喏,别说我剥夺你的娱乐生活哦,还给你。”

    看着暂停下来的画面,蓝图心里不是滋味,他张了张嘴还要询问青鸟的情况,黑格尔已经离开了关//押他的房间。房门落锁,万籁俱寂。

    手边的光幕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他关掉光幕开始漫无目的地在房里游荡,这个亮堂的房间除了休眠舱空无一物,连个可视窗都没有,根本不知道青鸟被关在哪个方位。

    无头苍蝇似的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他无力地靠在墙上坐在了地上,支着脑袋来回敲打着,埋怨自己的无能和胆怯。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彷徨无措吧,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朋友陷入危险吧?

    就在蓝图责备自己没有关注青鸟的时候,就隔着他背后的墙,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青鸟的视野。他压根不知道,青鸟和自己只有一墙之隔。而在另一边,青鸟也被这个安排弄得火冒三丈。

    蓝图房间墙壁是不透光的,看不到墙外的景象,但青鸟的房里,朝向蓝图那一面的墙壁却是透明的,他能清楚地看到蓝图的行为变化,当他看着蓝图坐在地上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时,忍不住恶狠狠地回头瞪向出现在自己房里的黑格尔。

    “这就是你们要的效果?”

    刚从蓝图那儿出来就来关照青鸟的黑格尔理所当然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