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73

分卷阅读7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也抵达了托尔雷克。

    托尔雷克的星域原来是贝加尼帝国的属地,内战之后由托尔雷克实际控制,这里的居民不信教,或者该说不允许信教,行星上的教堂全都被夷为平地,街道上、民居里但凡有宗教特色的装饰全部铲平,只有一些地砖上还遗留没被挖完的纹饰。

    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对毁掉的建筑进行改造或者重建,而是就让废墟晾在那里,乍看去,这里就像是颗废星。

    看来无论是不是教徒,这里的人心底埋藏的还是疯狂吧。

    下了舰艇,黑格尔就有了躯体,一个和他的虚拟形象一模一样的机器人,他全权管理蓝图和青鸟的行程,不容任何人插手。哪怕是马修,也只能远远地对着他俩释放幽怨电波,半点都近不了身。

    坐进悬浮车,黑格尔唯恐两人无聊,打开光幕献宝似的说:“虽然星域网络屏蔽了托尔雷克,但是通过暗门我们还是可以关心一下星际大事的,你们要是无聊的话可以看看,当然,要是想让我陪你们聊天的话我也是很乐意的。”

    蓝图果断选择光幕,和黑格尔聊天,呵呵,倒贴钱他也不干。他点开热点新闻,1的标题吸引住他的眼球:“史上最大丑闻,教会黑幕玷污神圣”。

    这是怎么回事?蓝图不由坐直了身,点开新闻阅读,这篇报道花了不少心思,一打开就是巨幅动态画面,画面里的人模模糊糊,身上白色长袍却让人一眼认出这人的身份――白衣主教。场下欢呼一浪高过一浪,拜倒在这位神的代言人的脚下。

    画面结束,正文开篇,首先介绍动图里的人,诺亚,他完美的履历犹如神迹,是不少贝加尼人心中最接近神的人,然而就是这样的人也躲不过贪婪的谋害――他被三圣出卖了,出现在臭名昭著的黑塔里,而黑塔爆炸之后调查报告迟迟未发,可能也有收受贿赂的嫌疑……

    洋洋洒洒一篇文章从头看到尾,蓝图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一个念头:“这是艾里写的吧,除了他谁能弄到这么多一手资料?”

    而在文章最后,跳出的另一个视频更坚定了蓝图的想法,视频的主角是哈克尔,作为被萌爪团掳走的关键人物,他的发言非常关键,他简单阐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首先是对导师诺亚失踪事宜的怀疑,然后拜托萌爪团调查,然后引发一系列蝴蝶效应,连他自己也被牵扯其中,险些要被灭口,萌爪团的“俘虏”其实是营救。

    哪怕参与了整件事,蓝图也有些消化不良,这信息量好大。

    青鸟歪过头也挑挑拣拣看了个大概,皱着眉说出了蓝图的心声:“这是艾里干的吧?”

    蓝图张了张嘴,坐在面前的黑格尔忽然发话了:“你们看到什么有趣的消息了?”

    光幕立马换了个方向,黑格尔只瞥了一眼,扬起的嘴角就挂了下来,表情夸张得像是在做喜剧表演,他抬眉挑了挑,假模假样地说:“你的哨兵倒是挺有一套的,一如既往地令人生厌。”

    蓝图眼皮跳了下,立刻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黑格尔的下一句话就应证了他的想法:“你说……要是我发布条消息,说艾里盖利用自己人勾引了哈克尔让他替自己说话,你猜舆论上会闹成什么样?”

    蓝图的脊背瞬间僵直,不知从哪儿吹进来的冷风飕飕拨弄着他的皮肤,他定了定神,胸有成竹地说:“你可以试试,不过我相信艾里会料到这点,他会应付过去的。”

    黑格尔又哼了声,言语里的不满越发浓厚起来,“你对他还真有信心。”

    蓝图微微一笑,镇定自若地说:“他是我的哨兵,我对他没信心谁会对他有信心呢。”

    “可是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来找你,你的信心从何而来?”黑格尔突然凑近了些,仿真的复合皮肤几乎就要碰到蓝图的鼻尖。青鸟眼疾手快挡住了黑格尔,用力推开了他。

    黑格尔摔回了椅背,几乎同时,蓝图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一字一句都铿锵有力:“他会来的,等他来的时候,你别后悔今天说过的话就好。”

    ☆、第73章 一切开端的源头

    和黑格尔的对话无疾而终,原本还有的看新闻福利也被取消,不过蓝图无所谓,反正他无聊的时候还有青鸟陪着,不过之后,他这个理所当然的想法就破灭了。

    行驶了没多久,悬浮车从地面降入地底,顿时遁入了黑暗。一条浅金色的光带指引着方向,等到悬浮车停稳,蓝图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托尔雷克对地面重建毫无热情,他们把生活圈建立在了地下,恢弘的黑色建筑鳞次栉比,玄色外壁上镶嵌着玻璃,或金或白的光芒透出窗外,犹如瑰丽的珠宝。

    如此看来,托尔雷克建造新世界也没少费力气。

    悬浮车很快腾空而起,穿梭于笔直的黑色建筑之间。升空的一霎那,轻微的失重感消失后,蓝图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地底世界,黑格尔看到他这副样子,露齿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这都是我主人的功劳哦。”

    那个传说中的西宿么?蓝图哑然张了张嘴,顿了下问:“你的主人不是身体不适么?”

    “他处理公务的方式很特别,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蓝图耸了耸肩,其实对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他没什么期待,特别是在自己被俘虏过来的情况下,青鸟皱着眉不知在思索什么,右手一直抓着他的胳膊,唯恐他会突然消失一样。

    悬浮车飞行到了地下城的中心,看到面前的建筑,蓝图和青鸟的脸色不约而同发生了变化,眼前的建筑像是□□了他们过去的噩梦――黑塔。没想到兜兜转转,又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

    蓝图心情无端沉了沉,忧心忡忡地看向青鸟。青鸟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两位,我们到站了,请跟我来。”黑格尔站在悬浮车外皮笑肉不笑地招呼他们,两人对视了眼,相继走出悬浮车。

    当初走进黑塔的心情蓝图根本回忆不起,他心跳的节奏越来越快,青鸟似乎感觉到他的不安,立刻紧紧攥住他的手。手上传来的微微刺痛让蓝图找到了几许理智,他感激地看了眼青鸟,越发好奇曾经的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踏进黑塔的。

    蓝图不知道的事青鸟却是心知肚明的,蓝图现在的不安是对未知的忐忑,而他几乎想象得出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有那么一瞬,他想就这么拉着蓝图逃跑,可今时不同往日,这里不是化作废墟的γ16行星,而是托尔雷克的腹地重心。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跟着黑格尔漫无目的地朝前走,从下车进入黑塔之后,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五米多宽的长廊,每走过一百米,身后就会落下一道隔离墙,除了前进没有回头路。

    不久,一道黑色的合金大门出现在眼前,黑格尔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进,就在他接近大门的一刻,漆黑的门左右打开,和幽暗的长廊截然不同的白光在眼前炸开,蓝图不由眯了眯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光感的变化。

    看清里面的陈设,青鸟脸色微变,蓝图慢了半拍,他看到青鸟冷峻的侧脸,立刻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眨了眨眼睛望过去,原本只有一片白光的视野里渐渐分辨出轮廓,泛着冷光的巨型器具陈列在眼前,部件组合起来的机械成功让他竖起了汗毛。

    即使印象模糊,但对黑塔内形形□□的检查模式,蓝图的身体反应里还残留着恐惧,他筛子似的抖了下,脸色也不禁变得苍白。

    黑格尔却格外兴奋地说:“熟悉么,这些都是黑塔里原样一比一搬过来的,这是专门为迎接你准备的,要不要上去试一试?”

    “试你大爷。”蓝图抱着肘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诶,你不喜欢么?真是太可惜了,”黑格尔面露遗憾地说,“算了,我先带你们去见主人好了,跟我来。”

    走过令蓝图汗毛林立的空间,压在他肩上的压力总算卸去了些。青鸟安抚地按了按他的肩膀,低声问:“你没事吧?”

    蓝图摇了摇头:“没事。”暂时没事。天知道以后这些东西是不是还会用在自己身上,蓝图无法遏制骨子里渗出的冷意,不自禁捋了捋手臂。他惴惴不安地跟着黑格尔继续行走,原本直肠似的长廊分岔成了几条路,开始变得曲折莫测起来,黑格尔带着他们左拐右转,青鸟蹙了蹙眉,凑近蓝图低语道:“我们还在下降。”

    水平面的微弱变化蓝图并没有意识到,他刮目相看地说:“你的感觉真敏锐,没有你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青鸟嚅动了下唇,有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其实这些能力本来是属于你的,我暂时没法还给你,但我会保护你。

    就在这时,走在前头的黑格尔停了下来,一道半圆形纯黑拱门出现在面前,这里大概就是目的地。黑格尔回眸手指抵在唇间做了个嘘的手势,他刻意压低声音说:“进去以后记得说话的声音轻一点哦。”

    蓝图扯了扯嘴角,“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进去。”

    黑格尔好像没听见他的碎碎念,若无其事地回过身单手按在门上,淡金色的密集线路顺着他的手掌延伸开来,光芒稍纵即逝,轰隆隆的声响鼓噪着耳膜,大门开启。

    没有刺目的白光,没有令人不快的机械器具,门内的空间竟然是个巨型的水族缸。深蓝、浅蓝的色调相互交织,带着绸缎般柔滑的质感,这熟悉的景致让蓝图冷不丁想起和福音初次打照面的场景,看到它时,就是这副美轮美奂的海底风景。

    就在蓝图瞠目结舌的时候,同样的画面也刺激到了青鸟的神经,可蓝图的怀念不同,青鸟却像被领地被挑衅的雄狮,一把抓住黑格尔的衣领逼问:“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精神波动明明是属于诺亚的!”

    什么?蓝图惊讶地看过去,说实话,有青鸟在的时候,他的感知力就减弱了不少,好像都被青鸟吸走了似的。现在青鸟说这里有诺亚的精神力,他第一反应是懊恼,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第二是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诺亚存在的痕迹,他不是……穿越了么?

    “黑格尔,你把谁带来了?”

    一阵闷响叩击心房,蓝图皱紧眉头死死抓住胸口,隐隐感觉窒息。青鸟甩开黑格尔回到蓝图身边,焦急地探看他的情况,蓝图的不适完全是因为受到精神力的威压导致,可这明明是属于诺亚的力量,到底是谁……

    青鸟恨得牙痒痒,黑格尔捋平被拉皱的衣襟,轻声细语地说:“主人,是那个继承诺亚精神力的人。”

    “哦?”带着上扬尾音的单字坠进耳蜗,蓝图忍不住捂住耳朵,强忍着不适睁开眼睛,海流的波动中,一颗肉色的半圆形球体慢慢显现出来,蓝图再度瞪圆了眼睛,那东西是――大脑?!

    这是科幻片吗?!

    青鸟嫌恶地别开脸,“这是什么?”

    “你们好,我是西宿。”声音又从四面八方冲了进来,不仅仅是耳朵,连大脑也感觉到那股强势的波动。

    青鸟的脸色更难看了,直言不讳地质问起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